第一千五百二十一章 校草
作者:仲星羽      更新:2018-06-02 03:29      字数:3531
    (感谢铁粉程妖妖、领航者kaka、、llgj0812、张朝华0219、黄土埋哪的月票支持,这个月最后一战了,兄弟姐妹们的月票可以最后风骚一把了!)

    李云道抬头看了鲁肃一眼:“没兴趣。”

    乐胖子在桌子低下踢了他一脚,李云道就当没察觉一般,又往胖子手中塞了个馒头:“吃饭!”

    鲁肃讨了个没趣,平静起身离去。

    等他离开,乐天才不停惋惜道:“多好的机会,你干嘛……”

    “东北人有句俚语叫‘上赶的不是买卖’,耐心点,既然他来过一次了,也许还会有第二次、第三次,不要小瞧了这些地方干部的耐心。”李云道笑了起来,鲁肃主动抛出了橄榄枝,但李云道并没有改变主意,有时候,有的事情,要么不做,要做就做得绝对些。他看着大冬天也只穿着笔插西装的鲁肃大步流星地离开,嘴角微微勾起,看来班上已经有人开始留心自己了。

    其实如今互联网这么发达,在江北省的官方网站上就能查到李云道的简历,一份漂亮得不像话的从业经历,只要有人心好好琢磨一下其中的细节,再用搜索引擎搜索一下,就会发现很多很有意思的事情。比如说现在江北的百姓自发建了一个关于李云道的贴吧,里面多数是李云道在江北帮助过的或因扫黑而收益的百姓。

    乐天叹了口气,将剩下的十个馒头装好塞进双肩包:“都是那么骄傲的人啊……”

    李云道笑了笑没有解释,只是问道:“你想不想进这个俱乐部?”

    乐天张了张嘴,苦笑道:“我这副尊容还是算了吧,就算入了,他们到时候也会给我踢出来。一个上午要吃二十个馒头的人,哪里像什么精英!”

    李云道笑了笑:“你这是病,得治。”

    乐天苦着脸道:“我也在等我的那位贵人啊!”

    两人并肩出了食堂,并没有留意身边年轻的学子手中的手机屏幕里正在播放的某段视频。

    “咱们北清出了个妙人,大雪天的在雪地里练武功。”

    “对对,你也看到那个视频了?太牛了,他手里的那把是什么刀?”

    “不知道,不过他的太极打得真是太帅了,比电影里的明星还要帅气!”

    “不不不,最牛的是那刀好像长在他手上一样。”

    “看年纪也就比我们大几岁吧,不知道是哪个系的!”

    “我们班有校武术协会的,待会儿问问看。”

    “最近bbs论坛上不是正在选校草吗?要不把他给顶上去?”

    “我看行,排在前面那几个不男不女的,真是……这位才是真男人!”

    “先问问哪个院系的,别不是我们北清的,要是师大或者人大跑来蹭课的就丢人了。”

    “视频是一早六点多拍的,还是在宿舍楼附近的草坪,不可能是蹭课的。”

    “我去bbs上发个贴子,嘿嘿,寻找雪中打太极的北清奇人,这个标题怎么样?”

    “寻找雪中耍刀的北清猛人!”

    “姐妹们,你们白读了新闻系了,看我的!”

    于是,一封简短而质朴的贴子在北清大学的bbs上发表了出来,标题是“我那雪中耍刀的情人,你在哪里”,贴子刚发出来,就有超过上万的点击。

    上午的课是一位年轻教授的照本宣科,李云道便独自翻起了课本,实际上这册《管理学概论》他已经翻了近一半,按这样的进度下去,再有两个课时,李云道基本可以将这门课结业了。

    同样没听课乐天一直在用手机上网,突然,手机爆出的音乐声把全班人都吓了一跳。乐胖子对着全教室愤怒的目光作揖求饶,幸好年轻的教授似乎也知道自己的课对于这帮地方长官并没有太大的吸引力,只是说了句“手机请调至静音状态,不要干扰其他人”就作罢。关掉视频趴在桌上的乐胖子用肘顶了顶李云道:“有人在校园bbs上找你!”

    李云道愣了愣:“啥?找我?”

    胖子将声音调到静音,把手机递了过来:“有学妹向你示爱了!”

    李云道目瞪口呆地接过手机,粗略地浏览了一遍,哭笑不得:“这些年轻人想干嘛?”

    乐胖子不无嫉妒地道:“说是要选你进校草榜单。”

    “校草?”李云道失笑,“开什么国际玩笑?你可别坑我!”

    乐胖子一脸无辜道:“不好意思,兄弟,为了作为曾经北清大学bbs论坛十八级的理员,嘿嘿,只好出卖你了!”

    李云道继续往下翻,果然在留言中看到了一个叫“蜀中山人”家伙留言说:视频里的人是北清大学公共管理学院的李云道。

    蜀中山人!李云道瞪了一脸陪笑的乐胖子一眼,乐胖子道:“能跟校草一个宿舍,兄弟,这可是我最后的机会了,等结了婚,唉……你就当为了兄弟牺牲一回了!”

    年轻人的游戏,对于一个经常游走在生死边缘的人来说,更多地就像是用来调剂心情的插曲,而此时的李云道更关心的是秦老爷子交待给自己的任务。

    如果圣教的触角真的伸到了这次的研修课程里,那么这对于自己来说,将是一次无与伦比的挑战!之前每一次与圣教交手,自己起码还有一个官方暴力机器的身份,枪弹和部下一样不缺,如今自己一个光杆司令来对付可能存在的圣教党羽,而且如果真有圣教的势力介入其中,此刻也是敌暗我明的局面,这对调查相当不利。

    可是,自己必须把这个跟圣教有关系的人揪出来。来这里参加这次课程的多数都是各省的政界新星,年龄多数也在三十至四十五岁之间,未来前途均是一片光明,如果让圣教势力借此步入一省高层,那么后果将不堪设想。

    八十人,除自己以外还有七十九人,包括乐胖子在内,人人都有嫌疑,接下来的工作如何开展,成了摆在李云道面前的首要难题。

    中午一下课,教室里的人还没离开,门外就涌进来一大群人,把出门堵得水泄不通,这个场面将年轻的管理学老师吓了一跳:“你们这些同学是干什么的?”

    其中一个穿着薄款羽绒服的女生笑着解释道:“老师您好,我们想找一位名叫李云道的同学。”

    全班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地转向坐在最后一排的李云道,不用多说,那群以女生为主的北清学子同时涌向最后一排。

    “李云道同学,我想邀请你参加击剑社团。”

    “李云道同学,我是泰拳社团的,诚邀你加入我们。”

    “李云道同学,我们是太极拳社团的,你应该加入我们。”

    一旁的乐胖子看得惊羡无比,不等李云道开口,乐胖子便清了清嗓子道:“这样吧,你们想要云道同学加入你们社团的,来我这儿登记,嗯,留下姓名和手机,加我微信也可以。”

    姑娘们好奇地盯着这个嘴角还有两粒红糖馒头碎渣的胖子:“你又是谁?”

    “我是他的室友兼经纪人,嗯,经纪人。”胖子很笃定地冲李云道挤挤眼睛。

    李云道有些无奈,本想低调地读书查案,却没料到一下子惹来那么多关注,既然乐胖子愿意挡在前面,他自然没有意见:“对,找他。”

    李云道拎起双肩包,拨开人群,没等她们反应过来撒腿就跑。女生们想追,却被胖子拦在教室的阶梯通道上:“来来来,一个一个来师哥这里登记。小师妹们,师哥在北清读本科的时候,那可是风流倜傥……”

    胖子乐滋滋地拿着一份名单走进寝室时,李云道正在核对另一份名单。名单是联参那边刚刚发来的,是这一次所有参与课程的所有学员的背景资料,也包括了乐天乐胖子。没想到这家伙居然是乐老的重孙。乐老是当年红军长征时童子军,也是首批开国将军,乐家几乎世代经营蜀中,与梅家并称蜀中最大的政治世家。

    “怎么样,搜集到多少目标美女的微信和电话了?”李云道合上笔记本电脑,转身笑着望向这个在背景资料中被称为“天才”的死胖子。这家伙的确是个天才,十六就考上了北清大学物理系,一年半就读完了本科,却被家人死死摁在学校里读完了另外两个本科学位,毕业后直接进了蜀中省乐天市纪检系统,以缜密的思维和观察能力在蜀中破过不少反贪大案,这回进来读研修生课程的确是被罚来的,但原因不单单是被调查对象吞了他吃蛋糕的勺子,更主要的原因却是这家伙以死抗拒跟青梅竹马的梅家的梅灼曦成婚,被年近百岁的乐老一句话就免了帽子罚来读书了。

    乐家和梅家在蜀中历来是通家之好,这小子的抗婚很可能会造成乐、梅两家的同盟危机。李云道不禁有些同情这为了追究求自己的人生对抗整个家族的死胖子。

    “别提了,唉,说句实话,咱们北清大学的学妹们的整体质量,跟人家京大相差了何止一个档次?”乐胖子有些意兴阑珊,“连梅灼曦都比不上……”

    李云道笑着望向乐天道:“总听你说起这个梅灼曦,说说看,你这位未来的老婆是个什么样的女子?”

    乐天顿时哭丧着脸道:“什么未来老婆,要不是我跑得快,现在已经是老婆了!”

    (番外《徽猷传》在羽少公众号“仲星羽”上持续更新,请关注公众号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