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四章 狂欲
作者:无来      更新:2017-12-19 12:26      字数:34408

第八百零四章狂yù

罗本感到十分的意外,不解的问道:“女王大人,您这次除了要治伤之外,难道还有什么其他要办的事情吗?”

碧瑞斯女王笑的有几丝神秘,轻轻的抿着酒杯里的酒液,轻声说道:“当然,我留在这里,当然还有其他的目的,我可不会像某些人,可以无缘无故的扔下自己管理的领地四处乱跑。无弹出广告小说 www.kaixinwx.com”

罗本耸耸肩膀:“女王大人,那都是我以前的事情了,我们不提也罢,您留在这里不知道还有什么事情要做,不知道我有没有那个荣幸再一次为您效劳?”

“呵呵呵……”碧瑞斯女王掩口轻笑,朦胧的烛光下,竟显得妩媚非常,“医生,我留下来,不会让你感到很为难吧?”

“当然……不会,女王大人您在我们这里留多久,我们shì奉魔王的荣光就会持续多久。”

碧瑞斯女王轻轻挑眉,脸上的笑意更浓:“原来是这样,但是医生,你的话好像没有多少诚意,因为你的注意力似乎都集中在吃东西上。”

“女王大人宴请,我自然不能失礼的,我想我多吃一些,也算是回敬您的盛情。”罗本说这话,手里却没停,现在又开始为自己倒酒了。

碧瑞斯女王一口喝干了杯子里的酒,拖着空酒杯,忽然歪着头看着罗本,一时间并不说话,只是目光中似乎流动着淡淡的光晕。

罗本这吃的惬意,忽然见面前的碧瑞斯女王笑着直望着自己,罗本很没自觉的说道:“女王大人,您怎么不吃?不用客气的。”

“哈哈哈哈……”

忍了两秒钟,碧瑞斯女王还是没忍住,张开嘴大声的笑了起来,笑的身体微微发颤。

“啊呀……医生,虽然这很奇怪,但却也是事实,按照道理来说,我似乎并不应该喜欢你,但是有时候,和你相处的确让我很愉快。”

“那是我的荣幸。”

“呵呵呵……是啊医生,你可是真的很荣幸的。”说着,比瑞斯女王抓过了酒瓶,给自己又倒了杯酒,端着酒杯站了起来。

这小圆桌也就几步方圆,拖着那薄如蝉翼的纱织丝袍,碧瑞斯女王绕到了罗本的身后,手搭在罗本的椅背上,在罗本诧异中,竟把椅子微微的向外拉了一小段距离。

这是干什么?难道……自己吃东西还惹到这个女人了不成?眼看着面前的食物远离自己而去,罗本心中不由开始嘀咕。

但是罗本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一阵香风已经卷进了怀里。

忽然之间,一具温软的身体贴在了自己的身上,罗本猛然一愣,才反应过来,碧瑞斯女王把自己的椅子微微的向后拉了拉,然后却是自己往旁边绕了一步,顺势坐在了自己的怀里,一手勾着自己的肩膀,另外一只手还拖着那杯酒,正双眼含笑的望着自己。

“女……女王大人?”

这个情况有些超出罗本的估计之外,打死罗本都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一幕。

“呵呵呵……”碧瑞斯女王笑的无比开心,“医生,我不久前就在想,到了这个时候你会是什么表情,现在果然没让我失望,你吃惊的样子,真是可爱呢呵呵呵呵……”

猛的回过神来,罗本想立刻推开怀里的女人,但是忽然之间,在朦胧的烛光下,碧瑞斯女王那薄薄丝袍里的赤luo身体似乎在放射着无穷的yòuhuò一样让罗本有些口干舌燥,抬起的手到了一半,罗本又赶忙放下,罗本忽然觉得,这双手要是碰到了这具身体,说不定就会迫不及待的把怀里的女人抱住。

“女王大人,您这是……这是什么意思?”罗本皱眉的望着就算是以如此暧昧姿势坐在自己怀里却依旧不失高雅风度的碧瑞斯女王。

碧瑞斯女王不由微微好笑,轻轻的晃着自己手里的酒杯说道:“医生,你居然会问出这么愚蠢的问题,一个女人主动这样做,那么毫无疑问,就是她想找个男人,这不是很显而易见的吗?”

“女王大人,我一点都不觉得这个玩笑好笑,这样做似乎有损您的尊严。”

碧瑞斯女王坐在罗本的怀里,若无其事的微微扭动着身体,似乎没听见罗本的话一样悠然的喝着杯子里的酒,过后才在咯咯的一笑:“医生,为什么我要找个男人就算是有损我的尊严呢?我还是魔王呢?难道连普通的魔族都不如吗?还是说……你不敢?”

罗本脑子里有点晕乎,这是什么情况,似乎没什么可能发生这样的情况,不过对方是魔王,这如果不是开玩笑的话,事情就有些麻烦了。

心中思量了几遍,罗本还是直接的说道:“女王大人,如果您想戏弄我的话,完全没有必要如此牺牲sè相,如果不是的话,那么请恕我直言,我不和不喜欢的女人上chuáng。”

“噗”

碧瑞斯女王半口酒又喷了出去,“哈哈哈哈哈哈……”扶着罗本的身体,碧瑞斯女王笑的huā枝乱颤。

“啊呀……医生,你总会说出这么可爱的话……真是让我越来越喜欢你了……”碧瑞斯女王止住笑声,望着罗本的眼中已经是赤luo(裸)的情yù。

“医生,你告诉我,你喜欢男人还是喜欢女人?”

罗本没说话,干脆垂下来眼皮,不再理碧瑞斯女王。这段时间看来自己对于女sè的抵抗力越来越弱了,上次在野外抱着纳兰痛ěn,差点就突破界限,现在这有着尊贵身份的女人几乎赤luo的坐在自己的怀里,竟然让自己有些抑制不住的想要伸出手去搂抱。

“从你现在不大敢看我这点来判断,看来你还是喜欢女人的。”碧瑞斯女王一手勾着罗本的脖子,一手依旧拿着那只剩下一般酒的酒杯。

“既然喜欢,那么我想你没有理由拒绝我的,如果你想说喜欢,接受,有感觉的女人才行的话,呵呵呵……医生,不要说这些好笑的理由了。”

轻轻的转动着手里的酒杯,碧瑞斯女王用淡淡的,不容置疑的口气说道:“男人想要女人来发**望,女人也同样希望通过男人获得享受,这就是真相,医生,如果你能以契约的形式发誓说你从来没有对我心存幻想的话,那么我就下来,你看怎么样?”

罗本没法发誓,是个男人见到这样美丽而带有yòuhuò力的女人赤luo的出现在你的面前时,都会有些想法的,虽然那些正人君子是不会去做些什么的。

“嗯……没想到可以那么冷静的摆弄女人身体的医生却这么顽固呵呵呵……医生,你这个样子让我很喜欢的……怎么,还在为什么理由而苦恼吗?我在这里不得不先说些冷漠的话,医生,我只是想要个男人轻松一下,你可不要觉得,我可能会听你的,或者是会给你带来多少利益,那些事情……我可是不会去理会的。”

罗本静静的垂着眼帘,并没有动,但这不意味着罗本心里也和表面这么宁静,其实,罗本是在极力的压制心中的yù望。

翻涌……一再的翻涌,数十年来一直对自己的(禁)锢在这一刻似乎反倒成了自己最大的敌人,这正逐渐滚烫的身体,这正逐渐散发出勾魂摄魄香气的身体,那妩媚的声音,罗本感觉自己的yù望在翻腾,心中有一个声音在咆哮,有一个巨大的声音在怒吼着告诉自己把怀里的女人抱紧,揉碎。

媚眼如丝的望着罗本,碧瑞斯女王的嘴角边lù出了几分坏笑:“哦……医生,你似乎反应很剧烈……”说着,碧瑞斯女王故意轻轻动了几下自己那丰盈的大tuǐ,轻轻的磨蹭中,身下已经有什么东西坚硬如铁。

“呵呵呵……似乎才开始发作,医生,你身体的抵抗力真不错。”碧瑞斯女王一仰脖,把杯子里的酒液全部喝干,随手丢掉了酒杯,脸上蒸起了两团酒sè。

“发作?……抵抗力?”罗本乱成一锅粥的心里猛然一动。

双手都勾住了罗本的脖子,碧瑞斯女王媚笑的说道:“我就知道医生你一定不会很干脆的迎合的,所以,就在食物和酒里面偷偷的,加了一点点可以增加情趣的东西,看起来医生你很喜欢,还大吃大喝的呢,呵呵呵……”

“什么?”罗本大惊,心神不由一阵紊乱,情yù立刻高涨了起来,望着碧瑞斯女王的目光里多着几分渴望。

见到罗本如此,碧瑞斯女王把身体前倾,整个身体都贴到了罗本身上:“呵呵……医生,只不过是发泄一下yù望而已,有那么困难吗?你很显然是在忍耐,可你忍耐的理由到底是什么呢?和我真的有关系吗?有时间想那些无用的事情,不由来抱住我,我已经……很久都没有过男人了……”

身体缓缓的在罗本身体上磨蹭,喝了很多酒的碧瑞斯女王lù在外面的肌肤开始lù出了玫瑰sè的红晕:“嗯……医生,我这样的魔王,找个男人很难的,要力量强大,要不能对我魔王的身份顾忌太多也不会过多的奢望,最主要的是,还要我看的顺眼,嗯……医生,看来是魔神大人指引我来到这里的。”

见罗本的眼睛开始慢慢的发红,碧瑞斯女王兴奋不已,凑到罗本的耳边,呼着热气轻声说道:“医生……不想听一听,魔王是怎么(呻)(吟)的吗?”

已经被yu火烧的神智快要失去控制的罗本在听到了这句话后终于崩溃……

一声怒吼,罗本猛的站起身,直接把碧瑞斯女王抱起,一道青光扫过面前的圆桌,桌上的东西系数被吹出老远,砸到墙上摔了个粉碎,直接把碧瑞斯女王压到桌子上,一把撕开那仅有的薄薄丝衣,罗本俯下身开始疯狂的乱ěn这已经滚烫的身体。

“医生……你原来……这么迫不及待的……”碧瑞斯女王脸上lù出了陶醉的笑意……

一阵疯狂的桶ěn和抚mō过后,罗本直接撕开了自己的全部衣物,再一次扑了上去,偌大的房间里,很快就开始回dàng起男人粗重的喘息和女人高声的(呻)(吟)……

罗本已经不记得自己到底都做过什么,只是知道发泄,再发泄,只知道要把身下这具火热的身体用力的揉碎,潜意识中,罗本知道,这被自己压在身下的身体是那个强大的魔王,无论自己做什么,她都会承受的起……罗本已经陷入了疯狂。

“医……医生……等……呃……等等……等……”

当罗本的意识开始渐渐回归的时候,耳中听到了属于碧瑞斯女王那虚弱的声音,但是这个时候,罗本却知道自己关系这个女人的话,自己更加专注于对这个女人的(肉)体发泄,罗本肆无忌惮的享受着这久违的兴奋,甚至于觉得自己可能还没有完全的清醒。

“罗……罗本…………”碧瑞斯女王的声音很微弱,还有些干涩。

罗本完全不去管这些,机械的重复着自己神智陷入疯狂之时的动作,粗暴的侵犯着那依然没有力气迎合的身体。

“罗……呃……罗……”碧瑞斯女王细若游丝的声音终于消失了。

罗本持续的发泄着……发泄着……

当罗本终于在又是一阵抽搐后趴在了身下这柔软的身躯上开始喘息的时候,罗本终于开始留意起碧瑞斯女王的情况了。

她已经昏过去了。

战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从那圆桌上转移到了比瑞斯女王那大大的chuáng上,那张圆桌已经裂成两半的倒在了一边,房间里一片狼藉,chuáng上的被子更是丢在远远的地面上,chuáng单揉成一团,还有好多处被撕裂……

罗本有些茫然的看着这一切,忽然想起什么,在戒指里翻出了魔法沙漏,不觉一愣,自己居然已经在这房间里逗留了三个小时了。

难道说,自己在这三个小时里,都在……罗本不由自主的回头望望那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眩晕过去的碧瑞斯女王。

还没来得及有其他的想法,罗本却是被自己看到的景象吓了一跳。

碧瑞斯女王以一个极度yòu人的姿势卧倒在凌乱不堪的chuáng上,身体上还带着极度jī情过后的粉红sè,但这不是重点。

刚才身体接触,离的特别近,罗本反倒没有注意,现在站在这里望回去,罗本却发现碧瑞斯女王的身体出现了不正常的症状。

一种淡淡的,虚幻的透明sè……

罗本疾步的走到chuáng边,仔细的一瞧,不由心中大惊,碧瑞斯女王全身的颜sè都淡了几分,呈现出一种隐隐的虚影似的状态,隔着那凌乱的银sè发丝,甚至都已经可看到chuáng单了。

这是怎么回事?罗本不由有些慌了手脚,难道……难道自己做过了头,让才重新生成了身体的碧瑞斯女王身体出现了不稳定的情况?

这个想法才冒出来,就被罗本立刻否定了,因为碧瑞斯女王的头也是呈现出这样的一种的状态,再说她的头发并不是由元素再生的,而是使用其他的魔法帮助自然生长的。

这……这是怎么回事?罗本伸手触碰碧瑞斯女王的身体,依旧有触感,有温度,但是现在看起来,这具身体显然是发生了什么,而且还和自己有关。

忙乱之下,罗本却忽然发现了一个情况,自己在疯狂的发泄了三个小时之后,居然非但没有感觉到任何的疲倦,反而精神奕奕,感觉魔力充盈,隐隐的似乎有外溢的趋向。

精神力下意识搜索了一遍身体,罗本又是被吓了一跳,自己的意识之海居然生生的扩大的两倍有余,强大的精神流正在里面翻滚流动,好像绝地的洪水般肆虐。

这股精神力?

罗本信念一动,立刻把手按到了碧瑞斯女王的肚腹上,精神力水银泄地般的细细密密的梳理起昏厥的碧瑞斯女王身体。

很快的,罗本就发现了问题所在。

碧瑞斯女王现在很虚弱,身体似乎没有什么问题,但是意识之海已经近乎枯竭,那本该有股则的精神流在循环转动的意识之海空间远比自己扩大了两倍的意识之海广阔,但是现在却没有多少精神流在流动,碧瑞斯女王现在之所以昏厥了过去,却是因为精神力匮乏的原因。

发现了问题的所在,罗本却没有丝毫喜悦,精神力的损失,一个法师经过一定的时间就会补回来的,但是碧瑞斯女王现在身体出现的异常状态要怎么解释呢?

飞速的又梳理了一遍碧瑞斯女王的意识之海,罗本没有发现其他的问题,想了想,罗本又飞快的梳理了一次自己的意识之海,这一次,倒是有些发现。

这扩大的意识之海中,到处都是汹涌的精神乱流,这并不是属于自己的精神力量,而且,这样的精神力量和自己的精神力量之间存在着一些差异,在那些乱窜的精神流中,似乎还携带着其他的力量,罗本几次试图仔细的感知这力量是什么,却没能如愿,这股力量似乎隐藏在精神流的深处。

罗本大胆的猜测,这些……或许是碧瑞斯女王修炼灵魂魔法而出现的特别想象,灵魂魔法的特xìng使得碧瑞斯女王的灵魂力量得到了解放,从意识之海的最深处将力量解放到了意识之海的上层,然而现在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自己却不明不白的继续抽光了碧瑞斯女王的精神力量,与此同时,这强行掠夺来的精神力中携带的大量灵魂力量,可能让碧瑞斯女王的灵魂陷入衰弱了……

为什么是这个女人,而不是自己?

罗本有些不大明白,从力量对比上来讲,自己完全和这个女人不再同一个级别上,最后居然是自己抽光了她的精神力,硬生生的把自己的意识之海撑大了一倍,却不是自己被她抽光精神力最后昏倒。

不过现在也容不得罗本多想了,碧瑞斯女王的情况看起来很不好,而且灵魂力量的缺失,少量的是可以慢慢恢复的,但是如果失去的太多,那将会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

手掌再一次按到了碧瑞斯女王平坦光滑的小腹上,罗本开始缓缓的把自己意识之海里不属于自己的精神力量输回给碧瑞斯女王。

这些不听自己使唤的精神力在自己的意识之海里到处乱残并不是一件好事,等他们都消失后,意识之海会慢慢的生成全部属于自己的精神力量,那个时候自己就会实力大涨了。

罗本没有留下一丝一毫的多余精神力,因为没有必要,而且看起来,在精神力转移的过程中已经损耗了不少,就算全部都输送回去,碧瑞斯女王依旧会是虚弱的状态,但是恢复到从前的完整状态倒是差不多够了。

随着精神力的回流,灵魂力量也逐渐的积攒回去,罗本知道自己猜对了,碧瑞斯女王的身体虚幻的透明状态开始逐渐的消失,那无比yòu人的躯体又真实的呈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没想到,你居然还会做这种事?”带着几分虚弱,碧瑞斯女王终于睁开了眼睛。

精神力回输完毕,罗本拿开了手,转过身去,开始寻找自己的衣ù:“女王大人指的是什么事情?”

“医生不要装傻,你居然在我不备的时候强行的吸取我的精神力,差一点置我于死地”碧瑞斯女王的声音虽然虚弱,不过却透着浓厚的压迫力。

“真是抱歉,那个时候的事情,我已经不记得了,那只是个意外,我没有意思要吸取您的精神力量,甚至……我没有打算在这里逗留。”

“呵呵……哈哈哈……”前一句话还满是寒意的碧瑞斯女王忽然之间娇笑了起来,笑的似乎还十分的开心。

罗本不解的回过身,这个女人不是在灵魂力量的传输中弄出了什么(毛)病吧?

“啊……”长长的舒了口气,碧瑞斯女王带着几分慵懒的撑起了身体,尽显自己美好的身躯,脸上带着惬意的笑容说道:“算了,看在你最后主动把精神力一丝不留的还给我的份上,我不想追究你的责任,就算是,我相信你不是故意的。而且……的确很久都没有这样放松了,呵呵……没想到这个穷乡僻壤的小城,还会让我生出了几分喜欢的心理。”

罗本犹豫了一下,说道:“女王大人,既然事情发生了,我也不想说些没有用处的废话,但是……”

“哦等等医生”碧瑞斯女王轻轻挥手,打断了罗本的话,“你刚才说什么?你说事情发生了,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女王大人……”

“呵呵……啊……我的医生,你的这幅神情真是可爱……”舒展着自己优美的身段,碧瑞斯女王从chuáng上走了下来,又来到那面镜子前,才发现那面自己才换过的镜子居然已经碎了,不由耸耸肩膀,随手结成了一面和自己等高的冰镜。

轻轻的转身,看着自己镜子中的模样,碧瑞斯女王嘴角勾起了笑意:“医生,看来你对于女人的渴望已经到了不可抑制的地步,你对我……可是粗暴的很呢,居然在我身上留下了这么多的痕迹,不知道你是不是也会为我医好呢?”

罗本现在不大想看碧瑞斯女王的身体,因为在那具雪白的身体上,到处都留下了自己失去理智的狂暴痕迹。

“医生,我在叫你”见罗本又陷入沉默,碧瑞斯女王重复的提醒。

罗本只好走上前去:“女王大人,很抱歉……我,有些势力了……”

“哈哈哈哈……”碧瑞斯女王笑的前仰后合,“医生,你这样粗暴的对待一个女人,只顾着发泄自己的yù望却不顾她的感受,难道只是失礼了而已。”

罗本感到有些无奈,这样发生了关系,让自己对这个女人开始有束手束脚的感觉。

“嗯……不过……”碧瑞斯女王手掌轻轻的抚过自己tǐng耸双(乳)上的淤痕时,眼神微微一dàng,“我却很喜欢……从来没有男人对我这么粗暴过,就好像被什么强大的存在(禁)锢了一样,这感觉,也蛮不错的……”

罗本不想再说那些细节,随手的开始为碧瑞斯女王治愈身上的瘀伤。

展开双臂来回扭动身体方便罗本治疗的碧瑞斯女王若无其事的说道:“对了,医生,我们先前的话题还没有说话,你刚才时候事情发生了,嗯……但是我现在不得不纠正一下你的看法。”

停顿了一下,查看了自己手臂上的指印消除的很干净,碧瑞斯女王才满意的说道:“事情的确发生了,但是……只不过是我们互相享受着对方身体的愉悦而已,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医生,你明白吗?”

罗本微微皱眉。

“呵呵,其实医生你明白的,而且……也没有拒绝的,宣**望没有什么不对,从你的表现来看,你似乎过着(禁)yù的生活,这让我很奇怪。我是一个魔王,同时身为女xìng,我不像那些男xìng魔王一样有数不完的女人,我也没有男宠,因为那些家伙我看着就很心烦,所以我很少有男人,最近的一次,似乎已经是在一千年前了,嗯……说实话,当我觉得可以接受你的时候,我很兴奋,而且……你也没让我失望”

罗本心里不怎么痛快,虽然对面前这个女人没什么想法,但是怎么说现在自己是她的男人,她似乎根本不在乎这点,还在回忆着自己上个男人的事情。

“医生,看来我很喜欢你,而且你也并不讨厌我,或者说还是忠于了自己的yù望,虽然我在饭菜里加了些东西,但是对于一个强大的法师来说,只要知道了实情,就不该会再被困扰的,医生,你现在……是不是还在回忆当时的情景?”

罗本没回话。

似乎对于自己的身体终于没有什么不满的地方了,碧瑞斯女王这才转过身说道:“好了,医生,你是聪明人,我的话已经说的够多了,这可是完全看在你比较顺眼的份上,我还会再宴请你的,下一次……记得不要再穿那么罗嗦了,没有用处的,呵呵……”

说着,碧瑞斯女王在罗本身边飘然而过,走向了房间的另一道门:“我要去洗澡了,哦对了医生,如果你忽然想找我的话,随时可以过来,我不介意在方便的时间让我喜欢的男人感到愉快的,那么……再见”

说完,碧瑞斯女王消失在了那道门中。

罗本离开了碧瑞斯女王的住所,乘着马车向回赶,脑子里思考着刚刚发生的事情。

很显然,碧瑞斯女王是把自己当成发**望的工具了,虽然最后她反倒成了自己发**望的工具……

没有感情在里面,更说不上爱意,纯粹的就是(肉)体上的yù望,这个女人一千年没有男人,想必是饥渴难耐了,这次就王八看绿豆的看自己对上了眼儿,才有了这个局……

心中想着,罗本不由叹气,自己实在是没什么资格鄙视碧瑞斯女王这种赤luo(裸)的**追求,自己又何尝不是。碧瑞斯女王说的没有错,像现在自己这样的魔法师,一旦知道自己中了**,那么有许多种办法可以立刻让自己清醒,但是……当时自己却没有,似乎……觉得那样自己就有多一个理由堕落了吧?碧瑞斯女王说只是单纯的(肉)体交往,得知不需要付出感情,不会有羁绊的时候,难道自己心动了吗?

当时尼娅也是带着一种满是“情趣”的香味来到了自己的房间,那个时候自己还能清醒,但是多年过后,自己最终还是失败了,忍耐,最终却成了疯狂爆发的原因……

罗本心里有点无力,再抱着纳兰的时候,自己还能保持清明的内心吗?

车轮滚滚,很快,罗本回到了城主府中。

登上那自己设计的小别墅,罗本心情多少有点沉重,这个时候,纳兰她们应该已经睡了吧?

才一走上楼,一阵香风已经吹了过来,眉开眼笑的纳兰从旁边直接扑了过来,直接挂在了罗本的脖子上。

“嗯,纳兰欢迎主人回来哦,那亲一下”说着,纳兰贼兮兮的笑着,努起嘴在罗本的嘴chún上亲了一下。

“现在主人感谢纳兰欢迎主人回来,亲一下嗯……”纳兰又努起嘴,亲了罗本一下。

“现在纳兰感谢主人感谢纳兰欢迎主人回来,再亲一下,嗯……”纳兰又努起了嘴。

罗本苦笑,伸手支住纳兰的额头:“又来……”说着弹了弹纳兰的脑门,“现在主人打了纳兰一下。”

“纳兰不满主人打了纳兰一下。”说着,罗本又弹了弹纳兰的脑门。

“主人不满纳兰不满主人打了纳兰一下。”罗本又抬起了手指。

“啊不干了”纳兰立刻晃了晃脑袋,把头贴到罗本的xiōng口上去了,“主人你学坏了……”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罗本心中不由微微一紧。

很快融化了脸上僵硬的表情,罗本拍了拍纳兰的肩膀,柔声问道:“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

“主人还没回来嘛……母亲也在,一直陪着我,梅丽亚族长每天都很忙,现在还没回来呢。”

罗本感觉到前面的房间里还有一个魔女在,看来应该是尼娅了。

“自己不睡,也不让母亲谁,你呀……”罗本托起纳兰的头,拧了拧纳兰的鼻子。

纳兰立刻辩解:“才不是呢是母亲说要等主人回来的。”

“哦?有事吗?”罗本有点奇怪。

“母亲做了吃的,等主人回来一起吃。”纳兰眨巴了下眼睛。

在这一瞬间,罗本心中涌起了一股无法形容的感觉,这眼前的魔女,还有那些在自己身边和自己关系亲密的人,他们……真的都是幻影吗?

无数次的,罗本在这生活了好多年的世界中感觉到了温暖的存在,甚至,有的时候尼娅笑着把菜端上桌,自己和纳兰抢东西吃的时候,竟然隐隐的有一种家的宁静感。

“主人,你怎么了,表情怪怪的,不会是在那个女人那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吧?”纳兰开始用怀疑的目光打量起罗本来。

“你这小脑袋整天都在想些什么?”迅速的敲了纳兰的脑袋一下,罗本心中有鬼,抬脚向里面走去。

许多年过去了,尼娅一如从前的美丽,温柔,浑身散发着让男人着mí的成熟魅力,特别是那份柔弱和小心的样子,总是让人想要去呵护一下,只有在面对纳兰的时候,尼娅才会偶尔拿出严母的样子,罗本觉得,那时候尼娅同样美丽。

如今,尼娅已经不是从前的那个做吃的分不清材料的厨房菜鸟了,在罗本的熏陶和教导下,现在尼娅烧的一手好菜,而且味道和罗本做出来的稍有不同,似乎她那份温柔贤淑的xìng情都融进了做出来的菜当中,当菜的味道别有一番特sè,如今,尼娅已经是罗本的御用厨师,罗本自己教会一个宝贝徒弟,从此很少下厨……

“主人,您回来了。”尼娅在房间内,一如从前恭敬却有亲切的问候罗本,体贴的帮罗本脱下那礼服,而且,对于这礼服一些细小的破损地方完全视而不见……

纳兰已经飞速的跑到旁边的餐桌上去做好了,双手拿着两双筷子正在虎视眈眈的看着桌子上被魔法阵保存着的菜盘。

这是纳兰新修炼的新技能,左右开弓,于是在和罗本的食物争夺战中屡屡占得上风,让罗本自愧不如。

“尼娅,这么晚了,还做什么东西,都要睡了。”

尼娅轻轻的笑了笑:“主人每天都很劳累,女王大人说是宴请,但一定又是谈事,怎么可能吃的好东西,我想主人回来的时候可能会饿,于是就准备了些吃的,呵呵,就像主人说的那样,有备无患。”

长时间在一起生活,除了还对罗本保持着基本的恭敬,尼娅已然和罗本十分亲昵,也只会和罗本一个人说笑。

“那好,的确有些饿了,我们吃东西,嗯……不给梅丽亚留了,她每天回来倒头就睡,完全没有做妻子的意识,连家务都不会做,饿死算了。”罗本笑着走向了餐桌。

“大人,看来我这个妻子在平时多有怠慢了。”恰好这个时候,梅丽亚轻笑着走进了房间。

罗本无奈的耸耸肩膀:“背后说人坏话,居然还被抓住了。”

梅丽亚随手把外套丢在了旁边:“真的饿了,那些该死的魔物,就没有安静的时候今天又有两个城镇的居民来报告说受到了魔物的袭击,清理队才派出去,真是的……”一边说,梅丽亚一边绕过餐桌,向厨房走去。

“梅丽亚,你去哪?”罗本问。

“去拿尼娅为我留的那份吃的。”梅丽亚随口回答。

罗本看看尼娅,尼娅却一笑:“主人,我们坐下吧。”

很快,梅丽亚喜滋滋的从厨房里又端出了一份食物来,对于尼娅的细心和体贴,现在梅丽亚也已经完全的了解了。

深夜时分,在这个小小的餐桌前,罗本和这三个魔女吃着夜宵,梅丽亚不停的说着这几天的事情,似乎梅丽亚从来没有遇到过开心的事情,几乎都是诅咒和抱怨,纳兰双管齐下,把罗本打的溃不成军,食物大多都进了纳兰的肚子,尼娅在一边小口的吃着东西,浅笑着看女儿和罗本抢东西,同时仔细的聆听梅丽亚似乎没人注意的抱怨,时不时表示一下自己的关注和惊讶。

一如往常……

罗本发现,自己的心,居然比往常更加的宁静……

结束了宵夜,大家都去洗了澡,然后准备睡觉。

纳兰自然就溜到了罗本这里,梅丽亚对于这个常年来húnchuáng睡的chuáng伴已经见怪不怪,有的时候甚至会抛下罗本跑到下层尼娅和纳兰的房间里去和两个姐妹睡。

梅丽亚每天都很忙碌,躺下很快就沉沉的睡去,纳兰缩在罗本怀里,却还在精神奕奕的和罗本小声说话。

一切都如此的正常……

等纳兰也mímí糊糊的睡着,罗本轻轻拥着这柔软的身体,心中思绪起伏,在这一刻,自己竟然没有丝毫把碧瑞斯女王压在身下的那股狂暴的yù望,而且不需要刻意的保持自己平静。

轻轻的抚mō着纳兰那如丝缎般柔滑的肌肤,罗本清楚的意识道,自己想让这个女人快乐幸福……。

更多到,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