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4四大美女
作者:带玉      更新:2017-12-19 12:26      字数:4861
    ()    包间之中的包间。

    当谢雨走到门口的时候,里面的李晴川忙是站起来笑颜相迎:“喔,呵呵,谢老弟,你来了呀。”

    李晴川是龙华市最上位的贵族少爷之一,自有他的一番品味。当然对于他来说,无非是花天酒地,活|色生香,暧光昧影罢了,没事的时候假装捣鼓捣鼓古玩,集聚点可怜的才气,晚上的时候,找几个愿意为其暖被窝生孩子的白肚皮,大汗淋漓抽|插完事后就提起裤裆走人。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见李晴川如此的客气,宛如自己夜里上了他的女人,他都帮自己望风。谢雨也朝其微笑的走去。

    李晴川走到谢雨的面前,伸出了一双不知道叉过女人什么地方的手,谢雨尴尬的笑了笑,并未伸出手来。李晴川脸色旋即阴怪了一下,不过即刻又是摆出一副谄笑:“呵呵,我忘记谢老弟是不喜欢和男人握手的。”

    谢雨不语,表情玄乎。

    “来,谢少爷请入座。”

    “好。”谢雨坐到了餐桌的左边,正好与李晴川对立而坐。

    “李少爷今天好大的雅兴,无缘无故请我来这么高档的地方喝小酒。我想,这里头应该有些道道?”西相约*的讲到。

    李晴川却是红口白面不紧不慢一笑:“呵呵,谢少爷多想了,这次请你来只是单纯的想和你聊聊天,谈谈心,当然,如果谢老弟有意的话,我也可以找几个如花似玉的助助兴?”李晴川眼中闪过一抹狡黠,询问的看向谢雨,

    谢雨客气的摆摆手,“那倒不必,喝喝酒倒是可以。”

    “好。服务员,服务员,上酒上菜!”李晴川见谢雨说道,便是拍手,“酒菜早已预备好了,就等谢老弟你来,也不知合不合你的口味,将就着。”

    “我无所谓。”谢雨平淡一笑。这个时候,门被打开,接二连三的服务员上菜上酒。

    到底是富家子弟,酒菜都是平常人难以企及的高度。李晴川很是友好的打开了红酒的盖子,宛如下人一般替谢雨满杯。谢雨也不谦让,对待这种人,没什么好客气的。

    其实对于红酒,谢雨一直喝不惯,在她的印象之中,最会喝红酒的便是方丹秋了。优雅的姿态,娇媚湿润的美唇,喝红酒已经被她发扬为一门令人赏心悦目的艺术。尉迟冰冰和郭初瑶也很懂得品味,不过喝酒的姿态,却没那么讲究。

    “来,我们兄弟二人来干一杯!”李晴川无意之间便以兄弟相称,这让谢雨觉得鸡皮疙瘩都起了来,料想他的朋友肯定都是狐朋狗友。但人家装的那么辛苦,就让他占占便宜好了。想到这里,谢雨也举起了杯子,“咣啷”一杯,李晴川就将酒杯送到嘴边。

    “等一下。”突然谢雨叫了一声。

    李晴川脸色一变,旋即换上一副疑问的表情。“老弟,怎么了?”

    “我怕酒里有不干净的东西,所以我想,我们还是换着杯子喝。”谢雨玩味的说道。

    李晴川脸色一个苦笑,“老弟真是小心驶得万年船呀。难道还怀疑你哥不成?好。换就换。”李晴川很是爽快的将酒杯送到桌的中央。

    “额――我看还是算了。”谢雨将酒送到嘴边,一饮而尽。

    李晴川阴笑了一下,心中绷紧的神经也松弛了下来,同样一饮而尽、

    然后又给谢雨和自己倒满,拿起筷子,夹了一口菜。“来,再喝。”谢雨没有拒绝,又是一饮而尽。

    “老弟,其实我知道你和方丹秋的关系,娃娃亲对?方丹秋是龙华市一个大美人儿,见过她的人,大男子主义都会剧烈的膨胀,想将她抱到床上给办了。当然,我也很俗,是其中之一。所以为了得到她,我会不择手段!目前来看,在千千万万个情敌之中,你是我最大的一个,你想知道我会怎么对付你吗?”

    “没兴趣。”谢雨光顾筷子夹着山珍海味,这么昂贵的东西,平时可是很少吃到呀。

    李晴川紧皱了一下眉头,没有想到这个小子对自己苦口婆心的话竟然置若罔闻,反而在风卷残云,大快朵颐,活像个饿死鬼。

    其实谢雨一字一句听得很仔细,他没放狠话已经让谢雨感到意外了。吃的差不多了,抬头冷淡的瞟着李晴川:“你平均多长时间换一个女人?”

    “什么意思?”李晴川睁大眼睛问道。

    “回答我。”

    “这个――还真说不准,我只能告诉你,我玩过的女人包罗万象,不计其数,老弟,你别看那些风光无限的名媛,名媛,其实到了床上,都是人尽可夫的荡|妇,她们会分开两条腿,露出那丑陋的玩意,然后抱着男人的臀部使劲的往里面塞,叫的比狗的声音都大。”李晴川嘴角弯起一抹得意自豪的笑意,等待着谢雨的回答,却是看到谢雨无奈咂着嘴,鄙视的看着自己。

    “听我说说?”

    “先干了这杯。”

    “好。”谢雨再一次一饮而尽之后,然后看向无耻的李晴川,“男人跟女人的战争说到底还是要在床上打,至于怎么打,那就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了。你能把女人XXOO死,那是你的本事。不过,男人和女人,并不是只有肉|体上的博弈,还存在精神上的辩证。对任何女人来说,不管是你口中所谓的人尽可夫的荡|妇,还是清纯的学生妹,其实每个女人都有精神洁癖,正如我们男人一样有处|女情结一般无二。在这个世界上,你用你的地位或者金钱可以玩到大多数你想叉叉的女人,但是,有那么一小撮女人,就算你狡兔三窟,也近不了她们的身,因为性在她们的眼里早已不是主要,而是精神上的爱,宛如是冰山雪莲上刚开的雪莲花,你只能仰望,幻想,兴叹,远观而不可亵玩。这样的女人,需要一个男人用一生去守候去呵护,打攻坚战般的去追求她。而你这个牲口,不配!”

    李晴川笑了,笑的如痴如醉,几杯红酒下肚,一口菜未吃的他觉得肚中烧的厉害,看着谢雨笑了,而在谢雨看来,他笑的是那么的可怜,苍白。

    “一辈子?哼哼,谢老弟,你不觉得男人每天对着一个女人的脸看,每天和她做,几十年如一日,你还会有兴趣吗?男人活一世,就该逍遥快说,而女人,则是男人逍遥快活的首选工具!”

    “所以说你是种猪,牲口你不配!”谢雨举起酒杯和李晴川干了一杯,二人同时一饮而尽。

    “骂得好,今日我就承认我是种猪,是牲口!谢老弟,话既然说到这份上了,我也和你说些推心置腹的东西。你知道整个龙华市我最想玩哪几个女人吗?”

    “洗耳恭听。”谢雨悉听尊便的表情。

    李晴川猥|琐的笑了一下,脑海中似乎又浮现出了什么不好的画面,“一共有四个,方家的方丹秋,梁家的两姐妹梁倾城和梁雅容。最后一个便是杜家的杜叶青。当然,这只是台面上的,台面下隐藏的,我也偶然见过几个,只不过不知其底细罢了。”

    “奥?都是大美人?”除了方丹秋,其他的三人,谢雨闻所未闻。

    “不错,这四个人,我做梦都想将她们给正法了,一辈子如果不玩遍她们,我死不瞑目。老弟,如果哪一天李哥闭上了眼,你一定要将她们一个个剥光了死劲的拱,过后带着她们都到我的墓碑前给我烧柱香,我也会欣慰的。”李晴川又是不知廉耻的说道、

    对于他的无耻,谢雨算是真正领教了,或者这还是皮毛而已。却是微微点了点头:“一定!”

    李晴川大笑了一声:“来,再喝!”

    之后,李晴川又给谢雨讲了讲他玩女人的心得,以及腿弯处的那厮多么的勇猛,谢雨只是当做放屁,依然我行我素。

    再过了一段时间之后,谢雨突然感觉到目眩十分,竟是一头趴在了桌子上――

    “奶奶|的,抗药性真她|妈的强,害的老子就差点比你先栽倒!”李晴川站了起来,拍拍手,此时站在门口的两个家伙带着一个白净的胖妞走了进来。

    “妈的,真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这蒙汗药太猛了,喝了解药,都晕乎乎的。把春|药拿来,给他灌下!”李晴川对着国字脸说道。

    国字脸点了一下头,拿起一包在中药店买来的烈性春|药倒了,走到餐桌前,倒了一大杯红酒,然后将手中的药粉全部洒在了其中。

    “行不行呀!”李晴川拍着晕乎乎的脑瓜子看着国字脸倒药粉。

    “少爷你放心,这可是我专门从李纪药铺中买来的,性子激烈,男人一旦站上一小点,保准跟种猪似得乱拱,万无一失!您就瞧好。”国字脸很是自信的说道。

    “那就好,给他灌下!”冷怪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