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4油是先放是后放?
作者:带玉      更新:2017-12-19 12:26      字数:4108
    ()    当谢雨能够下地走动的时候,便在菲尔博士的鉴定下,可以回家康复了,其实按照谢雨自己的观点来说,自己已经没有任何问题了,不过现在的人生都把人想的太脆弱。回到家中,自然是两女负责照顾着谢雨,其中主要是郭初瑶。

    而不久的时候,两女发生了针锋相对的口角,话题自然是围绕着谢雨。

    “不行,绝对不行。瑶瑶我告诉你,你绝对不可以这样做。”尉迟冰冰像个长辈一样,居高临下的说教。

    不过此时的郭初瑶则不再那么唯命是从,宛如突然之间长大了一般,赌气的小脸看向尉迟冰冰盛气凌人的模样:“冰冰姐,你不要谢雨哥,我要。这是我的事。你能不能不要管呀!”

    “什么!瑶瑶你――放肆!”尉迟冰冰听到郭初瑶小嘴里吐出来的这些话语,脸色猛然的抽搐起来,差点一口气没有顺过来,郭初瑶的这种话语对她来说无疑是极为严重的。两个女孩一起住了几年,她早已习惯了用长辈的口吻和方式来教导这个妹妹,而且她从来都是低着头听从,从未反抗过,没想到今天竟然让自己不要管她!

    “放肆我也得说。冰冰姐,我已经长大了,不是当年那个胡搅蛮缠,爱玩恶作剧的小屁孩了,我有权利选择我的幸福。经过了这么多天的接触,你难道还怀疑谢雨哥是坏人吗?要不是他,我想我们早已――”

    “瑶瑶。你还小,你知道什么叫*情吗?你这是感激,不是爱情!你要是跟了他,那你怎么去面对你家族那边的那个小子!”

    “是爱情!我喜欢谢雨哥,打心眼里喜欢。所以。请你别管我们了。还有,我要向你道歉,我抢了你的谢雨哥。至于那个小子,我以后会跟他解释。”郭初瑶理直气壮的说完这些话,一转身便是跑走,方向,谢雨的房间、

    “瑶瑶!”尉迟冰冰大怒的喊道。不过郭初瑶再也不是那个任由她“摆布”的瓷娃娃,没有回头。

    谢雨刚要到客厅看电视,走到门口的时候,便是听到了客厅里面传来的争吵声音,没想到是关于――

    看着朝自己跑来的郭初瑶,泪流满面,扑通一下抱住了自己的腰,谢雨心内堵得慌。

    他不知道这是什么滋味,只知道苦涩,或者还有感动以及怜惜。

    两手微微的张开,欲抱未抱,就那么孤零零的悬在空中,颤抖。他任由郭初瑶趴在他的胸前紧紧的搂着他,放肆的哭着。

    “谢雨哥,抱住我。”娇头痛哭的深埋在谢雨的胸膛处,郭初瑶哭腔的要求道。

    谢雨心内一种十分复杂的情感涌上心头,他确定,这种情感一辈子也没有出现过。宛如滔滔的江水,不择手段的奔涌而出,盈满了胸腔。

    怀中这个娇俏的尤*物,对自己是那么的痴情,而自己呢,对她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啊――”谢雨大呼了一口气,紧紧的将郭初瑶拥进怀中。郭初瑶的哭声,越加的强烈起来。哽咽的颤抖着娇*躯。

    谢雨的头深入到郭初瑶的柔嫩的脖颈处,那里被泪浸湿的一片泥泞,带着温热,湿湿的。

    眼睛向前看去,此刻,尉迟冰冰僵立在二人的面前,眼神中充斥着对谢雨的愤怒,以及无以名状的复杂表情。想说什么,但只蠕动了几下朱唇,最终没有开口。缓缓的转过身去,迈动莲步。

    “这两天我要回家去住,记得明天打扫房子,我回来的时候,希望看到的不是猪窝。”说着便是传来她离开时候的脚步声音。

    “啊――”郭初瑶忙是从谢雨的怀抱中拱出来,看着那尉迟冰冰的身影,哭的稀里哗啦的小脸立即绽放出一朵水莲般的笑容,冲着尉迟冰冰的背影大喊一声:“谢谢冰冰姐成全。”

    而尉迟冰冰终不再说话,什么也不带。不一会儿,院子里响起了汽车发动的声音。

    尉迟冰冰一走,房间之中再次出现了久违的二人世界,只是这次,一个雌的被一个雄的取代。房间中的气氛一下子微妙了起来,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谢雨和一向张扬跋扈的郭初瑶一时间都变成了哑巴,尤其是郭初瑶,脸蛋之上,总是泛着成熟桃子的绯红之色。

    二人世界的确是浪漫的。这种初恋般的羞涩气氛,使二人都陷入了一种美好的尴尬中。

    谢雨便是和郭初瑶来到了客厅,郭初瑶慢慢的走到了冰箱前面,弯着腰,*无比的浑圆,打开冰箱,看到里面丰富的材料,回头温柔的一笑:

    “谢雨哥。今天我做饭给你吃好吗?”

    都说热恋中的女人是智商几乎为零,谢雨真的感受到了,回了一个温柔的笑容:“好。”

    晚上的时候,谢雨帮郭初瑶打下手,择菜,切菜,杀鱼,而郭初瑶则负责主厨,看着二人忙碌的样子,很像小夫妻,男才女貌,让人羡慕不已。

    让谢雨后悔的是,他不该轻信了郭初瑶对自己的爱话,在炒菜的过程中问题不断,麻烦不断,还问谢雨,炒菜是不是先放油还是后放油。谢雨哭笑不得,就这一句话,就知道,这个妮子,啥都不会。

    谢雨确定这是郭妮子第一次炒菜,所以也不想打消他的积极性,便在一边看着她,不时的指导一下,比如说着火了将小妮子向后拉,然后自己接手。

    用了足足一个多小时的时间,方才将四菜一汤搞定。

    此时,二人坐在桌子上,一瓶上次买的高档红酒。谢雨将红酒拆开,先帮郭初瑶倒上半杯,又将自己的倒满。

    “来,丫头,干杯。”

    “恩。好。嘻嘻……”郭初瑶玉指托着杯托,“咣当”一声,两只酒杯相碰,二人冲着对方腼腆的笑着,然后望着对方将酒全部下肚。

    “好,那――下面开始吃菜!”谢雨拿起筷子,冲着郭初瑶笑着说道。

    “恩。谢雨哥,这是我第一次做菜,如果不好吃,你也得吃光喔。”郭初瑶看着谢雨一副你要不吃光,我就吃了你的架势。

    谢雨短暂的错愕了一下,不过还是点了点头,然后夹起一块黑漆漆的鱼肉,放在嘴里,嚼了一下,硬邦邦的,而且咸的要命。这鲜鱼被她彻底的炒成了咸鱼。

    看着谢雨那很想吐的表情,郭初瑶还是没心没肺的问道:“怎么?不好吃吗?”

    “好吃。好吃,很好吃呀。是我吃过的最有味道的鱼了。”谢雨也不怕天打雷劈,背着良心说道。真是为了讨女孩子欢心,要得罪整个天庭呀。

    郭初瑶也不管是真话假话,反正听着高兴,当即便是将整盘咸鱼都推向谢雨的边上:“好吃的话,就都吃了。”

    “啊――你也吃。你也吃呀。”谢雨慌忙的说道。

    “这些菜,我都是为谢雨哥你准备的,所以,我不打算动口。待会我吃点零食就好了。”郭初瑶掰掰小手,嬉笑的说道。

    “奥……好,我尽量吃呀、嘿嘿、”谢雨抱着对其肝胃畅极其不负责任的模样说道。然后又是夹起了一块黑鸡蛋吃起来。

    而郭初瑶则是在一边喝着红酒,一边欣赏着郭初瑶的狼吞虎咽。不知为何,对于不是很帅的小男人,越看越是投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