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3弄疼人家了
作者:带玉      更新:2017-12-19 12:26      字数:3374
    ()    现在谢雨突然觉得,自己地位再次得到了飙升,可以随意的指挥人郭初瑶了,不过尉迟冰冰并不在场而且谢雨也的确没有底气是命令她做什么事。看着郭初瑶那唯命是从的可爱模样,谢雨心中又是大爽了一下。

    “据可靠消息,马帮的少狼近日被人重伤,虽然马帮极为的保密,不过专业人士分析,少狼的伤势应该非常之严重。”

    “马帮?少狼?”谢雨惊讶的看了一眼郭初瑶。而郭初瑶也是嘟囔着小红唇摇着小头:“蒽,别问我,对于什么马帮的我也一点不知道。我只知道,要好好的照顾谢雨哥你。”

    “哟,丫头嘴今天怎么变得这么甜了。”谢雨扭了一下郭初瑶白嫩的小鼻梁,不过脑海中还是回忆着少狼,越想越觉得自己打的那人报纸上说的所谓的少狼。

    这马帮听起来,怎么像是混黑社会的呀。如果真的是,那自己在医院肯定早已别人剁了了,怎么现在还安然无事?

    无奈的摇了摇头,谢雨不再多想,或许这只是一个巧合,那个所谓的少狼也是最近几天被人海扁了。

    又是抬眼瞟了一下以观赏的姿态托着下巴看着自己的郭初瑶,视线压低,那两个爆兔被包裹的就要充溢出来,小腹内邪火蹿升,谢雨竟是不由的动了动左手,不过还是给不了多少力,而左手正在打着消肿的吊针,并不能使用。

    突然发现,两个暴兔竟然直接的压低在了自己放在背上的左手。

    “谢雨哥,给。”郭初瑶甜美的声音,滑溜溜的漆黑眸子看向谢雨,甜美的笑着。

    谢雨一愣,此时的郭初瑶整个身体都是趴在了病床上,并且为了照顾自己的左腿,偏侧在床边,两个大的压在自己的左手上。这显然是为了照顾自己的左手不方便而摆出的姿态。

    谢雨心中一阵感动,没想到这个妮子变得如此的懂事了,当即便是使劲的点了点头:“恩。”

    又是抬眼感恩的看了一眼含笑半步的郭初瑶,谢雨的手一下子不顾少女的矜持,竟然直接的握住了一个,一种少女的馨香传来,弹性十足。

    “咿呀!”

    郭初瑶的娇口不由的一张,轻咿了一声,说实在的,她的凸出算是第一次被一个男生握住了,一种别样的感觉冲上了灌顶。

    隔着紧握了几下,软软的,温温的,让谢雨的大手都是握不过来,突然之间,谢雨大手向上滑动,朝着那没有被遮住的雪白滑去。

    “你干什么?”看着郭初瑶的举动,谢雨突然问道。

    “把小罩摘下来,这样你摸着更方便。”

    “额……我看还是――”谢雨想到了这可是医院里面呀,万一被别人看到了,那可就。

    “摘!”谢雨一声令下。

    郭初瑶又是朝谢雨吐了吐舌头:“真是大色*狼,人家骗你的。要想好好摸,等谢雨哥真正好了之后再。”如嘴唇一般红润甜腻的舌头吐出来,一股津液的芳香,让谢雨又是陶醉不已。

    “你这个顽皮的小鬼头。好。等我好了之后,再好好地蹂*躏你!”谢雨又是使劲的在郭初瑶的波谷恰到好处的掐了一下。

    “哥哥真坏,把人家那里弄的好疼喔――”

    郭初瑶掐着小蛮腰,嗔瞪着谢雨说道。

    “咚!咚!咚!”

    突然门响了起来,郭初瑶绯红的小脸一惊,慌忙的整理着自己被谢雨搞乱了的吊带衫和罩子,“糟糕啦,一定是冰冰姐。”

    谢雨倒是一脸玩味的神色看着慌里慌张的郭初瑶,不知道哪个臭男人会有这样的福分,将这个虽然爱咆哮,不过可爱善良的*小美女同枕共眠。

    鼓翘的PP转动过去,超短裙也是微微的随身摆动,两条细长直美的迷人小腿便是蹦跳着朝着门口走去,开了门,惊了讶。

    此时,一个足有两米多高的憨厚大汉站在门口,身上散发出强烈的荷尔蒙味道,扑面而来,熏染了周围的空气,使郭初瑶瞬间捂住了小鼻子。

    “丫的,你是谁呀!”郭初瑶厌恶的看向来者,指着问道。

    憨厚大汉看到小美女则愣了一下,不过其绝对没有那种其他男人的秽色,似乎对美女如同粪土。只是惊讶于这个小妮子,如此柔弱,声音这么大。

    “俺是来找里面的他的。”土里土气的浑浊声音,宛如喉咙里含了骨头。

    “难闻死了,不知道出门如临大宾呀。也不知道洗澡!”郭初瑶又是一阵无语的骂道。

    “让他进来。”也是一脸惊讶的谢雨,开口道。

    “谢雨哥,他身上的臭味会让你病情加重的。我不许他进来。”过郭初瑶不依不饶道。

    “哎呀,哪有那么严重。傻大憨,进来。”谢雨打吊针的右手轻轻挥了挥。而憨厚大汉死鱼眼木讷的呆看了一眼郭初瑶,然后大步踏进了门口。

    憨厚大汉又是上下打量了一下谢雨,然后很不自然的憨笑了一下,“俺平生很少佩服人,但俺真的佩服你,你是个狠角色!”

    “什么意思?”谢雨不明白的问道、

    “虞姐不让俺多说话,这是号码,那件事虞姐先帮你扛着。”说完这些话,大汉沉重的身体猜踩着地板,都让人感觉房子要塌陷。

    “喂!”谢雨追喊了一声,不过他已经走了出去。

    看着疼在被子上的一张撕的很不规则的纸条,上面是一个手机号码。谢雨脑海中回想着刚才大汉的话,越想越觉得不对劲。

    虞姐是谁?帮自己扛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