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2菲尔博士的医院
作者:带玉      更新:2017-12-19 12:26      字数:3177
    ()    谢雨冥冥之中,却是感觉到一双温暖如玉柔若无骨的手正在摸着自己,而且不时的还感觉到两个软软的球球在自己胸前或者头部摩擦。慢慢的睁开眼睛,此刻,却是看到一个熟悉的妩媚成*人正在拿着药棉沾着药水擦拭自己的面颊,清凉的,如同整个头浸在山里的泉水中一般。

    从谢雨的视线看去,两个巨大雪*白球球,在自己面前一动一动的,十分饱满,鼓胀,让谢雨想伸手去摸,不过稍一抬手,却发现,手也是不能动弹。

    “截肢了!你们把我给截肢了!”刚才还是微眯的双眼,此刻却是直接的睁大,喊了起来。“呵呵,放心好了,你的手和脚都没有被截肢,只是打了麻药,没有知觉了而已。”这个时候,清脆甜美的声音传来,谢雨看向一张妩媚诱*人的面孔,方才发现,正是上次在咖啡别墅里遇到的菲尔博士。

    “喔。如果你们把我截肢了,我一定不会活下去。”谢雨流依然有些颓废的面容挤出一面放松的笑容来。

    菲尔博士又是甜美的一笑,“谁截肢了,都不想活、”

    温馨的笑容让谢雨看到了十分的舒服。“菲尔博士,我这是在哪里?”

    “你在我开的医院里面。放心,你虽然伤筋动骨,不过治疗过后,顶多留下疤痕,不会烙下残疾的。”菲尔博士微笑的告诉谢雨道。

    谢雨微微点了点头,脑海中突然回想起了战斗时候,自己的左腿和手臂都被穿透,本来还担心自己这辈子会在轮椅上度过,不过现在好了,有菲尔博士的治疗,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了。“多谢菲尔博士了,上次的事有失礼数,还请见谅、”谢雨想到上次的事情,流露出抱歉的神态,不过其眼睛却不由自主的朝着菲尔博士那白色大褂的嫩雪脖颈瞅去,饱满的山巅夹出中间一条深深的沟壑。即便处于半残疾状态的谢雨根处也是不由的异动起来。上次没有好好的欣赏这个美女博士,没想到是如此的*娉婷,妩媚动人。

    而谢雨如此的*眼神,自然逃不过有着多年临床经验的菲尔博士,不过此时的她竟然惊讶的感觉到两腮微微发热,耳畔处都是宛如放了暖宝宝一般,神情扭捏起来,活像个小女孩。

    之所以惊讶,是因为以前在对待男病人的时候,也经常的被人偷窥观摩,不过她都是很自然的待之,毕竟身为一个博士,遍览全书,心理学方面也是精通,所以每当遇到被偷窥的时候,她都抱以宽容的态度。但今天不知为何,看着谢雨那双贼眉鼠眼偷瞄着自己的胸部,竟然如此的紧张,这不像她。

    “奥……上次的事本来就是我疏忽大意了,你提出的很对。呵呵。”有些僵硬的话语,显出其内心的紧张。

    谢雨慌忙的收回了流连忘返的视线,如果不的话,这个纵横医场多年的美女博士,真的要面红耳赤,骄躁不安了。

    “能告诉我你怎么会伤的这么严重吗?”菲尔博士看着谢雨转移话题道,不过她着实想知道,是到底他是怎么伤成这样的。仇人?当初她问尉迟南谢雨身份的时候,尉迟南也是含糊其辞,只说是一个好友的孙子来投奔他,初到龙华市的他,怎么会被人伤成这样?

    “呵呵。和一些小痞子发生了点摩擦而已、”谢雨简短的说道。

    “喔――”菲尔博士娇红的嘴唇有些失望的喔了一声,面颊依然有些绯红的点点头,对于谢雨不明说,似乎早已预料到了,当初问他的老师,他选择了直接抱歉。

    “他们都在外面等着,我去叫他们。”菲尔博士看着谢雨,淡淡的笑了一下,商量的口吻问道。

    谢雨忙是摇了摇头:“我想睡一会。”

    “额――好。”

    ――

    尉迟冰冰和尉迟南,带着一帮警察来到场地的时候,已是事发后四十分钟。此时的谢雨流血过多,虚弱的连话都说不出来。整个荒凉血腥的场地上面,只听到一个女孩的哭声,而那个樱花女子,早已被郭初瑶打昏在地上,并且手机全部被她狂*野的摔碎。

    那一刻,尉迟冰冰突然觉得,郭初瑶像变了一个人一样,歇斯底里的喊叫着那个令他十分讨厌的男人:“谢雨哥!”

    三个大汉,死了两个,其中那个最先被谢雨过肩摔的家伙并没有死,不过生不如死。脊椎肋骨八成折断,就算治好,顶多是个植物人。而俊美男子,浑身上下含有十几只金属飞镖,血流一地,早已昏迷。

    谢雨只微微的听到尉迟南和一个警方负责人的对话。尉迟南为了维护自己,说是杀了那个大汉和俊美男子,警局负责则犹豫了片刻,面对自己的老友以及取款机,他不得不听从。但是最终谢雨却是挤出了话语:“放了他们。”

    不管谢雨心理是怎么想的,总之在最后时刻,谢雨让郭初瑶打了120.

    房间之中,郭初瑶一个人在照顾着谢雨,湿了湿毛巾替他擦脸。这个富家女,经过了这件事之后,突然长大了许多。

    “丫头,你记不记得,在我接近昏迷的时候,有个黑影子跑过来,响了三声,就又消失了?”谢雨迷糊的想着。

    郭初瑶可爱的小脸顿了一下,玉指放在樱*唇边上,眨巴了圆溜溜的漆黑眸子,“恩,是有一个人,本来我还以为是他们的同伙呢。谁知道他在离我们十米远的地方,扑通的跪在地上,磕了三个响头,就飞快的跑开了。当时我也觉得很奇怪。”

    “三个响头!擦!”谢雨听到之后,不由的一愣,三个响头?

    “恩。是三个响头。”郭初瑶又确定到,不过连那个人的脸颊都没有看清楚,那个人就跑了。郭初瑶好似又想到了什么似得,翘翘的PP突然跑了过去,回来的时候手中拿着一张报纸。“谢雨哥,你看这!”

    “念给我听。长眼没呀,我的手能抬呀!”谢雨白了一眼郭初瑶到。好似她故意整自己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