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4蝈蝈聒聒
作者:带玉      更新:2017-12-19 12:26      字数:4899
    ()    谢雨回到房间的时候,尉迟冰冰依然还在做着瑜伽,似乎非得将身上可能滋生的赘肉诛杀在摇篮中。而郭初瑶则带着拳套,挥汗如雨的击打着应该是刚刚挂上去的沙袋。小丫头挥汗如雨的,桃嘴中还“哈!哈!哈!”的卖力喊着。谢雨真的搞不懂,蛮力罗莉怎么就不长肌肉呢?

    站在门口的谢雨走了进来,手中提着一个小袋子放在桌子上,旋即袋子中传来“唧唧**唧唧**”的虫鸣音,优美纯自然的乐曲,使得人很容易会想起:蝉噪林逾静,鸟鸣山更幽。

    几乎同时,尉迟冰冰和郭初瑶都停止了练身,俏头转向谢雨,郭初瑶更是直接拔出了巨大的拳套,小屁股一扭一扭的朝这边跑来,也顾不得胸前往外飞出的白肉。

    “哎?这是什么东东呀,好小好可爱哟,看,它们还在打架额!”这个富家女似乎第一次见到这种昆虫,好奇的甜音道。

    瞟了一眼郭初翘翘的两瓣,谢雨淡淡的说道:“这是蝈蝈,又叫聒聒,聒噪的聒。你们城里的大小姐很少知道,在我们山里多,不过在这里,很难抓到。”

    “蝈蝈?好好听的名字,蒽,我喜欢,谢哥哥,谢谢你呀,来给你抱一下!”从桌子旁爬起来的郭初瑶两手伸开抱住郭初瑶,两个巨大的肉球软绵绵的抵在谢雨的胸膛处,十分的舒服,馨香。

    “不敢当!别给我整死了就行!”谢雨虽然不舍得后退,不过这个小巫女可不是省油的灯,上次诬陷自己,被尉迟冰冰那丫头追杀,她的感激,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受得了的。

    “放心啦,我一定将它们当做自己的宠物来养!我去找个瓶子把它装起来!”郭初瑶就提着装蝈蝈的袋子朝她的房间走去。

    看着郭初瑶那妙曼的躯体,谢雨感慨万千,山沟沟的恒河沙数的玩意,在大都市的人看来,都是新鲜的野味,趣味横生。

    走了过去,拿起刚刚郭初瑶脱下的两个拳套,戴在手上,虽然有点小,不过还凑合。

    “你哭了?”站在一旁一直旁观的尉迟冰冰盯着谢雨的动作,突然间说道。刚才谢雨带着两个蝈蝈走进来的时候,她很是惊惑,本来还奇怪这个死小子这么晚了出去干嘛,没有想到竟然是因为郭初瑶的一句话,就去抓虫,而且也瞟到了他的手上一些如细柳一般的血丝,肯定是在抓虫的时候被草割破的。

    谢雨直接将尉迟冰冰的话当成了耳旁风,走到了沙袋面前。

    “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死都没人管你!”尉迟冰冰见谢雨的冷漠表情,以及红红的眼圈,气的鼓鼓的说道。

    “嗖”的一声,一记重拳宛如狂风一般捣向了沙袋,沙袋顿时狂飞出去,当再次转回来的时候,谢雨又一记左勾拳出去,沙袋再次如地震一般,狂甩!

    “啊!”

    尉迟冰冰不由的惊喔了一声,看着那沙袋被谢雨虐的在空中飞来飞去,触目惊心,没想到这个小子力气如此彪悍,这一拳如果捣向自己,那自己肯定得毁容!

    “呀!”

    谢雨破嗓的发泄一声,猛然一记出拳向正朝自己落点而来的沙袋,“轰!”

    只听撕裂的声音,先是下起了棉絮雨,紧接着中心的沙子就“沙沙沙”的往地板上滑落,声音极为的悦耳。眨眼之间,满屋子狼藉,棉絮纷飞,沙子乱滚。

    尉迟冰冰看的目瞪口呆,僵硬在原地,美脸快速的抽搐,这沙袋可是从最贵的健身器旗舰店买回来的,质量远非普通产品能比,竟然――竟然被这小子几拳就捣碎了!

    恐怖――太恐怖了!

    而郭初瑶听到外面的声音,也从里面跑了出来,见到狼藉满屋,不禁大喊:“啊――我的沙袋!”

    谢雨不吊两女,兀自的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混蛋,快回来打扫!”尉迟冰冰也是大喊一声。

    ――

    尉迟南和雪宜再次来到了咖啡别墅,尉迟冰冰和郭初瑶自然和其好好的亲昵一番,而谢雨则在一边抿着茶,不时的陪笑道。

    “冰冰瑶瑶。你们先回房间,我和老弟谈点事情。”尉迟南突然看着尉迟冰冰和郭初瑶说道。

    “跟她有什么好谈的呀,无聊!瑶瑶,我们走!”尉迟冰冰又是白了一眼谢雨,冷冷的说道。

    尉迟冰冰和郭初瑶走了之后,尉迟南点了一根烟,然后递给谢雨。谢雨忙是摆摆手,表示不需要。尉迟南只好将烟塞在了自己的嘴里,“老弟,这可是世界上最贵的香烟,Treasure,你真的不尝尝?”

    谢雨摆摆手:“不管有多贵,它都是烟,劳财损身。”

    “呵呵,好啊,那我也不抽了。”尉迟南淡笑了一下,将烟掐灭,扔进了桌子上的烟斗之中,烟斗清洁干净,不染一尘,如此他知道,谢雨真的不抽烟。

    “怎么?和冰冰吵架了?”尉迟南倾近身子,眨巴着狡猾的眼神问道。

    谢雨两手交叉放在鼻尖,看向尉迟南,微笑的说道,“嗯――”其实算来,自己和尉迟冰冰根本就没发展什么,又不是热恋中的男女,吵架?

    “顺便问一句,冰冰现在变成女人没?”突然之间,尉迟男又是诡笑的问道。看这样子,活像一个老色狼,哪里像龙华市财富排行榜第一的大名流呀!

    而听到这话,一旁的雪宜也是露出了关注的目光,急等着谢雨的回答。

    谢雨无奈的摇摇头,竟是不知道怎么回答的好。甚至他感觉到,尉迟南想听自己说肯定的答复,不过事实上,自己连那疯丫头一根指头都没有碰过,也是实话实说道:“没有。”

    “哎呀,老弟,平时看你挺威猛的嘛,怎么到关键时刻就掉链子了呢!这女人呀,一旦生米煮成了熟饭,她才能乖乖的听你话,好好的伺候你。你看雪宜,当年就是我霸王硬上弓,到后来,还不是恩爱有加?”尉迟南责怪意味的说道。弄得雪宜很是尴尬脸色绯红,伸出手来推了一下尉迟南的后背,谢雨则微微的瞟了一眼羞红的雪宜,很美。

    还有这样的父亲,把自己心肝女儿朝火坑里推?不过想到了当日她对尉迟冰冰的关心,谢雨也坦然了许多,至少证明,他对于自己,是真挚的。

    “尉迟兄,我和冰冰的事情先不急,我们两个没有感情基础,先慢慢发展发展再。至于那关键的一步,现在为时尚早呀。呵呵。我想,这次你来不只是为了打听这件事?”谢雨想赶紧避开这件事情,于是转移话题到。自己倒是想霸王硬上弓呀,不过了解了尉迟冰冰那性子,他也不敢了,弓一上,命一条!

    “对。对。对。小情侣之间感情最重要。小雨呀,这事不急呀。”旁边的雪宜也是妩媚的笑到,让谢雨觉得,很假。

    “好。那就这么说了,不过你也得抓紧呀。对了,我这次来是想和你说一说关于冰冰和瑶瑶即将开学的事情。”尉迟南又是说道。

    “奥?”谢雨听到之后,也是意外的询问眼神。

    尉迟南顿了一下,灿笑的面庞,又是和雪宜对了一下眼神,然后再次落在了谢雨身上,“老弟呀,上次的事情让我惊出了一身冷汗,若不是你,冰冰和瑶瑶就――我经不起再发生那样的事情了,所以,你要保护好你的女人!”尉迟南煞有介事的说道。

    “怎么保护?”

    “两个丫头开学之后就要去龙华大学上课,所以我打算把你也弄进学校里面。你觉得怎样?”尉迟南商量的问道。

    龙华大学?应该是最好的?谢雨淡想了一下。

    不过想来,两个妮子去上大学了,自己在这里叶了无生趣,去去也好,反正这几年对于课本上的只是了解的不是很多,也不妨去多学习学习,总归没坏处。

    “好,我同意。”谢雨直接答应道。

    尉迟南脸上立刻露出了满足的笑容来,看向了雪宜,本来还以为凭谢雨不羁牵绊的性子会拒绝呢。

    “瑶瑶是体育系的,冰冰是金融系的,你要读哪个系?”尉迟南又问道。

    “兽医!”

    “兽医?”尉迟南和雪宜都显露出极为惊讶的面相。“兽医?你想学兽医?”

    “不是学,而是去感受差异性。”谢雨淡淡的说道。

    “差异性?好。龙华大学百年悠久,全国重点的综合性大学,人才辈出。光是炎黄国高层就有几个出自这里,我想,兽医也一定会有的。”尉迟南讲到。

    “那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