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3深仇大恨
作者:带玉      更新:2017-12-19 12:26      字数:4608
    ()    两个身影,一个身影宛如灵蛇一般,曲线毕露,**,婀娜多姿,让人眼见,便有一种恨不得将其就地正法的冲动。

    而另一个身影,身材有些微胖,个子高过妖异女子一个头,右手之中还拄着一根树干做成的拐杖。

    “大鬼,没想到真的是你!”谢雨走至二人面前,淡淡的说道。

    微胖中年,年龄至少在三十五岁,微微的抬起头,脸颊可怖无比,竟有为数不少的疤痕,在月光之下,骇然心魄。

    “你们都出来了,死老头子怎么办?”谢雨紧接着又是说道。

    “老头子自有几个女人和楚楚照顾。照这么说你是见过柔风了?”大鬼令人寒战的面颊抬起看向谢雨,锋利如芒的眼神中掠过一抹诡异光芒。

    而她身边的妖异的令人垂涎的脸蛋也是微微的看向了谢雨,女子一袭贴身的黑色皮衣皮裤,胸前两个暴突露出大半雪白,唇红齿白,肌肤如雪,蛊惑身段,脚蹬一双高帮军靴,谢雨知道,军靴之中暗藏着一半削铁的长刃,一旦敌人出现,她便化身为一朵带刺的妖艳玫瑰,只插敌人心脏,不给别人喘息的机会。

    谁会想到,这等*美人,竟然跟在一个脸如魔鬼的身边。

    谢雨也是流波转动,眼神在妖异女子的全身打量了一下,然后又落在了大鬼脸上:“不错,柔风来找过我,不过这丫头又不知道跑哪里去鬼混了。”脑海中突然想起了自己和柔风上演春宫图的时候被两女亲眼观摩的情景,心中不由的一阵翻涌。

    大鬼瞅了瞅谢雨,然后又一把将身边的妖异女子搂在怀中,左手竟是直接的深入其凸起的胸前,乱动起来,弄得妖异女子娇口微张,细语呢喃,好似要呻叫一般。不过其令人迷醉的漆黑眸子,却是一直盯着谢雨看。

    “怎么?还对鬼妹有意思?”大鬼吓人的脸颊又是抬起,冷血的看向谢雨。

    谢雨冷酷的一笑,单手摩擦着鼻梁,看着眼前的旖旎现象,缄默不语。大鬼再次的露出残笑,放开那抚弄上面的大手,然后慢慢的下滑,竟是直接的滑入了妖异女子的下,“啊喔”一声,妖异女子失态的吟叫。

    谢雨不禁皱了皱眉头,挥挥手:“得得得,我知道你们恩爱,别在我面前显摆了,你的手又糙又脏,不要随便进她那里,免得得妇科病!”

    大鬼一听,却是慌忙的从妖异女子的婉裆内拿出了手,而妖异女子则掏出一条白净的手帕给她擦手。

    “大鬼,很感谢你替我杀了那三个家伙,不过以后不要再随便杀人了,虽然我知道你憋了八年没有干人了,但是生命诚可贵呀,更何况你还是一个妙手回春的郎中,郎中的天职就是――救死扶伤!”谢雨苦口婆心模样的说道。

    “别给我整那些没用的,老子看不顺眼的人就喜欢杀!”大鬼裂开嘴唇,不听劝告的说。谢雨无奈的摇了摇头:“大鬼,你看你现在,瘸了一条腿行动不便,你就在山中和死老头子下下棋,打打架,没事和她做做哎不是挺养生的嘛。跑出来杀人,你还不嫌自己的命短呀!常在河边站哪有不湿鞋,你还是滚回去的好,现在的大都市不适合你们。”

    “我的事不用你管!这次出来,我就是为了我这条腿!”大鬼狰狞的面目,浑浊的吼道。

    “什么!”谢雨不自觉的打了个寒战,吃愣的看着大鬼,半天说不出话来。

    “十年了,我过得是什么日子?每天拄着拐杖,形同废人!阴天下雨天,我的腿宛如千万蚂蚁在上面啃食,痛不欲生。小雨子,你不用再说了,这次我一定要报仇,报仇!”大鬼撕心裂肺的说道,眼角都挣出了泪水来。

    谢雨知道,大鬼的腿,就是连老头子,都没办法治疗好,要不是老头子的药,大鬼早已不堪忍受痛苦,抹脖子了。而一旁的鬼妹泪如泉涌,她是大鬼的女人,日夜相伴,自然更深切的了解大鬼腿疼发作时候的炼狱感受。

    “大鬼,我知道这些年来,你受尽了折磨。我也不会放过那个势力。老头子长说,放下心魔,立地成佛,冤冤相报何时了,到头来只会死更多的人,但是那可是我们门内最大的一笔仇恨,大到无以复加!报仇,也是小雨子心中最大的最沉重的事情。不过,那个势力太过庞大,稍有纰漏,便会打草惊蛇。老头子的下落不能泄露呀!”谢雨语重心长劝道。

    “小雨子,你不用再劝了,正因为这件事情太危险,所以我根本就没有打算让你参与进去。这件事情,交给我和鬼妹了!”

    “鬼你妹!放你娘的臭狗屁!交给你和她?你们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大鬼头我告诉你,虽然你能徒手打死一只肉狼,掀翻一头野猪,不畏生死,但是,现在社会的斗争,远远不只是靠有一身蛮力死磕就行,靠的是脑子,是技术!你的那套在山中,或许可以无敌,在外面,不是我说你,你太笨了,会吃大亏的!如果你一定要在这里存活,也好,当然,我知道你不会接受别人的金钱,我的也不行。这样,凭你的医术,完全可以在这里很好的生活。”谢雨生气的说道。

    “小雨子,我知道你骂我是为我好,不过,我早已经把命给豁出去了!即便我死了,也要让他们托三层皮。”

    “只可惜,这是白费心机,死不足惜!你可以把命豁出去,不过你想过她没有!她跟了你,你就得像个带把的爷们一样照顾她一辈子,而不是带着她去送死!你难道愿意看着因为你的冲动而惨死在你的面前吗?一下子死了倒好,万一被人践踏而惨死呢!大鬼头,听我一句劝,你和她好好的安家过日子,回山中也行,在都市也好,你们濮阳家可不能断了根子呀!”

    沉默,一切寂静。

    “报仇的事交给我,三年之内,我要将那个势力连根拔起,一个渣滓都不剩!”澎湃激昂的语调,让大鬼和鬼妹都是愣在原处。

    大鬼心中翻滚的厉害,谢雨说到他的痛处心坎了,关于鬼妹的事她也考虑了很多遍,他是万万不能看着鬼妹死在自己的眼前。

    而鬼妹,梨花带雨,这个妖精似得女人,第一次流了这么多的眼泪,以前,她是宠辱不惊的冰冷女人,而现在,她的情感,丰富无比。

    憨厚木讷的大鬼,干燥的眼角也模糊起来,如女人一般猛烈的抽泣了一下,这是男人长久没有哭过的缘故。

    “小雨子,你打小就是门内的机灵鬼,这点,门内没有胜得过你的。所以,老头子钦点你为下一届的掌门,我没有争,因为你是众望所归,我能做的就是扶持你,照顾你,保护你,尽我的绵薄之力让你成为一个好掌门。脏活累活我来干,光鲜荣耀的事你出面,我没有任何的埋怨,反过来,我高兴,我心里乐呵呵甜滋滋的,因为你将来一定是一个牛逼的好掌门。既然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我也不跟你瞎掰,你是未来的掌门,我就得听你的,这次就当是给你的历练――”

    大鬼说着便转身离去,谢雨不语,怔怔的眼神。

    “我们走了……”鬼妹妖异的面容,梨花带雨的小脸,看着谢雨,轻轻的说道,转过娇媚的身姿而去。

    拄着拐杖,一瘸一拐,走路缓慢,大鬼一步一步向着远方走去,而鬼妹搀扶着她,这个女人,注定要陪他一辈子。

    谢雨心内一阵凄凉,这个比自己大近三十岁的大师兄,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老了?那个从小和自己围着火架,靠兔子肉的大哥哥,腿瘸了,腰佝了――

    一股强烈的感情涌上心头,看着那个面向憨厚的老实人,微胖弓身的背影,一点一点,走起路来是那么的吃力。他,无时无刻不在维护着自己。一股强烈的暖流涌上眼眶,失声大喊:

    “鬼妹!”

    前走的鬼妹和大鬼的声音皆是颤动了一下。

    鬼妹回过头来,妖脸直视着谢雨,脸上绽放出了一朵妖莲般好看的笑容,谢雨从来没有发现,这个极度诱惑的女子,原来笑起来是这么的好看。

    “你从来没有叫过我的名字。”鬼妹破涕为笑的看着谢雨。

    “那是因为这个名字是你男人起的!”谢雨同样露出了坚毅的笑容。

    “什么事?”

    “好好照顾大鬼头,记住,是直到你死!”

    鬼妹使劲的点了点头。

    ……

    “大师兄,别人打折你一条腿,我要打折他整个家族的腿,老的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