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1
作者:马涵      更新:2017-12-19 12:26      字数:4574
    “皇兄提到臣弟小时候的事,让臣弟记起皇兄你的好,以皇兄帝王之尊,却对臣弟使用怀柔政策,不动用君臣之别,直接向臣弟下令,臣弟又岂能如此不识趣,继续装不懂?”君御清定定地看着君御邪,“皇兄是想让臣弟忘了皇后?”

    “不错。”君御邪点点头,“有时候,朕在想,若是朕与你并非生在帝王家,而是生在普通家庭,情景会如何?”

    “皇兄你是天生的帝王,臣弟相信,哪怕皇兄只是一介布衣,也难掩光华。若然皇兄跟臣弟生在普通百姓家,皇兄依然娶了萱萱如此美好的女子,臣弟同样会跟皇兄竞争。”

    “三弟可知,就凭你一句话,亵渎了朕的皇后,朕足以治你死罪。”

    “皇兄若让臣弟死,不管有没有臣弟的这句话,臣弟都得死。”

    “你倒是个明白人。可惜三弟你不是个逆来顺受的人,朕若要除去你的官职,易如反掌,若想要你的命,却必须费一番周折。”君御邪顿了下,又道,“况且,朕从来都没有想过要你的命。”

    “多谢皇兄厚爱,”君御清一脸的平静,“皇兄贵为天子,摘去臣弟的官衔,权势,臣弟无话可说。但皇兄若要臣弟忘了萱萱,恕臣弟难从命。”

    君御邪微眯起眼,他邪气莫测的眼眸中蕴上一股危险的气息,“朕是天!所说的话就是圣旨!朕念在与你的兄弟之情,好言劝你放弃朕的皇后。皇后是朕的女人,只属于朕!她是你的皇嫂!三弟如此觊觎,纯属大逆不道!朕有十条理由能降你的罪!”

    “皇兄若要臣弟的命,臣弟必定为了颖萱而设法保命,只要能留住性命常伴颖萱左右,哪怕是苟且偷生,又何妨?”

    君御清言语间透露着对我的无尽爱恋,他绝美动人的俊脸上尽是对我坚定不移的深怀,躲在树上的我遥看着君御清绝美的帅脸,心神深深震惊!

    曾经君御清提出要跟我私奔,尔后又被我说服作罢,我以为他的内心深处总有那么点怕我私奔后无官无职,受不了穷苦的生活,现在看来,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他之所以宁愿继续跟我偷情直到现在,只不过是想让我物质生活上过好些罢了,毕竟,若一介平民在物质权势上能给我的,没有王权那么多。

    君御清啊君御清,要是我张颖萱这辈子辜负了你,我必然会后悔一辈子!

    “三弟当着朕的面顶撞朕,为何,你就不愿跟朕撒个谎,说你愿意放弃朕的爱后?”

    “臣弟若撒谎,又岂能瞒得过皇兄您?”君御清苦笑着摇摇头,“若臣弟假意应承,臣弟相信,皇兄您有能力不让臣弟悄悄带走萱萱,皇兄必然以让臣弟彻底忘记萱萱为由,将臣弟远调边塞,介时,臣弟不从,岂不照样穿帮?既然皇兄知道臣弟有情于萱萱,臣弟仍能安然无恙到现在,足以证明皇兄确实无心要臣弟的命。”

    君御邪再次自斟一杯酒,一饮而尽,“无心归无心,并不代表朕不会。”

    “值此深夜,皇兄圣驾亲自到访,给臣弟一条活路,臣弟谢皇兄还顾念兄弟之情。”君御清漆黑漂亮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感动,“在萱萱入宫之前,她本来已经答应嫁给臣弟为妃,是二皇兄横刀夺爱,抢走了臣弟的爱妃。如今,二皇兄早已将大皇兄您的山河还给了您,可是臣弟的爱妃,却依然是皇兄您的皇后,臣弟只不过是想夺回原本就属于臣弟的女人!”

    “放肆!”君御邪漆深邪气的眼眸一眯,猛然拍桌站起身,“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君御邪的勃然大怒,君御清面不改色,“皇兄赐酒,臣弟身为臣子,敬酒罚酒都得喝。”

    君御邪双拳紧握,他额际青筋暴跳,邪气凛然的眸子里怒火熊烧,君御清神情紧崩,他跟着站起身,暗暗凝运真气,战火一触即发。

    躲藏在繁茂枝叶间的我,心,提到了嗓子眼。

    秋风阵阵的吹,凉意袭人,拂退了君御邪的半分怒意,君御邪俊颜铁青,“为了一个女人,真的值得你跟朕兄弟反目?”

    “从皇兄为了她废除后宫,皇兄的心中,不是早有了答案了吗?”

    “好!不狼朕的三弟,敢公然跟朕对抗!朕会让你,为你的行为付出相应的代价!”君御邪森冷邪气的眼眸一眯,袖摆一甩,大步离开驿馆。

    君御邪走后,君御清脸色僵白地沉喝一声,“郝平!“

    一名身穿黑衣,相貌平凡的中年男人走到君御清跟前,恭敬地行礼,“下官郝平,参见靖王。”

    “免礼。”

    “谢王爷。”

    “适才皇上来过,与本王起了冲突,若非这里是驿馆,今夜又正好住了几名其它小柄家前来本国进贡的来使,皇上顾及皇室颜面,未免打草惊蛇给他人看笑话,才强忍住不与本王动手。再者,皇上他心知若与本王斗个两败俱伤,得利的是二皇兄。皇上智谋过人,绝对不可能做此两败俱伤的事。但以皇上的为人,他绝不会放过本王。本王估计皇上近日会有所行动要对付本王。”

    “那,王爷可得小心了。”

    “这个自然。”君御清冷哼一声,“不过,就算他是皇上,想要本王认栽,也绝非益事。作为帝王,他要顾忌的事情太多。若皇上想买凶杀本王,以本王的武功,加之本王事先布属的护卫,本王绝对能全身而退。若皇兄要废除本王的官衔,他就必须得抓住本王的把柄,否则,无故废除本王的官衔,被世人冠上昏君的骂名不谈,若本王与一干心腹大臣,再加上二皇兄连成一气,足以动摇柄本。你是兵部尚书,皇上在用兵方面有任何风吹草动,即刻向本王回报!另外,皇上身边的几个心腹大臣的动向,也给本王盯着点!”

    “是,王爷。”郝平眉头深锁,“皇上欲对付王爷,不知王爷作何打算?”

    “哼!打算?皇帝要本王死,本王又岂能坐以待毙?本王只有先让他死,自己当皇帝才是上策。”君御清一脸的森冷,“以本王在朝中的势力,篡位不是不可能。至于本王具体如何对付皇上,你就无需多问。你只需记住,若你敢背叛本王,本王一定在死前摘了你全家的脑袋!”

    郝平神色泰然,满脸诚恳,“王爷多虑了,三年前,下官一家遭受奸臣陷害,罪在满门抄斩,是王爷出手相救,王爷对下官一家的大恩大德,下官没齿难忘。誓死效忠王爷!“

    “那就好。”君御清一挥手,“你下去吧。”

    “是,王爷。”

    啧啧,看来君御清也不是个吃素的主。君御清小小年纪,才十九岁,智谋才能方面,连五六十岁的智者都得拜下风。

    先不说君御清今晚对于皇帝的怒火沉着应对,不卑不亢,光是他三年多来,行云篡位当了皇帝,再到君御邪如今的夺回山河,皇帝换人当,中间不知有多少阴谋,死了多少人,君御清竟然能保持靖王之尊不被牵连,绝非泛泛之辈,我都佩服他了。

    我藏在大树上不舍地看着君御清颀长清俊的身影走向卧房的方向,消失在转角,我才收回视线。

    君御清离开后,另一幢楼榭的转角处走出来两个人,我定睛一瞧,竟然是祁王君行云跟一个护卫打扮的男人,看样子,行云身边的护卫是行云的心腹。

    君行云看着君御清离开的方向若有所思,他旁边的护卫开口说道,“王爷,您看要不要采取什么行动?”

    君行云一挥手,“不必,鹤蚌相争,渔翁得利!本王先静观其变。”

    “谨听王爷吩咐。”

    我算是明白,什么叫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了,君行云,你高明啊。

    看来,君氏三兄弟之间的斗争因为我张颖萱而爆发了,也许,这是必然的。君氏三兄弟生在帝王家,一生下来就与权势为伍,明争暗斗,再所难免,谁人技高一筹,才是最后的胜利者。

    君家三兄弟的斗争,非我所愿,不是我愿意看到的,可是,事到如今,局面根本就非我所能控制。

    我心底一叹,施展轻功离开驿馆,皇帝君御邪肯定是往思萱苑走了,但愿我能抢他一步先回到思萱苑,不然,我深更半夜不见人影,难以向君御邪交待。

    我借口说尿尿去了,是最不明智的,因为古代的厢房,在厢房一角的屏风后多数备着私用马桶。

    我快速施展</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