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2章 我觉得爸爸死不死都一样
作者:花开花落年年      更新:2021-03-29 08:26      字数:2346
    

    “一会写了回信,明天就可以寄回去了。”

    “那他们应该会很开心的。”小北帮邵西整理好其他信封,“以后这些信会不会越来越多,然后多得看不完,没地方放了?”

    “尽可能多看吧,如果真的很多很多,多到没地方放,那我就盖新的房子或者买新的房子,到时候一起保存起来。”就算骂人的,就像妈妈说的,也是写给他的,反驳回去就算了还是不乱丢了。

    小北眼睛一亮,“啊,这个办法好,以后我也要。”

    邵其海在他们说得最开心的时候进来了,“说什么这么开心呢?”

    “就是回信,哥哥要回信。”

    邵其海低头看了一眼,看到最上面的一封信,目光忽然一凝,猛地将信拿了起来。

    “这个地址...邵西,你怎么联系上的?我之前不是说不可以联系吗?你哪里来的地址?”

    邵西看到邵其海严肃的样子一愣,再看看信,“爸你再说什么?怎么了?这是我读者给我写信我回的呀。”

    邵其海顿住,“读者写给你的信?”

    “对啊,我刚才不是说我要看读者写的信吗?”邵西看看邵其海,拿过他手里的信封,“爸,你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什么不可以联系?”

    “没,我看错了,没什么。”邵其海目光复杂,否认之后走了,眼神复杂。

    邵西和小北对视了一眼,目光对准了手里的信封,“爸爸的反应,有猫腻。”

    “对,你觉得他什么意思?”小北疑惑。

    邵西皱眉摇头,“我也不知道...”说到这里,邵西忽然顿住,想起了之前的事。

    他好像猜出来邵其海刚才反应那么奇怪的原因了,邵西看着信封上面稚嫩的字,目光变得复杂起来。

    小北着急,“怎么?二哥你想起来了,快说怎么回事。”

    “没,没想起什么。”邵西随手将信封丢到一边,“天晚了,你快回去睡吧,等你的信来了,我和你一起看。”

    小北觉得邵西好像瞒着她什么,但他不肯说也只能走了。

    等小北走了,邵西扑到床上,找到之前丢开的信打开,这是他们第二次回信了,之前就通过一封,而邵西会选择回信,是因为这个小读者说他爸爸走了。

    小读者说他不喜欢他爸爸,因为爸爸总是不在家,三天两头不见人,总和一些乱七八糟的人混在一起,妈妈为此哭了很多,甚至差点带着他走不和爸爸过了。

    可还来不及实行,爸爸却忽然没了,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等他们接到消息去,看到的就是他的遗体。

    后来收拾爸爸遗物的时候,翻出来了两个存折,一个是存给妈妈的,一个是存给他的,没留下只言片语,只留下一笔足够他们好好生活,至少能让他长大的钱。

    后来妈妈就带着他搬家了,搬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他很不习惯这里,因为这里的人吃东西总喜欢放醋,可他不喜欢吃醋。

    这个小读者前言不搭后语的写了这些,有些地方不会写字还用了拼音或者图画代替,说他偶然间看到邵西的书,发现很喜欢,所以就写信来。

    因为还夹杂着拼音图画,会写的字写得也很大,所以写来了厚厚的一封,邵西就是被厚度吸引的,可看了之后,当时因为看得太吃力,又觉得太无聊,看了一会就丢开了。

    可后来邵西总想起他的信,大概是因为自己也经历过爸爸忽然离世,邵西后来又将信找出来耐心看完了。

    看完后没忍住回了他一封,将他写拼音的都写上字,标注拼音让他抄写十遍务必学会这些字,又告诉他去买本字典,不会写的字就查,不要再写拼音来了,他看得太累了,如果他再写拼音他就不回了。

    安慰的话邵西也不知道怎么说,只在最后说了一句,‘你其实很幸运,因为你还有妈妈,你不要怕难过,难过其实也没什么,很快就会没了。’

    想当初他们可是妈妈也没有的呢,至于难过这件事,邵西觉得难过着难过着习惯了就好了。

    邵西原本以为他这样做,小读者不会再来信了,没想到他还回了,因为比较特殊,所以小读者的名字方俞他记得挺清楚。

    就是没没想到邵其海看到信封看到地址是那么一个表现。

    邵西想到之前自己从邵其海那里听来的无名英雄的故事,想和他转移的小男孩交朋友,结果邵其海不让,说绝对不可能。

    没想到这就来了!

    想想信里的内容,爸爸不在了,妈妈搬家等等,结合邵其海的表现,邵西猜测这可能就是那个小孩!

    邵西一边小心翼翼打开信一边嘀咕,“之前不给我地址,想不到吧,我没他地址,结果他看了我的书给我写信了!真是...猿粪哪。”

    邵西喊了一声穆惊蛰嘴里时不时冒出的词语,开始看信,看了第一眼就点头,“嗯,这次没拼音了。”不过字写得还是很大。

    方俞说,他收到信很开心,而且按他的要求写了十遍将那些字也学会了,还让妈妈帮忙买了字典,字典真的很好用,他还认识了不少字。

    本来他还打算将写了十遍的作业交过来的,但是因为太多了,妈妈就没让。

    不知是不是让写了十遍,方俞说说“邵西作家哥哥,你好像老师,好厉害呀。”

    邵西看着闷笑,“是啊,我是很厉害啊,以后我就是邵老师。”

    方俞之后又念叨了一遍醋真的好酸后,好奇问,“邵西哥哥,人死了是不是真的就再也不回来了,再也看不到了?”

    方俞说他其实不知道爸爸死了为什么妈妈哭得那么难过,明明爸爸经常不在家,偶尔回家了也惹来一些闲言闲语,妈妈为此还哭过好几次,连带着他也不喜欢爸爸了,可现在爸爸死了,妈妈又那么伤心。

    明明爸爸也经常不在家呀。

    “我觉得爸爸死不死都一样,他也不回家。”

    所以开始说爸爸死了,以后再也不回来了方俞觉得没什么,也不知道他的妈妈为什么那么哭,大家还说他可怜,问他为什么不哭,可方俞根本哭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