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十五从头再来 1060章 小小队员
作者:江南一梦      更新:2017-12-19 12:26      字数:17120

卷十五从头再来1060章小小队员

紫荆huā王朝左相宋世杰,与胡忧并没有仇,到现在为止,胡忧甚至可以说是跟本就不认识这个人。www.kaixinwx.com 无弹出广告文本小说站由网友上传==&*.《》.最快更新**一开始,胡忧上船的目的,只是为了更加便利的去到青风镇,对于其他的事,胡忧都不想管。

但是当胡忧知道这条船是宋世杰的船之后,他就不再这么想了。因为这个宋世杰正是导演了黑牛那村全村屠杀惨案的罪魁祸首。这一点,胡忧已经通过多方面的查证,得到充份足的证据。

胡忧说过,要为黑牛做一些事的。不管他现在是黑牛,还是鲁游,他都帮过胡忧。要不是他,胡忧不会那么轻易的找到风小yù他们这十三个科学家。胡忧是一个重情之人,就算是在找到风小yù他们这事上,黑牛的帮助并没有那么大,但是黑牛不计报酬的给他们送吃送喝这一点,就已经足够胡忧为他做一些事。

宋世杰是紫荆huā王朝的左相,权倾朝野,势力之大还是现如今的大将军奥斯马尔之上,以黑牛的能力要动他,跟本没有什么可能。胡忧一开始,也没有想着要帮黑牛报这个血仇,但是现在撞上了,胡忧也就决定顺手干一票。

宋世杰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惹上了胡忧这么一个煞星。他这一次出来,完全是出来玩的。至于屠黑牛那一村的村民,也不过是为了发泄走错路而上来的邪火。他只是动了动嘴皮子,就把这事给干了。跟本就没有把这件事给放在心里。你这会问他这事,他怕是都已经忘记了。

不论宋世杰还记不记得这件事,这件事都是他做的。做错了事,就得付出代价。这是千古不变的道理。

船舱里,胡忧在计算着。这条水路胡忧上上下下都已经不知道走了多少次,他知道什么地方水最急,最是要命。胡忧不想让其他人知道这是一场血案,他要以意外的方式,来结果了宋世杰这个恶毒之人。

以现在的行船速度,再有一天,船就会到巫峡。胡忧决定在巫峡把这事给办了。

“风姨,一会你尽量跟在我的身边,不要走远了。”胡忧突然对道。

“怎么了?”风小yù对胡忧的计划完全不知情。

“前边的水很急,我怕这船会顶不住。”胡忧不想认风小yù知道他准备做什么。风小yù虽然已经来到镜像世界五年,但是因为几乎没有跟外界接触,她的思想大多还处于现代文明范畴。在她的脑袋里,还有法律的影响,她是无法理解个人暴力行为的。

胡忧自认这样的决定并没有错,正所谓是入乡随俗。每一个世界都有自己的行事规则。他用自己的手段解决宋世杰,也不过是顺应这一规则而已。他不告诉风小yù事实的真相,只是不想破坏他们之间刚刚建立起的感情。由于风小yù和胡忧的母亲柳飘飘关系很好,在某种程度上,胡忧是拿风小yù当母亲看的。

“这船会出危险?那要不要通知管事他们急早做好预防工作?”这话的时候,多多少少的流lù出了几分不满。因为之前胡忧一直都信誓旦旦的说这船一定不会有问题的。

通知了管事,胡忧的算盘也就打不起来了。胡忧当然不会那么做。

“我已经通知过他们了,他们知道怎么做的。”胡忧撒了个小谎,这是为了安风小yù的心。

船继续前行,没有人知道,一场计划中的灾难,正在悄悄的靠近他们。

此时,时近中午,正是用饭的时间。胡忧刚刚去了厨房一趟,回来之后,就和风小yù一块用饭。

大船甲板第三层,这是整条船位子最好的地方。//《》.《//宋世杰和他最宠爱的孙子宋yù就住在这里。此时,祖孙俩也正吃着午饭。

“yù儿,这是你就喜欢的水煮鱼片,我特意让厨房做的,你快来尝尝看。可香了。”宋世杰正哄着宋yù吃饭。由于从小庞惯了,相府上下,除了宋世杰之外,再没有人能哄宋yù吃饭。

“不要,yù儿不要吃。”宋yù把小嘴撇到一边。

宋世杰脸上lù出了慈祥的笑,这样的情况,他遇上都已经不知道多少次了。每一次,他都能有很好的办法解决这个问题。

“今天的水煮ròu片真的很好吃哟,你不吃爷爷可就全吃了。”宋世杰又使出了惯常的招术。

宋yù看爷爷吃得很香的样子,也有些心动了。

“爷爷,真的很好吃吗?”宋yù微微噘起了小嘴,道:“那我也要吃吃看。”

“嗯,真的很好吃哟。让我来帮你挟一块试试,你就知道了。”宋世杰乐呵呵的挟出一块早就已经准备好的鱼肚。虽然之前已经选过一次刺,出于习惯,他还是又再检查一次。

“爷爷,好了没?”宋yù已经被宋世杰yòu得口水都下来了,看宋世杰那边还没有好,不由有些着急。

“嗯,好了。”宋世杰按按额头,刚才在选刺的时候,他感觉头有些发晕,不过这会似乎又没有什么了。

拿过纯银打造的筷子,宋世杰正要把鱼ròu送到孙子的嘴里,就感觉整个人猛的一顿,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出了什么事,就听耳边传来‘咔嚓’一声,整个人像是踩在云端一下,完全没法受力的往下沉。

出事了!

可不是出事了吗。此时整条船都已经被巨大的水压给扯成了数段。有些小块的被湍急的河子冲得瞬间没有了影子,部份大块的,还在原处打传。

船工和管事在下层,本应该先一步发现问题而示警的。不过他们都已经服了胡忧偷偷在厨房给他们下的料,此时都已经失去了知觉,哪里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呢。

“好可怕。”风小yù的小脸整个都惨白了。还好胡忧死命的扯着她,不然她怕是早就已经被水给冲走了。

“还好我们命大。”胡忧的嘴边lù出了一丝不易查觉的邪笑。堂堂紫荆huā王朝的左相,就这么轻轻松松的让他给解决了。黑牛如果知道这事,一定很开心吧。

现在藏金楼已经jiāo还给了黑牛打理,虽然黑牛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表现出对机关巧器的过人天赋。但是有胡忧的金币支持,藏金楼已经上了正常的轨道。相信用不了多久,就算是没有胡忧的金币支持,黄金凤也一样可以很好的发展起来。

“呀,水里有个小孩子。”风小yù突然大叫起来。

胡忧放眼看去,也看到了一个衣着华丽的五六岁大小男孩。他此时正死命的抱着一根木头,在水里沉沉浮浮的。离得有些远,胡忧看不清他的表情,不过可以相像得出,他一定是吓得不轻。

“快想办法,快救那个小孩!”风小yù边叫边要往那边游过去。她除了体力没有胡忧好之外,水xìng还成。

胡忧知道那个小孩子正是左相的孙子。之前这个孩子有偷偷来看来他们。

“风姨,你别jī动,让我去。”胡忧扯了斩草除根,就算是小孩子,他也是宋世杰的孙子,能不留还是不留的好。但是孩子毕竟是无辜的,胡忧自己也是为人父母,他就算是再狠,也还做不到铁石心肠。既然老天无意收这小孩的命,那就帮他一把好了。

“小子,你叫什么名字?”胡忧边脱下身上**的衣服,边问宋yù。这里是一处河滩,河中的大船早已经冲没了。河水依旧湍急,却也相对平静的看不出之前的凶险。

宋yù此时整个脸都吓黑了,难得的是他已经不再哭泣。他此时正拿眼睛打量着胡忧和风小yù。由于水流冲击的关系,胡忧和风小yù身上的伪装都已经冲没了,黑黑的股肤变成了白sè,宋yù并没有认出来,眼前这两个人,正是那两个修船的。

“你们是谁?”宋yù看了胡忧良久,才怯怯的问道。

胡忧给风小yù打了个眼sè,对宋yù对:“我们是路过的,看你掉进水里,就对你给救上来。你可以叫我胡忧哥哥,这位是风姨。”

“爷爷都管我叫y在回答问道的时候,这才想起了宋世杰。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宋yù这一哭,就不可收拾了。边哭着边求胡忧帮他救爷爷。他还不知道,这场灾难本就是胡忧导演的,他能活在站在这里,只是因为他不该死。而宋世杰在胡忧的眼里,那是必死之人。

风小yù这会也被宋yù的哭声给nòng哭了。nv人总是感xìng的。很易容受周围环境的影响。

胡忧对宋yù摇摇头道:“你爷爷已经遇难,救是不可能的了。从今以后,你得学会坚强,你是男孩子,你行的!”

胡忧的队伍增加了一个新的成员,刚年满六岁的宋yù,成为了这个小队的一个小小队员。胡忧对他没有任何的照顾,即不抱也不背,完成让他自己走。

“宋yù,加快速度,不然一会有狼吃你,我可不管。”胡忧随口说出以前吴良经常对他说的话。记得当年行走江湖之时,吴良也从来没有抱过他一次。

“胡忧,他还是小孩子,你别吓他了!”道。

“我才不会怕狼,才不怕!”宋yù咬着牙,使出吃nǎi的劲加快速度。这已经是他加入胡忧这个小队的第三天。小小年经的他已经明白,胡忧是不会帮他的,一切只能靠他自己。

人总要经历磨难才会成长,三天前,宋yù还是一个必须要人哄才吃饭的小孩子,而三天之后,他已经蜕变成了另一个人。

又走了近一个小时,胡忧才宣布暂时可以休息。一个硬饼子被胡忧掰成了三半,其中一块小的,塞到了宋yù的小手上。

宋yù接过饼的时候,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就大大的咬了一口,似乎这硬得可以崩跳他大牙的饼子,比他最喜欢的水煮鱼还要好吃。

胡忧偷瞄了宋yù一眼,没有说什么。这孩子比他想像中的要坚强太多。叫不是记忆中并没有一个叫宋yù的名将,胡忧都要考虑是不是提前帮里杰卡尔德把一些潜在的威胁给干掉。

“胡忧,我们现在是直往青风镇吗?”风小yù问道。

胡忧看了宋yù一眼,道:“我们先去一趟làng天城。”

làng天城在几十年后,是胡忧的绝对领地。不过现在làng天城还是紫荆huā王朝的都城。那里是紫荆huā王朝的权力中心。按胡忧之前的计划,是准备绕过làng天城的,不过现在他想到那里看看,顺便把宋yù给送回家。

既然把人给救了,那就要救到底。这小子虽然tǐng坚强的,但这么丢在路边,他也活不下去。

“可是你之前说的画影图形……”风小yù担心的提了一句。

胡忧摇摇头道:“这个我有办法。”

胡忧在决定去làng天城的时候,就已经做出了全盘的计划。他准备利用宋yù的身份来过关。随机应变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东西,正是一个名将最基本的要求。

“为什么胡忧哥哥要变成我的管事,而风姨要变成nǎi妈?”宋yù一脸不解的看着胡忧。虽然他年纪不大,却也有了自己独立思考的能力。

“不为什么,因为这是我的决定。你要是同意,我们就继续走,你要是不同意,那我们又分道扬镳!”胡忧强硬的说道。

“别吓着孩子!”风小yù瞪了胡忧一眼,把宋yù拉过一边,小声解释道:“胡忧哥哥这样做是为了你的安全。也许你现在还不能明白,不过你只要记住就行……”

风小yù对宋yù的解释是宋世杰有不少的仇人。现在宋世杰出了事,那些仇人很可能会对宋yù不利之类的话。这些话都是胡忧教风小yù的。他们现在其实是在喝双簧。

宋yù似懂非懂的听完风小yù的解释,问道:“那我们这样,那些仇人就不会找来了吗?”

“不是不找,只是相对安全一些。”得有些脸热。这还是她第一次骗小孩子,心里多多少少的感觉有些不安。

风小yù以为完全就是一个骗局,她却也不知道,胡忧完全是按事态推论,这其中有七成以上的话,说的都是实事。

正所谓是一将成名万骨枯,宋世杰要坐上左相的位子,不知道是踩着多少人的头上去的。怎么可能没有仇家。以前没有,那是因为有宋世杰的势力在压着。现在随着宋世杰的倒下,那些原来不敢浮头的敌人,一个个全都蠢蠢yù动了。

làng天城!

胡忧算起来也在làng天城住了近十年,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紫荆huā王朝的皇宫。这座在几年后将会被里杰卡尔德一把火烧掉的皇宫,此时正在阳光下展现着他的华丽。

纯金打造的屋顶,显示出紫荆huā王朝的才力,也从另一个方面暴lù出了他们的奢华。一个把财富运用到屋顶的统治者,是不会去在意老百姓疾苦的。

“小子,这里是你的地盘了,你可以得意了。”胡忧拍拍宋yù的肩膀。十数天来,他对宋yù的表现还是tǐng满意的。虽然带着这小子上路,增加了他不少的麻烦,总的来说,还是可以接受。

“怎么管事可以拍主人的肩膀吗?”宋yù瞟了胡忧一眼,一副小大人的样子。

胡忧哈哈一笑,道:“不错嘛,还学会摆架子了。走吧,我们找个地方好好大吃一顿,然后各走各的。”

“那就去九天楼吧,以后爷爷经常带我去那里。”想起爷爷,宋yù的脸上闪过一丝黯然。

“好,那就去九天楼。”胡忧又一次拍了拍宋yù的肩膀。

到现在为止,胡忧也没有后悔救宋yù。这么一个聪明机灵的小家伙要是没了,还真是tǐng让人可惜的。不过对nòng死宋世杰,胡忧同样也不后悔。因为宋世杰那是该死的,该死的人,谁也救不了。

“让开,让开,让开,活得不耐烦了!”

身后传来的声音,打破了胡忧的好心情。胡忧皱皱眉头,转头看了过去。

是一对官兵正在押解犯人,也不知道这押的是什么重犯。所有的官兵都刀枪出鞘,一脸杀气腾腾的。

胡忧暗想着这是不是哪路义军的头子被紫荆huā王朝的人给抓了,好奇的多看了几眼。只见押解队里有一辆被封得严严实实的马车,从外面什么也看不到。

不会是里杰卡尔德吧。

胡忧拿透视眼扫了进去。车里关着的是一男一nv,nv的低着头,看不清楚长什么样。那男的……

那男的,胡忧只看了一眼,就猛的全身一颤。那男的居然长得跟胡忧有七分相像。

“父亲!”胡忧虽然是没有见过自己的父亲,那是在那一刻,他能感觉到,那个男的,就是他的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