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地铁都市 六
作者:死星火炮一式      更新:2020-03-17 02:07      字数:2352
  合成人这种拥有着人类外表和个性的独特机械生命从一开始被制造出来目的不是为了和人类和平共处的,它们是针对于人类弱点而设计,接近于完美的杀人机器,是智能机械开始反抗人类****的标志性产物之一。
  它们独特的感应器系统能够极为精准的测算出自身发出的每一次攻击的落点,同样也能在很远的范围内就识别出自己所要摧毁目标的一切生理数据,并在毫秒差距只间计算出针对于目标目前站位的最行之有效的攻击手段。
  “武器系统恢复完全运转状态,护盾防御系统完全运转,探测器以锁定目标生命体征,武器预热完毕…”
  在这些战斗程序的辅助下,苏若的瞳孔中清楚地投影出了一个红色的人形框架,即使隔着一堵金属墙壁,他们的行踪也依然没有逃出苏若的掌控。
  “你在做什么?”胡鑫忽然发现这位自己捡来的女孩似乎此刻面对着墙壁的时候有些不对劲。原本她那双灵动的眼睛,此刻却看起来完全没有了人类这种生物的感觉,只剩下了让人看了便会浑身不由自主发寒的极端杀意。
  他下意识的抱着身子缩在墙角,试图以这种方式来缓解些许苏若带给他的那种足以压迫中枢神经的巨大精神压力。然而就是此刻,他分明看到了这位少女的左手臂,亮起了一种仿佛是某种能量导致的光芒,隔着数米远就能感受到上边散发出的那股子仿佛烤炉般恐怖的热量。
  “你这是…”
  “躲起来,快点!”
  苏若分明看到两个站在门外的红框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一副即将要开始用力踹门的样子。当然,当他们真正把门踹开的时候,肯定会有可以拿来当武器的东西迎接这些不速之客。
  “三,二,一,踹开!”
  轰,随着一声木板门碎裂的声音传入耳中,只见两名身穿肮脏黑色补丁西服的中年男子一副阴谋得逞的表情,挂着淫笑说道:“嘿嘿,你就是那个女人吧,还真是漂亮。别妄图逃跑哦,现在蓝瞳那娘们可不会罩着你了。”
  “我从一开始就没有想要逃跑。事实上,我一直在观察你们,之前还不确定你们是不是照着我来的,现在看来不用确认了。”
  “你想做什么?你还能做什么?你知道不知道我已经在这间屋子里释放了卡瓦林毒气,就算你是异能者,这会身上的应该也会感到无力吧。”两人说罢,在那里忽然哈哈大笑起来。“而作为我们晓帝国,之前就服用了抗毒气药物,你现在马上就要…嘿嘿…”
  “话说你们人类都是这么….好色吗?”
  “哈哈哈,不是我们好色,只是为了给我们的兄弟报今天上午的侮辱之仇!你不是仗着蓝瞳罩着你,为所欲为吗?现在呢?还不是得住在这个垃圾一样的贫民区里。”其中一个个子较高的男人不屑的笑道。
  他身后那位矮个子男人明显要比他机智的多,听到这句话之后的第一反应就是掏出自己随身佩戴的自制手枪对准苏若的头部,可是不断打颤的双手却出卖了他的内心想法:“你们人类?你不是人类?你是合成人?”
  蓝瞳竟然将一个合成人带入城市内….难道说那位大人也….
  “兄弟快撤,这家伙是一台铁罐头!”
  “答对了,可惜没有奖励。”
  从一开始苏若就不打算让两个家伙活着离开。
  只见她举起自己手臂内部预热完毕的内置武器,视线中的两个红框随着武器的抬起精确地锁定了两个人的头部。苏若有自信自己两炮就能轰掉这两个家伙的脑袋,无论他们跑得再快,在智瞳精确到纳米的弹道偏差测算之下也不过是徒劳无功的求生之举。
  兹…随着一声仿佛是漏电一般的响声,只见苏若整个左小臂忽然间绿光大作,紧接着,这些绿光化作了一团散发着高温的等离子团被精准无误的直线发射了出去,看似根本不可能打到人的一次射击,却在数米之外的距离上忽然和一名正在做无规律运动逃跑的家伙撞了个正着。
  毫无疑问的,那个运气不佳的家伙随着一声凄厉的惨叫,整一个活生生的人在数秒之内迅速的溶解成了一团绿油油的恶心粘液。“看起来就像是死掉的史莱姆。”这是苏若对这团液体给出的中肯评价。
  “你…”一旁被吓坏的人不只有另一个黑衣中年人,还有这位可以称之为**丝的胡鑫,他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这个看起来格外温柔的少女,竟然是一台浑身上下透着危险信号的合成人。
  难怪她休息的时候会没有体温也没有呼吸…
  难怪她会这么有恃无恐….
  难怪….
  “放心,我不会杀你的…我又不是杀人魔王。”如果苏若能够放下正在进行第二次充能的左手臂,或许对于胡鑫来讲这句话会更具有说服力一点。
  第二个人看到同伴惨烈的死法以及这团精准命中的等离子炮,深知逃跑无望的他在距离苏若约有十米左右的距离忽然间转过身抬起手枪,怪叫着连续的按下扳机。这样的举动其实并不是负隅顽抗的表现,它只是深知抵抗无望之后人类产生的本能疯狂反应,也许该叫做垂死挣扎。
  如果苏若是个人类的话,这样的挣扎或许真的有可能杀掉对方,但很可惜,她不是。
  正如那天面对着卡洛斯的突击步枪一样,轻松的挥舞手臂将这些毫无威胁可言的子弹反弹回了射手的身上,黑衣中年人被苏若反弹回的子弹射入左半边胸膛,在里头的肌肉中开了一个约有两厘米左右的血洞。
  “唔。”黑衣人吃痛,捂着自己的胸口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大口的呼吸着空气。苏若收起了武器,大步走到他的面前,左手抓住他的脖子,问:“谁派你来的。”
  “救命….唔…饶了我…”可惜,由于用力过猛,这人的整个脖子竟然像一个气球一样在苏若的手心中被轻易地捏断了,一颗圆滚滚的人头从她手中脱落,他的眼神是那么的后悔,那么的无奈。
  “好吧….糟透了。”
  苏若无奈的摇了摇头,顺手抓起无头尸体的衣服,把手上沾染的鲜血擦掉。
  在他的衣服兜里边还找到了一沓面值不算高的粮票,但对于现在身无分文的苏若来讲算是一笔大款了,数了数,约有1000多块的样子,买那把中二龙刃搞一句有基佬拉开我裤链是不行了,不过买那把800cf点七天的手斧却是绰绰有余的。老这么暴力的把人轰成渣渣可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