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你很勇啊
作者:锅底大虾      更新:2019-11-30 12:03      字数:2191

“这便是本次拍卖的压轴物品,‘寒石簪’!”

“这是一件攻击型的法器,其属性为水,若是被水属性的修士全力驾驭,其威力堪比一般的下品灵器!”说到这里,拍卖员略显尴尬道,“小人实在是没有这份眼力,鉴定此物者乃是帝国皇家鉴定师,一位目前已经突破到金丹期的大能!所以,此言的含金量已经不用小人多说了吧?”

看着台上语气谦卑但是神色却颇为得意的拍卖员,奚忘川有些扫兴地撇了撇嘴:“才金丹期啊?所以说,这个‘堪比灵器’的噱头究竟有几分真实还真的有待商榷呢!”

“这倒不似作假。”秦锐却有着相反的意见,“他刚刚说的是皇家鉴定师,那就是说,是这个帝国皇室专用的鉴定专家。帝国皇室也算是十分了不得的修真家族了,他们都鉴定师眼力还是信得过的。”

“哦?”奚忘川顿时脸上多了几分喜色,“如此说来,这簪子当真争得?”

秦锐微笑着点了点头,而奚忘川却已经抑制不住兴奋之情了:“这台上的拍卖员怎么解释起来没完没了了?什么时候开始拍卖啊?”

嘴上虽然是这般说着,但是奚忘川也没有猴急,而是十分悠闲地端起桌上的茶杯,闻了闻杯中的茶水:“这茶水在凡间算起来已经是不错的了,清香悠远,虽然没有什么灵气,但胜在香远益清,加工炒制的火候把握的也是极好,这凡间即便是达官贵人也不见得能够天天享用。”

“看不出来,小师弟对这茶饮还颇有研究?”秦锐好奇地看着不断评头论足的奚忘川,有些好奇于自己小师弟什么时候对这凡间的茶水这么有建树了。

“并没有什么研究,实际上,今日之前,师弟从没有尝过这凡间的茶水。”奚忘川如实道。确实,这一世,他还是第一次品茶。

秦锐更加奇怪了:“那为何小师弟说得头头是道?”

奚忘川脸色严肃:“因为这样煞有介事地品头论足一番,显得格外有逼格!”

“……”

台上的拍卖员终于停止了聒噪,看他的模样,似乎还想要继续吹嘘一番,可是底下众位大爷们的脸色都逐渐开始不是太好看了。

“下面开始竞拍,此物的底价为八百块下品灵石!每次加价不得少于五十块下品灵石,还望……”

“一千块!”未等拍卖员说完,就已经有人开始喊价了。

“一千五百块!”

“两千块!”

……

竞价之声此起彼伏,很快便直接将价格推向了五千块下品灵石。奚忘川并没有参与竞价,他知道这件法器的价格不止于此,对于这件拍卖品他志在必得,也因此并不急于一时。

“六块中品灵石!”

终于有人忍不住将价格提到了一个新的高度!下品灵石与中品灵石的汇率通常是以一千为单位的,然而在实际应用之中,却没有人愿意用中品灵石兑换下品灵石。毕竟,中品灵石中无论是灵力的蕴含量还是纯净度,都是下品灵石不能够比拟的。

这一招立即吓退了不少的竞拍者,下品灵石虽然珍贵,但却并不是太过珍惜,但是一旦品质上升到中品灵石,对于一些个小门小派来说就是能够影响门派气运的大事了。

“哼,十块中品灵石!”

张仪终于还是出手了,而一出手便是大手笔,直接从八块灵石加到了十块。

这里面实际上也有不少张仪自己的算计,若是一块一块地加,很可能这件法器会以超过它自身价值的价格成交,对于自己而言绝对是只亏不赚的。然而若是自己直接一下子大幅度抬高价格,一方面可以让人觉得自己对于这件卖品势在必得,会另一些有意结交葬鹤谷张家的势力趁机收手,另一方面,也能够震慑住一些底气不足的竞拍者,很可能令自己只以十块中品灵石的价格取走这件法器!

“张公子果然大气!”拍卖员不声不响地拍了一下张仪的马屁,“十块中品灵石,还有没有哪位仙长加价?”

“十一块中品灵石!”仿佛是故意置气,也仿佛是早就准备好的,奚忘川略显稚嫩的声音再次从角落响起。

这一声,倒是惊扰了不少周围人的眼光。各宗派、家族的子弟纷纷将目光投向了这个不知死活的小子,众人疑惑不解,这小子究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居然敢跟张仪叫板?这几年来,凡是敢跟葬鹤谷张家叫板的势力,五一不受到疯狂的针对打压,这个小子究竟是哪个门派的,居然如此初生牛犊不怕虎?

“哦?小兄弟是要于我争一争着件法器?”张仪的话音平静,跟班你听不出有丝毫的情绪波动,但是熟知他的其他张家子弟皆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这件法器,小爷我就是打算跟你抢了!”奚忘川梗了梗脖子,一副倔强的模样。

这一幕看在很多人眼里,都觉得奚忘川这是在死撑,就连张仪也不禁哑然失笑:“呵呵,小兄弟,你很勇啊!”

“谢谢夸奖。”奚忘川似乎浑然不觉这句话是在讽刺,“怎么样,张公子还要加价吗?”

“当然,张某奉陪到底……十五块中品灵石!”

“十六块。”奚忘川在张仪报完价之后随口跟道。

张仪语气一滞,他深深地看了一眼奚忘川,似乎是想要将这小子的模样印入心底。随即,他也不再大规模提价:“十七块。”

“哎?张公子你怎么不提了?”奚忘川一脸小人得志的嘴脸,“那在下就不客气了。二十块!”

张仪的眼角抽动了一下,他们这次出来,身上带着的中品灵石也就二十来块,加上之前拍下的东西,实在是真的有心无力了。

“既然阁下如此执着,那张某便不夺人所爱了。”。

张仪终于还是摇了摇头,众目睽睽之下服软,这还真不是张仪的作风。但是价格再继续提上去,自己能不能负担得住还要另算,最重要的是,这已经超出簪子本身的价值了。

他张仪可不爱做亏本的买卖,拿得起放得下,这才是真正的枭雄之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