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9:想怎样?
作者:温柔的刀      更新:2019-10-10 04:49      字数:2180

439:想怎样?

十多万买一杯不知所谓的酒,对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是神经病行为,但是对于那些动不动就喝几十万元一支所谓珍藏红酒的人来说,十多万一杯,其实也不算什么。

这世上总会有傻逼的,钱平安绝不会当这种傻逼,所以,他叫了一次价后,便静静的坐在一边喝他的烧刀子,不再叫价了。

第一杯爱慕叫价已叫到十五万了,狂牛狠了狠心又加了一万,终于,第一杯爱慕被他以十六万的价格拍下。

“恭喜狂牛哥,这杯爱慕是您的了,请付款后慢慢品尝。”江秋雪替杜可欣把酒端来。

付了钱狂牛才发现,他妈的脑子烧坏了啊,怎么就花十几万买了一杯酒啊,自己是来闹事呢的,怎么就忘了。

但是,当他看到旁边酒客羡慕的眼神及小弟们鼓掌大赞的时候,心情又大快了,他妈的,第一次竞拍,自己拍得了第一杯,真的是面子大大的。

也学别人那样,拿酒轻轻啜了一小口,闭上眼,酒在口腔里走了一个来回,慢慢咽下。

酒入嘴甜丝丝的,有点像蜜,甜而香醇,像青春懵懂的爱意;但是当酒流进咽喉的时候,他感觉到一点点苦,很奇怪的苦味,让人快乐的苦味,世上竟然有让人快乐的苦味。当然有的,爱而不能恋的滋味就是快乐的苦;苦味过后,酒到了胃里,酒气一顶,胃气上涌,喉咙里是一阵淡淡的酸味,带着甜和苦的酸味,这是爱慕老去,年华消逝的酸楚……。

“好酒,好酒,真好,值,真值。”狂牛从来没试过喝酒喝的这么慢的,更从来没试可,喝酒可以喝得如此如痴如醉的,喝完之后,他轻轻拍着桌子喃喃自语,直叫好酒,直叫十六万买这杯酒太值了。

看来,杜可欣调的酒,真的有不可思议的魅力。

“老大,老大,快打烊了,怎么办啊,你不是说来闹事的吗?”小弟提醒还沉浸在酒意中的狂牛。

“你有病啊,闹事也要等那姓钱的不在再闹啊,他在这里你怎么闹,你打得过他啊,笨蛋。”狂牛敲了一下小弟的头。

“要不,我们先走,回头等她们打烊了,我们来放火,嘿嘿。”小弟说。

“他妈的,有病啊,纵火被捉到是重罪。走,先回去,明天再说,今天没机会了。”狂牛居然并不是没脑的狂人,还知道不能在钱平安面前闹事,还知道纵火是重罪。

狂牛从来没想过,黑色会搞事居然都这么难的,花了十多万喝了一晚酒都找不到机会闹事,真是郁闷。不过没关事,明天去古韵斋,他妈的,买一件东西直接说是假货。不行,这太粗暴了,得先找到目标,然后找一个假的,偷龙转凤,嘿嘿……。

狂牛花了一上午的时间去古韵斋踩点,终于选定了一个玉板指为闹事借口,这玩儿旧货市场那边多,随便找一下就可以找到相同的。

他的目标是一只绿油油的玉板指。

“喂,这只玉板指绿得那么晶莹剔透,绿的那么可爱它是帝王绿吗?”狂牛问店员。

“老板觉得他是什么玉就是什么玉,我们可不懂鉴别。”店员说。

“你们鉴宝师呢?”钱平安说。

“哦,他们午休还没过来。”店员老实说。

“那好吧,这玩儿卖多少钱?不会是假的吧?”狂牛说。

“老板,我们店明码标价,是真或假的,都会标示清楚,绝不会欺瞒顾客。”店员恭敬的说。

狂牛付了款,跑到门口偷偷换了自己买的玻璃扳子又跑回店里。

“王八蛋,差点儿被你们骗了,这玩儿是假的,我在门口对着阳光看才知道,这原来是玻璃的。各位,各位,别上当啊,这个店卖假货,骗人……。”狂牛大叫。

“先生,我们古韵斋从来不骗人,不管是真是假,都会标示清楚。”店员说。

“好,你们告诉我,这只扳指是什么做的。”狂牛把玻璃扳指递给店员。

“这是一只玻璃做的扳指。”店员说。

“哼,那你们为什么写玉板指?这不是骗人吗?看看,这单子上写的是什么。”狂牛拿出收款单。

“老板,你自己看看上面写的是什么,备注里写了,仿品,知道仿品什么意思不。还有,我们货区也写了,你看看,你刚才是从那个货架上拿的吧,你不认识上面那几个字么:赝品区。这一个货架的东西,都是赝品,是提让入门都用来对比学习的……。”收钱的店员指着单子上的字和货品区说。

“你们古韵斋居然卖赝品?我不冲着你们古韵斋的大名来的,没想到居然买到假货,看看,你们上面写,假一赔十,我不管,你们得赔钱给我。”狂牛虽然知道自己又摆乌龙了,他妈的,自己眼瞎了,跑到赝品区去买了一个赝品。

“你说的没错,我们假一赔十。这只玉扳指是假的,你同意吗?你在赝品区买到个玉扳指,你有什么理由叫我们赔给你?你如果在赝品区买了真的玉扳指叫我们赔给你还有点儿理由……。”店员的话让他想无理取闹都没借口,他妈的,现在做坏人怎么那么难啊,想闹事怎么就那么难呢。

“老大,他们跟我们玩文字游戏,这也是属于欺瞒行为,他若不赔给我们,我们就砸店吧。”一个小弟说。

“没错,你们这是玩文字游戏,是欺骗行为,如果不赔钱,我们就砸店了……。”狂牛突然觉得这小弟好聪明,他妈的,这个时候居然找到这么一条理由。

傻彪归顺了钱平安后,他的人都被偏成了杂工,保安,安排在风月无尘和古韵斋上班。而他自己,基本上是长驻古韵斋,因为风月无尘那些女人看得到吃不到,他懒得去那边。

狂牛闹事,他早已接报,只是没闹起来,他懒得现身,毕竟曾是“同道中人”。

但是,这会儿狂牛要动手砸店,他不得不出现了。

“狂牛,你是故意来找渣闹事的吧?说吧,想怎样?”傻彪带着两小弟挡在狂牛前面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