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1章 兄弟情,好假
作者:万鲤鱼      更新:2020-06-30 14:22      字数:2700
        “原来是这样,多谢这位兄弟。”

        五老和柳大哥站起身体,感谢这位陌生修者。

        “不用谢。你们没事的话,我走了。”

        陌生修者摆了摆手,便转身离去。

        五老和柳大哥彼此对视一眼,眉头都微微皱了起来。

        他们记得当时他们做了一个交易,然后就一同朝拓跋家的营地而去,走着走着,他们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五老弟,我记得我们还有个交易吧?但我现在这个样子了,看样子我们的交易要取消了啊。”

        柳大哥忽然开口。

        五老点了点头道:“是啊,各大家主已经回来了,你想出手也没有了机会。不得不说,那小子的命还真大!”

        “不然,我跟你去一趟拓跋家,然后再寻找机会?交易的内容不变?”柳大哥试探地开口。

        “不了,已经没机会了。”

        五老叹了口气,有家主在,谁能在拓跋家进行暗杀?那是找死。

        “柳大哥,我们就此告别吧。来日有机会再见,到时候我们一定要好好喝一顿酒。”

        “老弟等等,有句话我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柳大哥,你说吧,我们之间有什么不能讲的?我们可是从小玩到大的。小时候,我被人欺负,都是你替我出的头。”

        “你记得这些事情就好,虽然我们的交易没有达成,但那颗白针果,你能不能送给我?反正白针果对你也没有什么用了。但却能提升我一层修为,让我直接进入到灵寂期第九层。”

        “送给你?”五老当时就皱起了眉头。

        “老哥也不白要你的,我这里有一把黄级中等长剑,同你交换如何?我知道黄级中等战剑的价值不如白针果,但今后你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只要老弟你一句话,老哥肯定帮。”

        五老没有说话,像是在思考,好一会才道:“柳大哥,恕弟弟我不能答应你,这白针果我还要给少爷留着。原本想着,如果你能替少爷除去心头大患,我就送给你,但既然你没有……”

        听到这里,柳大哥脸色一沉:“不要再说了,我已经明白了。不给就不给吧,我就知道,这年头,什么兄弟,什么誓言,那都是骗人的。走了。”

        柳大哥挥了挥手,洒脱转身离开。

        五老看着柳大哥离去的背影,眼神有些复杂。

        还记得十五六岁的时候,他和柳大哥义结金兰,共同宣誓,同生死,共患难。那是何等的豪情万丈,英雄情长。

        但随着年纪一点点增大,以前的兄弟感情,回想起来,尽管会让人感动,会让人唏嘘,却又像是一个笑话。

        同生死,共患难,却无法共富贵。这就是所谓的结拜兄弟。

        在修者的世界,哪怕亲兄弟也会为了资源而自相残杀,更何况结拜兄弟。

        出来混,还能讲义气的人,太少太少了。

        叹了口气,五老也转身离去。但他叹气不是因为兄弟感情已经消失,而是叹气还是没能杀死张逸风。

        这次本来是一个极好的机会,没想到所有人都会沉沉睡去。

        不得不说,这个张逸风修为虽然不怎么强,运气却是极好的。

        十多分钟后,五老回到了自己的营地。

        “五老,你去了哪里?”

        看见五老,拓跋龙的声音传来。

        “少爷,我去逛了一圈,不知道怎么就睡着了,还是被一个陌生人叫醒的。”

        拓跋龙忽然皱起了眉头,道:“你的储物戒指没丢吧?”

        “储物戒指?在手上呢。”

        五老下意识地用手摸了摸戒指。

        这一摸,他脸色巨变。怎么手感不对?

        “不好。这不是我的戒指!一定是被那个人趁我昏迷,换了戒指!”

        五老脸色阴冷,修者的储物戒指,可是修真的命根子。里面有修者这一生的资源和积累。

        五老的眼神,像是一把利剑。说着,他转身就走,估计是要寻找那位将他叫醒的陌生修者。

        “别去了,这么多修者,你去找也是大海捞针。怪只怪你到处跑,不留在自己的营地。”

        “少爷,储物戒指就是修者的命,现在有人夺了我的命,我就必须取了他的命!”

        “你找不到的。再说,是不是那个人你也不确定,毕竟你昏迷了那么久。”

        “我……哎!该死的杂碎!”

        五老脸色阴沉到了极点,本来是打算出去找机会杀张逸风的,没想到偷鸡不成蚀把米,张逸风不仅没杀着,还丢了储物戒指。他手指头上带着的这枚储物戒指,空间只有十个平方左右,而且里面空无一物!很明显是被人掉包了。

        同一时间,另外一处营地。

        柳大哥右手一番,一枚储物戒指出现在手中。

        “老弟啊,既然你不认我这个老哥,也别怪老哥我偷走你的储物戒指。谁让我比你先醒来呢。白针果,不还是我的吗。”

        兄弟情义,在现实和利益面前,犹如纸糊。

        正如两人重逢时柳大哥说的那样:四十年未见,不知人心变没变。

        这句话看似对五老说的,实际上也是对他自己说的。

        估计五老就算怎么猜也猜不到,他的储物戒指是柳大哥偷走的。

        ……

        时间流逝,大约一个时辰后,陆续有家族离开了。

        拓跋家和苏家的人也重新上路。

        这一次,拓跋英华和苏磊同坐第一辆车。两人似乎忽然之间有说不完的话题。

        所谓的话题,总是在地位对等的时候才会有。

        如果一个人地位比你高,他自然不会同你多说。这就是现实。

        不知道有意还是无意,这一次拓跋龙和苏芷柔安排在了一起。拓跋龙一路上也在寻找话题,可惜,苏芷柔却对他爱理不理。

        当一个人对另外一个人产生厌恶的时候,以往觉得好的地方,也会让你反感。

        反之,如果一个人对另外一个人产生了好感,哪怕对方是在吃屎,你也认为是香的。

        人的感情,的确很奇妙。

        张逸风也同拓跋龙和苏芷柔同一辆车,但张逸风一上车就闭目养神,一句话都没有说。

        他在脑海里,不停刻画领悟阵法。祭祖之地的两道阵法,那股韵味,值得他回味。这对他的阵法等级很有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