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有贼
作者:颜小宛      更新:2018-01-20 16:42      字数:2428
    盛利素来是个能忍的汉子,他的胳膊掉了块指甲盖大小的肉,救搭档他的村民时不小心被尖树枝刮掉的。

    李香香那一下恰好拍中伤处,坚强如盛利,愣是没泄露出半点难受,乐呵呵地跟家人吃肉聊天。

    盛家四口人放开肚子吃肉,美美地享用了一顿油水足足的全肉宴,两个小的吃饱没多久就瞌睡,很快回房休息。

    李香香刷了碗给丈夫端去祛湿驱寒的药汤,进门时正好看到盛利手臂上的伤口,吓得她的手差点松开,一个颠簸,碗里那好不容易熬好的药汤洒出来不少。

    她的心里又慌又急,语速很快带着哭腔:“孩子他爸,你手臂上的伤咋弄的?你咋不点早点跟我说?”

    她快步走进来,放下碗细细地察看盛利的伤口,血是止住了,但没敷上止血的药草。

    李香香抹了眼尾,随即镇定下来出门去将止血药草捣碎,眼泪不断地掉入那药草里。

    丈夫掩饰得太好,她只当他没受罪,哪知道他的手臂都掉了块肉?

    这比拿刀子剜了她的肉,还让她难受。

    她宁肯掉肉的是她。

    盛利急急追出来,看她背对着他一边捣草药一边抹眼泪,竟愣在那里,傻傻地看着她。

    李香香好不容易捣好药草,挖了出来准备送回房里去给盛利敷上,转身就看到冲她傻笑的丈夫,眼泪掉得更凶了。

    只眨眼的功夫,她就看不清楚丈夫的脸了,浓浓的水雾蒙住了她的眼。

    “香香,帮我上药。”盛利笑着将受伤的手臂伸出来,一个劲儿地朝她笑。

    香香曾说过,她最喜欢看他笑,那会让她觉得很幸福。

    所以,再疼再难受,盛利都想笑给她看。

    李香香几乎要大哭出声,这傻子存心想让她哭,明知道她心里难受,干嘛还笑得那么开心?

    盛利握住她的手,温情脉脉地望着她哭泣的脸:“香香,我喜欢看你笑。”不喜欢看你哭。

    李香香想瞪他,却让眼泪掉得很快,最后只得抽噎着将药草敷在他的伤口上。

    她一句责备的话都说不出来,只求丈夫以后不要再受伤了,她看一眼就受不了。

    这天夜里,李香香闭着眼睛,人也没动,但她就是没睡着。

    凌晨三点左右,李香香听到了奇怪的声音,她倏地睁开眼竖起耳朵仔细听,果然没听错。

    她不想惊动盛利,但她一动,睡在她身旁的男人就醒过来了。

    “孩子他爸,有贼。”

    李香香听得真真的,有人趁夜摸进了他们家,目的自然是为了投盛利搏命得回来的食物。

    关于这点,盛利已然有了心理准备,他跟林满仓出力最多,分到的食物也最多。

    自然有那些个心怀不轨的家伙,会打那些食物的主意。

    林家有六个兄弟,寻常人不会也不敢打林家的主意。

    而盛家只有盛利一个壮实的汉子,柿子捡软的捏,自然就有人半夜摸进来偷食物了。

    盛利没打算单独行动,而是凑到妻子耳边跟她商量:“你拿上家伙,待会儿别出声,打显眼的地方几下就收手。”

    “成,你小心些。”李香香垫着脚抓了碗口粗的木棍,悄然跟在盛利的后头。

    皎洁月光的照耀下,盛利确定了那贼在厨房里翻找东西,他给李香香挥了下手,示意她躲起来,等那贼人落荒而逃时,狠狠打他几下!

    盛利故意装出一副被野猫吵醒的样子,在院子里找了一圈,还特地在厨房门口来回打转。

    最后盛利拉开厨房的门,随便看了看,关上门的同时嘀咕:“哪来的野猫?大半夜的不让人好好睡觉。”

    盛利很快就走了,那贼人找了半天啥都没找到,又担心盛利进厨房来找“野猫”,再不甘心也只得离开。

    那贼人自以为很隐蔽地出了门,没走几步被人打了几闷棍,他慌不择路地跑出去,连回头看一眼都不敢,生怕被盛家人认出来。

    盛利从角落里出来,亲昵地搂住妻子的腰肢,亲了她脸颊一口,与有荣焉地夸道:“香香,你打得真好!”

    李香香丢下手中的木棍,抱住他的腰无声地哭泣:她恨不得把那贼活活打死,那些食物是她的丈夫拼命得回来的!

    她绝对不容许人将这些食物抢了去!

    盛利任由她抱着哭,等她平静下来才背着她回屋歇着。

    第二天,盛利夫妻难得起晚了,他们头一次没给孩子们做早饭,自己都顾不上吃就匆匆下地干活。

    还未到饭点,盛家升起了阵阵炊烟,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

    村里最是碎嘴的林小玲嘴里的哈喇子快掉下来了,伸长了脖子看,“谁家这么早做饭啊?”

    林小玲是村里出了名的懒婆娘,同样是出工干活的,人家干了十分,她最多就干三分活!

    要知道这年头不管你干多干少,只要你出工干活,不偷溜回家,队长给你记的工分是一样的!

    这太打击农民生产的积极性了!

    谁都希望啥都不用干,地里的庄稼能长得好!

    然而这是不可能的,庄稼娇贵得很,不好好侍弄就能给你来个颗粒无收的下场!

    所以,为了有口粮吃,村里人大多都是踏踏实实干活的,只偶尔出了个像林小玲这样的被人戳脊梁骨的懒婆娘!

    最是瞧她不上眼的林月娥嗤笑道:“嗤你该不会是想去抢食吧?”

    林小玲恼了,指着林月娥的鼻子骂道:“喂!你别乱给我扣帽子!我说林月娥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抢食了?我不就说了几句话嘛?骂了你还是诅咒你了?你咋回事儿啊你?我说我的,你管我做什么?你别以为你男人是队长,老娘就怕了你!”

    林月娥一把将她的手拍开,哼笑道:“你要是真怕了我才好咧,明知道我男人是队长,你在我跟前还敢这么懒洋洋的,也不怕别人耻笑你。”

    她说完这话就提着工具往另一边去了,她们组分配的任务还没做完呢,哪有那闲暇时间跟林小玲这懒婆娘斗嘴?

    今早抽签时,林月娥发现她跟林小玲一组,气得她把中午的粥给喝光了!

    跟这个又懒又馋的女人一组干活,她真是倒了八辈子霉!

    “林月娥,你骂了我就想走?当老娘好欺负的?我要去找队长给我评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