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忘恩负义的徐大海
作者:锋临天下      更新:2018-01-07 18:40      字数:2372
    “靠,过敏啊,那不会死了吧?”憨皮连忙把手放都徐大海鼻子上试了试。

    他想看看徐大海还有没有气,因为这个时候的徐大海连动一下都没有。

    “不会的师傅,他可能只是睡着了而已。”

    “没死就好。”憨皮松了一口气。

    徐大海死不死的对憨皮来说无所谓,但是绝对不能死在家里,如果死在家里,那就麻烦了。

    猴子说的没错,徐大海只是睡着了而已,让蚊子和蚂蚁折腾了一夜,可以说是筋疲力尽,天亮了以后蚊子没了才睡着,这个时候睡的正香。

    “哥,要不然把他给放了吧,别出什么事。”

    “不行,现在还不能放,等一会吃饭的时候,把他给叫醒,今天不让他叫爷爷,绝对不放他出来。”

    “水……水……”

    就在憨皮他们准备吃饭的时候,徐大海醒了,可能是被憨皮他们给吵醒的,醒过来以后就要水。

    “想喝水啊,可以,叫几声爷爷让憨爷听听,哦,对了,还有陈晓姑奶奶,猴子叔叔,小玉姑姑和小琴姑姑,如果叫的好听,憨爷就给你水喝。”

    说实话,如果就憨皮一个人在这里,徐大海可能真的就叫了,可是当着小玉小琴的面他真的叫不出来,为什么,因为小玉这丫头是个大嘴巴,估计徐大海现在叫了,半个小时不要,整个大院的人都会知道,那他徐大海以后还能抬起头。

    “饭菜送过去了?”

    “是的师傅。”

    “嗯!坐下来吃饭吧。”

    在徐大海没有被放了之前,憨皮也是尽量不去胡爷爷家,免的徐大海怀疑,要是让徐大海知道了李雨熙的存在,估计又要弄出来什么幺蛾子。

    吃完早饭以后,憨皮蹲在徐大海面前说道:“如果想喝水,如果想让我放了你,以后我们进屋以后你就开始喊,就在,喊的声音要让我们听到,如果听不到还不算。”

    “憨皮,求求你,给我点水喝。”

    “想喝水啊,可以,就按我说的叫。”

    让进了屋的憨皮听到,那不是半个院的人都听到了,这样徐大海就更不会叫了。

    “走,咱们进去。”

    留下陈晓一个人收拾碗筷,憨皮拉着小玉小琴进了屋里。

    猴子连忙给憨皮沏了一壶茶,然后给憨皮倒上。

    “憨叔,我去帮陈晓姨去。”小琴这个时候站起来和憨皮说了一声,然后就跑出去了。

    看到小琴跑出去以后,憨皮摇了摇头,这丫头去干什么憨皮还能不知道,她哪是去帮陈晓,分明就是去给徐大海送水。

    不过憨皮没有阻止她,这丫头太善良,憨皮想让她知道,有时候善良并不是好事。

    憨皮猜的没错,小琴是去给徐大海送水去了。

    这徐大海不知道是因为渴了,还是因为身上过敏,喝水喝的有点多,一下子喝了四碗,虽然憨皮家里的碗不是很大,但是装上半斤多没问题。

    。。。。。。

    “憨皮爷爷,憨皮爷爷。”

    两个小时后,徐大海在院子里喊了起来。

    在屋里喝茶嗑瓜子的憨皮他们当然听到了,可是大家都装作没有听见,也不是装,主要徐大海没有叫完,憨皮可是让他连陈晓、猴子、小玉和小琴都叫上。

    徐大海为什么这个时候叫了,因为他憋不住了,刚才喝了那么多水,现在尿急了。

    “嘿嘿嘿,叫吧,慢慢的叫。”

    “哥,要不把他放了吧。”陈晓都听不下去了。

    这徐大海真是太贱了,竟然连这个都能叫出来。

    “放是要放的,不过要等一会,等他什么时候把你们都叫了以后,我再去放他。”

    徐大海刚开始就叫憨皮一个人,后来把陈晓她们也都给叫了,只是这叫的声音有点小,而且是越来越小,到最后没有声音,这时候已经过去半个多小时。

    “猴子,出去看看怎么不叫了。”

    “好的师傅。”

    猴子站起来拉开门就出去了,不过马上又跑了回来。

    “师傅,那个,那个……”

    “什么这个那个的,有什么话快说。”

    “师傅,那个徐大海尿了。”

    “噗!哈哈哈,太好了,走,我们出去看看。”憨皮说完站起来就往外面走。

    听到脚步声,徐大海用那一条缝的眼睛恶毒的看着憨皮,这一会他恨不得把憨皮抽筋剥皮。

    “你说说你,早知今日何必当初,知道我被人扔臭鸡蛋和烂菜叶的时候是怎么想的吗?知道我被你们捆起来游街,然后在脖子上挂个牌子的时候是怎么想的吗?”

    “知道我被你们批斗的时候是怎么想的吗?我告诉你,和你现在一样,恨不得把你们剥皮抽筋。”

    听到憨皮这么说,徐大海一句话也没有说,因为他知道,憨皮说的是事实,憨皮那个时候,估计比现在的自己更恨吧,怪不得他下手那么狠毒。

    徐大海到现在,还是认为他那两个心腹是憨皮打的,可惜他没有证据。

    “唉!算了,你走吧,记住,以后不要落在我手里,要不然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以牙还牙。”憨皮说完就站起来把石桌搬开了。

    不知道是因为尿裤子了还是被压的时间长了,徐大海竟然还趴在地上没有起来。

    “咦,不想起来是吧,那行,那就再压一天。”

    徐大海听到憨皮这话,那还有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嗖”的一下从地上爬起来,连忙跑到中院和后院的走廊里。

    “憨皮,我记住你了。”徐大海这个时候还不忘了放出恨话,说完以后又指着小琴说道:“还有你这小丫头片子,我以为你是好心,没想到你比憨皮还恶毒。”

    徐大海说的当然是小琴给他水喝的事情,他以为小琴是故意的,故意让他喝那么多水,然后让他尿出来,他就没有想过,是他自己要喝的。

    “徐大海,你他娘的再废话我压你一辈子你信不信?”憨皮说完做势就要过去。

    “你们都给我等着。”

    徐大海跑了,被憨皮给吓跑了,他当然没有回家,也没有去轧钢厂革委会,而是去了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