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六章 直指凶手
作者:万世听冬      更新:2018-01-20 18:32      字数:2224
    收回目光,等韩连翘再次回想一下那司机的长相,却发现他在自己脑海里并没有留下什么印象,韩连翘的记忆力虽不逆天但也不差,再加上她人年轻,见过的人就算没用心记住,但只要时间没有超过半天,再次回想的时候也能记个八、九分,哪像现在明明见过这个司机前后也没超过一分钟,却丝毫想不起那人模样。

    应该说只要目光从他脸上移开,便再也想不起他的样子了,韩连翘从没见过这样毫无存在感的人,如果不是傅斯奇看见司机左耳朵下边多长了一处肉瘤子,估计只一面之缘的话,没人会记得他,除非相处久了。

    “阿奇,为什么我感觉这个司机没什么存在感?而且还想不起他的样子,”

    “一般来说,司机、私人助理、保镖之类岗位的人选一般都会找些不起眼的,这样叫他们去办事也不会太引人注目,而那些太好看的或太丑的人目标就大了,”主人家总有些私密的事或不好宣于人口的事要办,这种情况下自然不想被其他人发现,所以为他办事的人长的越不起眼越好,就如这次,傅斯奇他爸派人去暗中查找她姐,徐佳、徐兰兰又比较熟悉他们家,所以派去的人傅斯奇不用想就知道是那些平时很不起眼的人,所以才没有被她们发现,“刚才那司机就是这类型的,不过却毁在那肉瘤子上了,”说到后面,傅斯奇的语气中还有几分,遗憾?

    “我想到了,”韩连翘脸上多了几分纠结,又有几分焦急,“阿奇,今天可能没办法出门了,我要去打个电话,”说完也不等傅斯奇回答,扭头回去了。

    “四哥,你上次打电话不是说那货车司机有问题吗?你还找人去了他住的地方,”等电话那头一接通,韩连翘便迫不及待的开口,“是不是打听到车祸前几天有陌生人来找他?”

    不管是农村还是城里,只要住的地方周围并不是只有自己一个人,那么,别说你每天吃什么,就连你家的私密事都能被打听出来,更不用说有陌生人上门,毕竟很多人大多都是在某地一住就是好几十年不会挪窝,周围邻居的亲戚早就认齐了,所以韩连毅去打听的时候,自然听起别人提起案发前有陌生人来找货车司机。

    韩连毅以为找到线索了,结果是空欢喜一场,因为就算是他们那里最喜欢到处八卦别人的妇人也想不起来找货车司机的人长什么样,明明十多年前借了谁十斤红薯都记得清清楚楚,偏这事却记不住。

    “对,后来又让人打听了一遍,那人长得寻常,没有什么特点,只不过有一只耳朵下方长了处肉瘤子,”韩连毅为了把那人长相打听出来,光钱都老洒了小一万,后来知道那人的耳朵上有处肉瘤子,可是不管怎么找都找不到那个人,仿佛他是凭空出现的,如今韩连翘询问,韩连毅自然全都讲了出来。

    “是不是左耳?”那时韩连翘过的浑浑噩噩的,有很多事听过就忘了,这件事也是如此,如果不是事关车祸真相,她潜意识的记住了,估计也会抛于脑后,根本想不起来。

    “你怎么知道?”韩连毅清晰地记得,他虽然提起这事,但讲的并没有那么详细,至少长肉瘤子的具体位置他并没有对他妹说,“你是不是见到这种长相的人了?”因为不是这样,怎么解释得了?

    “我在李雪莹那见到的人,长相跟你描述的一模一样。”

    韩连毅一直都不喜欢李雪莹这人,觉得她心计重,如果不是妹妹没有玩伴,又自信有他在不会让李雪莹有机会伤害妹妹,可是结果却打了他的脸--妹妹只差一点就溺死了,也是经此一事,他发现妹妹开始远离了她,韩连毅就没有出手,而后来李雪莹没考上大学倒让他有些意外。

    不过他们关系不好,自妹妹她绝交后更是没有来往,这念头就一闪而过,后来生意做大了,韩连毅就想脱离霍唯的掌控,而代替他的就是李雪莹,而这几个月,爹娘车祸去世,妹妹又昏迷不醒,自己的生意更是有人在暗中针对,以往一直合作的厂厂皆一一毁约,宁愿赔付违约金也不愿再继续跟他合作,而新的合作方一时之间又寻不到,每天的损失简单让他肉痛。

    他原以为只是自己今年犯太岁--运道不好,但是听韩连翘这么一说,再联想到李雪莹这种一朝得势便会报复的性子,明明她现在有钱,却依旧连亲父母都能舍弃,这种人什么做不出来?韩连毅不得不将这两件事情放在了一起思考。

    “四哥,李雪莹这个人本就冷心冷血,她能做出什么来我都不会怀疑,而且我又在她身边见到跟货车司机在车祸前见过的那个人,所以我相信这件事情一定跟她有关,”韩连克孙下意识的便想到上辈子她同样是害韩家家破人亡的一举一动,明明她当时已经比韩家走的太远太远了,都依旧没有放过她,如果刚开始韩连翘只是有点怀疑,那么多出一辈子经历的她就敢确定这事跟李雪莹绝对脱不了干系。

    “李雪莹?”韩连毅的目光忽然冷了起来,这个女人的确有这个动机,这种人别人对她好那就是应该的,如果收回这份好就会心生怨恨,却忘了别人以前对她的好,所以有朝一日她得势后会报复的可能性很高,

    “是啊,她不仅有实力又有理由,除了她,我根本想不出还有什么人会这么做,”韩连翘现在就认定凶手是李雪莹了。

    “好,这件事情你不用操心,我会着手好好调查的,”现在不像前几天没有一丝可供查找的方向,有了怀疑,韩连毅便能够去求证,只不过他连三个哥哥不曾叫来帮忙,自然不肯把唯一的妹妹卷入其中,想了想,韩连毅不放心的开口,“如今最要紧的是你好好的把身体养好,而且你是不是已经跟李雪莹打过照面了?如果她是背后的狠手,那么你现在就很危险,你最好赶快回来或转移位置。”

    韩连翘貌似听话的连连答应,但挂了话筒后,一张脸完全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