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5、不要脸赢天下
作者:中秋月明      更新:2018-01-07 16:06      字数:4440
    乔莹娜笑谑了:“我可不跟你做姐妹,女人之间最好还是用仇恨来连接比较好。”

    这话真是有感而发。

    还是因为伊莎,因为哪怕一群人出来吃晚饭,伊莎依旧摆着张拒人千里之外的脸,白浩南开自己那辆克莱斯勒载三位孩子妈一起上街吃饭聚一下,小婉多有眼力价,说自己留在风铃神画公司陪陪孩子,李琳却欢天喜地的想跟着一起逛蓉都,乔莹娜发话:“一起,都一起,姑娘多,老白高兴!”

    伊莎就上车坐到司机后面航空座椅上抱着手臂一声不吭,还扭头看外面,也不跟身前的司机废话。

    乔莹娜却安排小婉坐副驾驶,自己到最后面搂着李琳说话,于嘉理只剩下门口的老板座位,和伊莎并肩,还好有她的司机殷勤关门,可惜她放下架子主动几次开口跟少数民族姑娘聊商业、明星或者衣服,伊莎都直接不理,充耳不闻的那种,只有李琳时不时的咋呼让车厢里面不至于冷场尴尬,白浩南看后视镜里,乔莹娜一路都在对李琳上下其手,怪不得那娇喘连连,还有闲心劝于嘉理:“别管她,共同的兴趣爱好,都不可能维系太多感情,还得是仇恨,我们以前在一起,最爱痛骂的就是那个花心不要脸的男人,所以我们才有姐妹情谊,但老白回来,这心散了,队伍不好带!”

    于嘉理专门从桂西赶过来,莫名其妙变成拱手放弃争夺大老婆的地位,实在是在做女人这种事情上,甘拜下风,说到底这也才是她的初恋,反正正儿八经的第一次恋爱,和情场翻覆,还成天都在吟唱爱情的女歌手相比差得不是一点半点:“老白!听见没?”

    白浩南不按理出牌:“日料吧,我看那家店档次还行。”小婉已经眼疾手快的抓着手机,从灯箱广告牌上找到电话号码打过去定位子了。

    吃什么都不重要,找了个能坐十来人的长桌包间,于嘉理还遗憾:“完全能凑一桌嘛,绝对的气势磅礴,那位陈小姐没来,生了三胞胎的女神啊,还有宋娜挺好玩儿的,说话嗲嗲的但狠得要命,二话不说去当了尼姑,剃光头啊,然后说还俗就还俗了,还带了个小尼姑,啊,不说还好,那个小尼姑你们看了就知道什么叫美人胚子,光头的时候就……我算是知道《笑傲江湖》里面那什么淫贼会念念不忘小尼姑了,才十来岁出头!”

    说到这里她也有点牙痒痒:“我也觉得仇恨是个很有凝聚力的事情了!”

    翻菜单的白浩南偏偏哪壶不开提哪壶:“这周去检查没,带冰镇的你不能喝吧?”

    于嘉理又甜蜜了,做作回应:“谢谢!”

    说完还给乔莹娜解释:“认识他的时候我蛮胖,就是花痴他,现在还是有点!”

    伊莎重重的把那日式烧造杯子垛在桌面上,李琳本来眉开眼笑翻那好看的菜谱,吓一跳。

    乔莹娜懒洋洋:“喏,伊莎,以前你什么话都听,现在明显不一样了,我们一直装着没想过他回来的那天,现在终究要面对现实,对不对?”

    伊莎握紧杯子的手指节都在发白,估计非常用力,随时可能爆发的那种,但于嘉理不怕:“刁蛮展现下小情绪就够了,但一辈子不可能拿这个来过活,我看了你们做的电商公司,四年多时间,充分发挥了你漂亮、吸引话题、又能吃苦耐劳,节约创业的特点,但做孩子母亲,这种对抗情绪无助于解决问题,打打闹闹那一套更是行不通。”

    伊莎真带着仇恨:“关你屁事!”

    白浩南看了看:“要不我们去吃印度菜吧,那都是手抓的,那啥,李琳,我俩换个位置,我坐她旁边比较顺手,你生气了可以拿筷子捅我的,卧槽,这日料筷子很尖啊。”

    小婉一直低头认真的研究烧陶杯子上的纹样,李琳表情有点小尴尬,可能不习惯这种毫不留情的交流方式,但还是换了,白浩南坐伊莎旁边,他点了个大号套餐,就继续研究菜肴。

    长长的桌面就成了他跟伊莎并排,面对仨姑娘,乔莹娜坐靠近白浩南的端头。

    于嘉理就更敢说了:“争强斗狠只会毁了你的心境,如果你不调整好,带着怨怼的情绪投入到工作中去,随时可能毁了你辛苦几年建立起来的事业,这种案例我接触过很多,而且刚见面我就说了,论狠,缅北那母女俩,都是敢当面拿枪杀人的,关键事后还若无其事,你这啥都算不上,就是小性子!”

    伊莎眼神都有厉色了,乔莹娜缓一口气:“脾气是一个人的灵魂,莎莎你一直都是个有性格的女孩子,但无论放手还是别的什么,都可以心平气和的谈,风铃神画的股份我可以不要,但我们起码还是朋友,可以用朋友的态度说话。”

    伊莎对她还是要好点:“你变了!你骂他那么凶的!说了你要找上门去先骂他的!”

    乔莹娜笑:“好好好,我无耻,我下流,我觉得我用股份来感激你让我去,活生生的看见他变成跟以前截然不同的样子,我就觉得幸福了,而且好歹有了几天单独相处的缓冲,但我不用把我这种状态跟你分享传播,每个人感受不同,我也承认这几年跟你们骂他,大多数时候是逗着你们玩儿,我也知道你俩心情肯定比我复杂。”

    菜肴端上来了,精美繁多,白浩南心安理得的给姑娘们挟菜,但先从伊莎开始,然后坐回来还探身观察:“流口水的习惯好了?”

    伊莎用尖尖的筷子挟着色彩艳丽的料理放嘴里,其实动作搭配她的白脸蛋跟红裙子,真心像一幅画,起码也是摄影作品,但听了这句眼角就快速眨几下,有潮气出现,下颌有咬紧的忍耐。

    白浩南无所谓的:“开心点,你当我不在嘛,跟几个朋友一起吃饭,要不晚上我就先回江州,把几个孩子都带过去,那边现在都忙疯了,正好带他们陪大哥玩几天,白豆应该是大哥了,嗯,在还没有新的孩子出现前,他就是大哥了。”

    伊莎忍不住怼他:“不许!山山不许跟你走!”

    谁曾想白浩南一点都不抵抗:“你舍不得,那就不带走,不过其他四个我都带走,梦丁我能带过去玩几天吧?”

    乔莹娜简直鲜明对比:“行啊,反正又不远,带过去我也能随时过去看看,不过晚上得跟我过去医院吃个夜宵,以前的那些朋友都知道你的身份了,很高兴,要聚一下,不过这次我没邀请你的护士妹子们,不介意吧?”

    伊莎又表现出来姐妹情义了:“陈姐也不许把孩子带走!”

    白浩南点头:“她我就更亏欠了,按说呢,我应该马上飞粤州去找她,跪下来让她打一顿出出气或者搞个浪漫场面讨好下,都是蛮不错的,但刚过来见着你又跑,那就太不要脸了,而且这两天确实得回去江州,等手里的事情处理完再说,我现在的心思在球场上,要打要杀随便你们,错都错了,对吧,高兴点。”说着又给伊莎挟菜。

    伊莎还是摆不好表情,就冷笑:“还逼我高兴?那我拿刀杀你你别躲啊!”

    白浩南理直气壮:“我又不傻!”

    于嘉理她们才惊闻真的有动刀,熟悉伊莎性格的乔莹娜还做个鬼脸,结果李琳就扑哧了,主要是白浩南说不傻的时候还做了歪嘴流口水的二傻子形象,生动而不惜血本。

    伊莎其实才是年纪最小的吧,看着还是个小白脸蛋的少女啊,现在使劲抿嘴皮就是在忍耐笑意了。

    白浩南多没有偶像包袱的,看见有门还不赶紧翻窗趁胜追击?索性站起来:“今天也是难得,各位美女赏光坐在一起吃饭,我表演个节目,当初在山里朝伊莎卖弄风骚的舞蹈,希望大家看了有个好胃口……”

    然后根本和人家日料店清幽的背景音乐不相符,白浩南立刻在宽敞的包间里面用一个华丽丽的肚皮舞动作开始,刚吃了口天妇罗的小婉噗的把东西都吐出来了!

    本来就笑神经发达的李琳立刻发出唧唧唧的拖长杀猪般笑声!

    于嘉理彻底呆滞,在她眼里白浩南始终还是帅气又俊朗的,哪里会有这种满脸淫荡可又二傻子似的流口水表情,踮着脚尖使劲摇晃肚皮,偏生他又没什么大肚腩,就只能甩胯,怎么猥琐怎么来!

    乔莹娜也笑,可只笑几声就捂了自己的嘴,眼圈立刻红了,好像又看见那个为了讨好麦姐在咖啡馆表演这舞蹈的不靠谱男人,那时候只觉得他懒散庸俗还可笑,现在才知道珍贵。

    珍惜。

    白浩南运动神经还是发达,想想当初在山寨面对篝火嗨起来都能跳成那样,今天看见五个儿子!

    面前还有五个漂亮的姑娘,心情不好都不可能,甚至有点嗨翻天,脑海中能尽量不要脸的回忆起那些看过的民族舞技,其实混杂了各种乱七八糟的打响指,抖手臂,新疆舞,还能似模似样的半蹲弹腿呢,接着围了这长桌子边跳着打转,动作虽然来自卡拉的非洲风格,但口中还吆喝又是俄罗斯血统了!

    把刚好端菜进来的服务员吓一大跳,可能都以为遇见武疯子!

    换个男人没准儿都无地自容了,白浩南居然还眉目传情的跳过去**人家穿着和服的女服务员,更是把李琳这号儿笑得开始使劲打嗝儿,连于嘉理都使劲拍桌子笑了,乔莹娜却完全纵容,合着节奏用手打拍子,还随意的选了个欢快的民族舞曲开唱助兴!

    于是这边仨赶紧跟着乔莹娜的手掌应和,因为确实看得出来白浩南高兴!

    发自内心的高兴。

    连女服务员都看得出来这包间的客人嗨了,白浩南一边用大白猪扭动的舞姿欢迎她,还一边伸手帮她上菜,可那边乔莹娜好像带点美声的曲子词儿却笑死人:“八个大甜瓜车上装呃,累得那老牛把汗淌,亚克西……”

    有了歌词指点方向,白浩南简直如有神助的朝着故事化舞蹈发展,还扮演老牛扭过去感谢乔莹娜,歌者骄傲的把脸蛋扬起来让他亲吻,结果还是那句话,大汉民族酒后就喜欢吹牛逼,其他绝大多数民族酒后都有载歌载舞的传统,伊莎终于按捺不住,跳起身来,直接用舞蹈拦截了白浩南!

    当年可是从大群姐妹中间用歌声和舞蹈抢回自己的阿柱,这时候的伊莎才是最骄傲和光彩夺目的,之前那些烦躁、气恼和拧巴都不见了,宛若一只高傲的凤凰,抖着羽毛,拉着长长的裙子贴着白浩南的身体舞蹈!

    也许白浩南的粗鄙丑陋舞姿才衬托出了伊莎的更加美丽,再说只要长得好看的姑娘随便做什么动作都赏心悦目,更何况在伊莎身上把这种族天赋真是体现得淋漓尽致,一个肩头,一个眼神,一个裙子角都充满了舞蹈的魅力!

    服务员端完菜都不想走,躲在门口看,挤了好几个同伴来看!

    只能看不会跳的李琳更惊呆了,o型嘴看得目不转睛,小婉早已忘了鼓掌,于嘉理则是把之前有点高高在上的优越感和批评口吻丢了个干净,崇拜!

    不然怎么说全世界好多民族都喜欢用舞蹈来表达情感呢,特别是这种原汁原味的土生舞技,连乔莹娜都被感染了,立刻换成敬酒歌,甚至都得了伊莎一个**又野性的眼神!

    仿佛又回到了山上,那片艰难但原始熟悉的山寨里,伊莎眼里已经只有自己的阿柱,口中配合敬酒歌发出山歌的拖长音,沉醉的目光和白浩南交缠在一起,舞姿更像缠在参天大树上的藤,共生共阳光……

    一曲下来,鼻尖都有细密的汗珠了,但欢乐的笑容已经毫不掩饰的挂在脸上,白浩南其实后半段基本都没动,充满陶醉的做个背景板欣赏就是了,这会儿却能搂着伊莎的腰不要脸:“能唱歌跳舞,就是最大的快乐,还有什么值得不高兴的呢?”

    只有看透了人生艰难的智者才会自得其乐。

    不过白浩南用来给自己泡妞花心的开脱,也真是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