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终于超过一次
作者:浙东匹夫      更新:2018-01-20 17:54      字数:3583
    “下列哪些武器不是被战争法禁用的?”

    “a.核武器,b.生物武器,c.化学武器,d.达姆弹。”

    同一个考场里,20几个考生也就只相差几分钟的答题时间差,目光先后扫过这道题目。

    不过,他们的审慎程度,乃至最后可以得到的分数,却是大相径庭。

    在那些准备碰运气的考生眼中,随手选个d,然后就基本上把这道题抛在脑后了。

    只有精益求精学问做扎实了的,才会看透背后的阴谋。

    虞美琴显然属于那种学问做扎实了的人。

    从拍完毕业照那天起,她就安安静静进入了闭关苦练、每天做题辨义12个小时的规律生活。

    虽然一直和冯见雄出双入对泡图书馆自习,却也丝毫没有起任何旁骛之心。更没有功夫去关心那些在暗中窥探她的蝇营狗苟之辈。

    她要面对的,是号称国内第一考的司法考试。

    相比于大部分应届法本毕业考生而言,虞美琴已经有很大的优势了。毕竟她几年来在法援中心做事、跟着冯见雄的生意亲自经历各种程序性的诉讼过程。在民诉法和刑诉法这两个分类科目上,至少领先别人30%分数别人一般拿六成得分点,虞美琴可能就要拿到九成。

    所以,考过肯定是没问题的。别人追求的是360过关,而虞美琴的标杆已经隐然提高到了400分。

    不过,她并不想因此放松。考个高分出来,将来才好一辈子在同行面前有底气。

    司法考试的题目,有大约30%,都是极其阴险的,不然这个考试也不会被无数考生视作畏途,每年才10%左右通过率了。

    这些题目能不能分出差距,就决定了能不能过、能不能高分。

    比如前面出现的这一道,凭虞美琴这三个月和冯见雄闭关双修苦学炼出来的眼光,她觉得至少可以让95%的考生丢分。

    而她不会在其中。

    “核武器,生物武器,化学武器,达姆弹,都是被禁用的武器。但是,这道题目的题干问的是‘下列哪些武器不是被战争法禁用的’,题眼的关键,在‘战争法’三个字上。

    在国际公法的范畴里,一般认为1899年的《海牙陆军条约》/《海牙海军条约》等为代表的、专门约定军事行动/交战规则等权力义务关系的国际条约,才是‘战争法’,《日内瓦公约》也算。生化武器,达姆弹,都是在1899《海牙陆军条约》里面就已经禁用了的,因此没问题。

    核武器虽然看起来被禁得最严,但可惜这种武器诞生得太晚,没赶上战争法类国际公约大量签订的年代。它是被《联合国宪章》所禁用的,而《联合国宪章》不属于战争法,因此,本题只有a这个看似最不可能的选项,反而是对的。”

    虞美琴花了足足两分钟,把这道题的前因后果想清楚,这才涂下了答案。

    ……

    9月的第三个周末,确切地说,是周日的傍晚。出关的时刻。

    从积攒学分、到恶补毕业设计论文,再到复习迎考司法考试。持续了足足半年的苦逼人生终于结束了。

    从考场里出来,虞美琴有些憔悴,但内心还是很亢奋的。见到冯见雄就情不自禁地拥抱、相互劝勉了一下。

    还有史妮可、白静,甚至是已经毕业了的丁理慧、刚升到大二的马和纱,也都等在外面,来给他们接场当然,丁理慧与马和纱主要是来找冯见雄的,虽然丁理慧大一的时候还跟虞美琴同窗过。

    去年已经高分通过了的学姐南筱袅,也一并来了。

    “感觉怎么样?过肯定是没问题的吧?”史妮可看到他们出来,第一个迎了上去,热切而真诚地问。

    虞美琴并没有直接回答史妮可,而是转向旁边的冯见雄,拍着他的肩膀,用说给大家听的音量说道:“小雄,快给我弄份标准答案来!知道你门路多,我今天就要对答案!”

    “考都考完了,对不对答案也改变不了什么,放松点儿吧,肯定过。当年高考之前,我记得老师就告诫我们考完别对答案。”冯见雄耸了耸肩,并不想妹子太劳神。

    今儿个下午刚刚考完的卷四,那可是白纸黑字要洋洋洒洒写论述题的。作为已经电脑码字码了多年的一代人,重新提起笔来,奋笔疾书三个小时,那可是手腕都像是要断掉一样。

    至少冯见雄自己就觉得手腕快断了。重生以来,他最不忿的就是重申一遍居然还要再受一次手写的苦在他记忆里,自从过了司法考试后,他上辈子就再也没有用纸笔写过一次超过一千字的东西。

    当然,这辈子估计他还得再多吃一次苦因为这辈子他读双修的理工科学位比上辈子更早,参加专利代理人资格考试也要相应提前几年。所以,他看样子是赶不上那门考试的机考化改革了(貌似是2014年才改革)……

    那可是号称要连续写4个小时、比司法考试卷四还多1个小时的恐怖存在。4个小时里足足要写六七千字。

    “当年老师说的是考完一门的时候别对答案!现在四张卷子都考完了,当然要对答案!”

    虞美琴的辩驳,把冯见雄从对断手的回忆中扯了回来。

    “行,你说的都有理,我给你想办法吧。你们先去庆功,我一会儿就把标准答案给你弄来。”

    史妮可见状也劝:“美琴姐,那我们先去大成名点吧,知道你这个点考完,我已经在那边定了ktv包厢了。你也好几个月没痛快过了吧。”

    虞美琴确实压抑了很久,闻言也就从善如流了。

    官方的标准答案并没有这么快公布,不过线上总归会有这方面的渠道的。尤其是前三门的客观题,考完分别有一天半和半天了。只要会检索,总能要到答案。

    冯见雄在网上花了点小钱,就弄到了想要的东西。

    他赶到史妮可定的ktv时,虞美琴正喊着麦在吼一首蔡依琳的《倒带》。

    “终于看开爱回不来!而你总是太晚明白!最后才把话说开!哭着求我留下来!你的手却放不开!宁愿没出息求我留下来!”

    冯见雄本来想礼貌地听她唱完,不过虞美琴看到冯见雄出现,就立刻示意坐在点歌机旁边的丁理慧把歌切了。

    “趁着还记得清楚答案,赶紧对了。”虞美琴一把抄过冯见雄打印出来的答案,细细核对起来。

    就在ktv里的嘈杂音乐环境下。

    足足30分钟,她才把300道题的答案回忆了以便。

    “怎么样,我说肯定过的吧~”史妮可在一旁打气道。

    “必须的,美琴姐最牛逼了~”白静毫不羞耻地吹着牛。

    虞美琴也一改平时的矜持,露出了得意的微笑:“幸不辱命吧,刚刚过反正这里已经够360分了。”

    “噗”白静夸张地一惊一乍,捧哏道,“哇美琴姐你要不要这么强,这还叫刚刚过?这里才总分450分你就凑够360了?那要是给你加上卷四的主观题,你还不成了省内高分?”

    司法考试360分就通过,不过高分考生也是不少的,在通过的那15%人里面,有三分之一都能够到400分大关。

    但再往上可就值钱了,一般460~470在某些市里都能排进前十名,要是480以上,在省里都能排进最头部。

    虞美琴不想自吹自擂,很快转移了话题:“小雄,你呢,你应该在我之上吧。”

    冯见雄也差不多估了一下,耸耸肩坦然一笑:“好像还真没有,至少这里要凑够360还有点悬吧。如果卷四我最终只考个二十分,还是有可能不过的。”

    150分的主观题卷,怎么可能只考20分呢?

    所以冯见雄这个回答,也就跟博尔特说“如果让对手比我早起跑一秒,我还是有可能输掉比赛的”性质差不多。

    不过虞美琴还是很受用:“这应该算是今天第二个好消息了,而且比第一个还让人开心终于超上你一次了。”

    说这话的时候,虞美琴情不自禁又有些走神。三年了,她从曾经的自视甚高,到后来颓然发现貌似没有任何一项事业、学业能超过冯见雄。那种挫败感实在是很让人无奈。

    “哼,雄哥暑假里的时候还经常熬夜讨论文案,根本没有全力死背书复习好吧!要是雄哥全力以赴肯定不比你差的!”一旁的马和纱在心里默念。她和虞美琴完全不熟,也没什么交情,所以立场自然是很鲜明的。

    她是当事人,自然知道冯见雄在这个暑假里被别的事情分了多少精力。

    《舌尖上的华夏》历时10个月,已经拍摄完成了,很快就要上映。

    在后期制作阶段,冯见雄可是通过丁理慧这个杠杆,把很多他设想的“节奏狗”套路安利给了陈导。所以,对他来说考试根本不是一件需要花所有精力全力以赴的事情。

    当然,马和纱还是知道礼数的,她也犯不着跟虞美琴抬杠。

    她只是静静地等虞美琴得意过了,重新回去唱歌。然后马和纱才故作若无其事地跟冯见雄闲扯:“雄哥,早知道这个考试这么重要,暑假里的时候慧姐就不该烦劳你那么多了。片子上映之后你可一定要看呀。”

    “怎么能这么说,是我主动要慧姐向我汇报的么,考试能通过就行了。”冯见雄被妹子一挤兑,也只好说出这番他本来不想说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