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五章:春风十里不如睡你
作者:小鱼大心      更新:2018-01-20 17:48      字数:3402
    一夜无话。因为那些话,都在前半夜说光了。

    胡颜一觉到天亮,在洗漱干净后,打开箱子,从中翻找出一套女装,换上。然后对着镜子打扮一番,这才跟个没事儿人一般,轻巧地走出房间。

    她大腿内部的伤并不严重,虽说出了不少血,但伤口并不深。她自身的恢复能力极强,此刻伤口已经结疤,只要不做大的动作,三天左右,便会痊愈。

    一出门,便看见司韶斜倚在杏花树下等着她。

    那杏花微雨下的少年,十九岁的年华,正如春竹一般青翠挺拔,却是一头灰发,双眼失明,还穿着一身土财主的衣裳,实在是……不伦不类。

    胡颜发现,若在让司韶继续穿着这样的衣服在自己眼前晃,她很可能会丧失掉对金银财帛之物和对美男子绝美颜色的热情,大有皈依佛门的冲动。

    她恶趣味地笑了笑,喊道:“金元宝……”

    司韶没有动,却是十分敏感地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衣襟。他的眉毛微微皱起,转身回了屋里。

    不多时,他换上那身白色衣袍,又走了出来。

    胡颜啧啧道:“你这衣服多久没洗了?袖口都黑了。”

    司韶的脸一沉,又转身回屋了,却是好半天都没有动静。看来,今天是不会出来了。

    胡颜冲着司韶的房门喊道:“当瞎子就要有当瞎子的自觉。别挑颜色别挑款,衣服脏了看不见,邋邋遢遢过百年,霹雳哐当撞撞撞!”

    司韶一巴掌拍开房门,回击道:“你这是昨晚喝高兴了?诗兴大发?还要强赠人诗一首?”

    胡颜一脸真诚地道:“昨晚做得诗怕你不喜,今天重新赋诗一首,聊表心意。”勾唇一笑,“话说,我昨晚怎么回来的?”

    司韶冷哼一声,道:“爬回来的!”咣当,将门关上。

    胡颜哽了一下,转身去厨房里找吃的了,且一路感慨自己的脾气真是越来越好了。

    王厨娘看见换上女装的胡颜,喜笑颜开啊。暗道:大人果然是有眼光的,瞧这姑娘换上女装后,说不出的好看呦。女人嘛,到什么时候都是要嫁人生子的。别看现在是护卫,这马上就变成主子喽。到时候,有她陪在大人身边,既能暖床,还能保护大人,真是一举两得啊。若哪天生下个大胖小子,那可是享不尽的福气喽。

    王厨娘笑成了弥勒佛,一边给胡颜装美食,一边不停口地夸奖道:“胡姑娘就应该这么打扮,真是好看呦。”

    胡颜笑道:“谢啦。我也觉得不错。”

    王厨娘八卦道:“昨晚上,看大人的房间里没有点灯,想必大人是一夜未归吧。”

    胡颜抓起一只包子,咬了一口,道:“嗯,他去喝花酒了。”

    王厨娘突然瞪起了眼睛,训斥道:“大人去喝花酒,你也不拦着点儿?”

    胡颜噗嗤一声笑道:“我不是喝多了嘛。下次我争取拦着点儿。”拦着点儿自己,别喝多了。

    王厨娘的眼睛又瞪大了一分:“大……大人带你去喝花酒?”

    胡颜回道:“我自己找去的。”

    王厨娘上上下下地打量胡颜,咋舌道:“你……自己找去的?”随即一拍大腿,叫道,“好!好啊!就当如此!”伸手,又捞了一条特意给曲南一炖的鸡腿,放到了胡颜的碗里,“你吃,多吃点儿,咱家大人啊,以后就拜托给你了。千万不能再让他去那些不干净的地方瞎胡闹,以前他就总……”

    “咳……”曲南一站在厨房门口,攥着空拳,凑到唇边,假咳了一声,成功地打断了王厨娘的忆往昔。

    王厨娘尴尬地一笑,缩着脖子唤了声:“大人。”转身面冲灶台,两只胖手一顿忙乎,为曲南一准备好的吃食。眨眼间,王厨娘回过身,将另一只大海碗递到了曲南一的手上。

    于是,曲南一和胡颜一样,一手抓着包子,一手捧着大海碗,站在厨房的门口,哧溜一口粥,咬一口包子。

    王厨娘本想问问二人,为何不到旁边的饭厅里去吃,但看二人那和谐的样子,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王厨娘咧嘴一笑,又开始准备起了中午的饭菜。

    厨房门口,曲南一哧溜了一口粥,偷眼去看胡颜。

    别致的五官,修长的脖颈,挺翘的胸部,纤细的腰肢,两条修长的美腿,在藕荷色的裙摆间若隐若现。脚下一双绣花鞋,鞋尖上是两朵用白玉雕琢的花。那花不但玉色上层,且雕工了得,打眼一看,竟好似两朵真话落在了鞋面上,煞是好看。

    胡颜没有耳孔,只在左手腕上戴了一串珍珠。那珍珠颗颗饱满玉润珠圆,光泽度极好。一看便知其价格不菲。珍珠衬着胡颜本就白得近乎透明的手腕,莹莹生辉,高洁不可方物。

    胡颜的长发好似上好的锦缎,散发着莹莹光泽。她松松地挽起一半,以一根玉簪固定。那玉簪头上雕琢着一朵婴儿拳头大小的花,薄如翼。花儿含苞待放,花心处掐着银丝,银丝上点缀着浑圆的小玉球。每动一下,那银丝便会轻轻一颤,花蕊连着花瓣,就好似一朵随风摇曳的花般充满盎然生机。

    那套藕荷色的衣裳,用料也是极其考究的。

    清晨的阳光洒落在胡颜的身上,在藕荷色的衣裙上折射出烁烁银光,眯眼打量,看似普通的布料,竟是内勾鱼鳞纹。

    胡颜娉婷而立,就好似一条美人鱼,令人惊艳不已。

    当然,如果忽略她一手捧着大海碗,一手抓着包子的亲民形象,其容貌身姿绝对令人仰视。

    曲南一曾一度怀疑胡颜的奸夫是封云起或者白子戚,但经昨日观察,却发现此种可行性不大。因此,他越发不爽,不知到除了昨晚那几人外,自己还有哪个潜藏在暗处的劲敌。

    哎……曲南一觉得他最近流年不利呀。

    他挪了挪脚尖,靠近胡颜,斟酌着词儿解释道:“昨个儿从大牢返回县衙,正好遇见上峰潘太守,就……浅酌了几杯。”潘秀闵来意不善,明面上是责备**县里出的三十一条命案,暗地里却是让自己找到天珠,孝敬给他。潘秀闵承诺,若得天珠,往事既往不咎。若寻不到天珠,自己就等着被查办吧!

    嗤……

    这得是多大的心,敢来找自己的麻烦?

    哎……

    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曲南一深有体会。

    这一嗤一叹,十分完整地表达出曲南一的心情,不足为外人道也。

    胡颜不搭理曲南一,曲南一的心情很复杂,可今早在“娇红倚绿阁”醒来后,他发现自己的心情是史无前例的复杂!因为,他不但躺在了床上,且身边还有一个赤-身-裸-体的紫苏儿。

    紫苏儿既没有死缠烂打,也没有搞得人尽皆知,却是冲着他勾魂一笑,道:“春风十里,不如睡你。这话,紫苏借花献佛,送给曲大人。”然后,施施然走了。

    曲南一知道自己着了道,但却不能扯过白子戚衣领,质问他为何陷害自己。毕竟,他跑到欢场就是为了寻欢作乐,被人强行陪睡,又怎有脸到处去说?!说什么?难道要说自己是如何的清白,却被某个险恶之人陷害,强行安排个女子陪睡?!

    春风十里,不如睡你。

    胡颜这话,还真是……害人不浅呐!

    曲南一心中有气,将整个包子塞进嘴里,噎得直翻白眼。

    胡颜侧目,戏谑道:“看大人摇头苦笑,一副恨不得自毙的样子,还以为凭借大人的聪明才智,会想出什么不一样的死法,没想到,大人也不能免俗。不过,吞金不成吞包子,也算是有创意了。”仰头,喝下碗中粥,将碗筷放到洗盆里,走到曲南一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努力!我看你快达到目的了。”

    曲南一的一张脸涨得通红,又逐渐变得发青。他的两只眼睛不停地上翻,露出大片的眼白。伸手在自己的胸口用力捶了捶,却不起作用。他感觉,自己可能真的要成为有史以来唯一一位被包子噎死的县令。名垂青史他未必做到,但杂谈野史之类的书籍,他一定榜上有名。

    胡颜说不管是真不管,施施然,走了。

    曲南一又气又晃,一口气差点儿没上来,就此完结在这里。

    王厨娘发现事情不对,照着曲南一的后背便是一巴掌。

    一个囫囵个的包子,蹦出曲南一的喉咙,在地上滴溜溜地滚了几圈后,才停了下来,裂开包子嘴,好似对曲南一耀武扬威。

    曲南一一阵猛咳,一张紫青色的脸又变得通红,好半天后,才恢复了常色。

    王厨娘心有余悸道:“可……可不能这么吃包子啊。会噎死人的!若大人喜欢一口一个地吃包子,下次奴把包子做小点。”

    曲南一艰难地摆了摆手,望着胡颜的背影,咬牙道:“做大点!”

    王婆娘点头应了:“喏。”

    从此后,曲大人家里包子用是用盘子装的。因为,碗装不下。一张大盘子上放着一只脸大的包子,绝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