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2章 争锋对决
作者:威廉德诺曼底      更新:2018-01-20 16:43      字数:2328
    神罗骑兵一部千余人被击溃,而身下保留着完好战力的骑兵依旧高达七八千人,照理说以他们的骑兵数量,在重整旗鼓后依旧有再战一场的实力。

    然而,或许是被诺曼人的勇猛吓破了胆子,神罗骑士们皆不敢轻触诺曼骑士的锋芒,诺曼人所过之处,神罗骑士纷纷退避三尺。

    就在诺曼骑士肆意冲杀之际,神罗皇帝亨利三世派出了他的上千近卫骑士来援。

    好在神罗骑士也不是什么软蛋,只是一时之间被诺曼人的气势所摄而暂时慌乱罢了,在上千近卫骑士来援的鼓舞下,神罗骑士重新振作士气,倒也能和诺曼骑士们暂时斗个旗鼓相当。

    战局僵持,无论是诺曼骑士还是神罗骑士都暂时讨不了便宜,双方伤亡又了逐渐扩大的趋势。

    威廉和神罗皇帝亨利三世好似心有灵犀一般,各自命令麾下骑兵抛下对手返回本阵。

    此战威廉麾下的诺曼骑士击溃神罗骑士一千六百余人,杀死杀伤更是多达近千人之多,可谓战果辉煌。

    当然,他们为此也付出了伤亡一百三十余位诺曼骑士的代价,这些伤亡大多还是出现在僵持阶段,刚开始对冲的时候因为有着紧密的骑兵战阵保护,伤亡的诺曼骑士倒是不多。

    好在大多数伤兵在诺曼人医生的悉心治疗下,大都能很快痊愈,不过那些神罗骑士们可就没那么好运了,大多数伤患的生命恐怕都会痛苦地被伤兵带走。

    诺曼骑士和神罗骑士一比十的悬殊交换比,足以堪称辉煌,然而即便是如此,威廉也直觉得心痛,像这样大的损失,除了刚开始那几年,这些年来他还未曾遭遇过。

    为此,他不得不感慨一声,不愧是强大的神罗帝国骑士。

    伤亡惨重的神罗骑士败绩而归,神罗皇帝亨利三世到底是何心情,威廉不得而知,但对方紧着派出了大队步兵全军压上的态势来看,亨利三世定是恼羞成怒了。

    诺曼人的骑士名声赫赫,神罗骑士不敢轻错其锋芒,但诺曼人的步兵却名声不显,在历次大战中,他们的战绩大都被诺曼骑士和长弓手所掩盖了。

    想来,对方派出了大部分步兵,定是没把威廉麾下的步兵放在眼里。

    当然,为了防止诺曼骑士和长弓手的攻击,亨利三世不但派出了大部分神罗骑士时刻掩护着步兵两侧,更命麾下步兵多备木盾,以保护自身不受长弓箭矢的杀伤。

    对此,威廉只是轻蔑的笑了笑,亨利三世想的还是太简单了些,他以为让步兵拿着盾牌,诺曼长弓手就没有办法对付他们了吗?

    “传令诺曼长弓手,更换重箭,准备抛射。”威廉挥手下令道。

    诺曼长弓手常用的箭有三种,40至50克的轻箭、70至90克的中型箭和120至150克的重箭。

    其中轻箭,当然在现在的箭来说不算轻,主要用于提高射程和威胁有缓冲的鳞甲锁甲等,中型箭和轻箭的作用相仿,抛射一般防御力不大的目标。

    而重箭的主要作用是反板甲和反盾牌,它的射程比不过轻箭,箭矢飞行的速度也较慢,但其破甲能力确实远远超出轻箭。

    用重箭,弓的能量转换效率更高,一个诺曼长弓用40至50克的轻箭,也许能量转换效率只有80%。如果使用120至150克的重箭能量转换效率也许会超过85%。

    同时,箭速越快风阻造成的能量损失就越大,箭速较慢的重箭在这里反而成了它的优势,较慢箭速的重箭损失的能量比轻箭要少很多。

    重箭最初携带的动能大,飞行过程中损失的能力又小,自然其破甲能力比轻箭要高很多。

    不过诺曼长弓并不是搭配重箭的最佳弓箭,高速弓搭配着重箭使用才是最佳的选择,能让重箭拥有更高的箭速。

    就像历史上蒙古骑兵使用复合反曲弓发射出能杀死西欧骑士的重箭那样,复合反曲弓搭配重箭才能发挥出重箭的最佳效能。

    骑乘东欧战马,穿着皮甲,手持反曲复合弓的弓箭骑兵,威廉早已开始布局训练了。

    然而似乎诺曼人和法兰西人一样有着重骑兵的情结,对貌似猥琐的弓箭轻骑兵并不感冒,所以到目前为止,仅有两三百名弓箭轻骑兵被组建起来,根本无法形成规模。

    好在,诺曼长弓搭配着重箭已经足以对付这些拿着木质轻盾的神罗步兵。

    当神罗帝国步兵迈入诺曼长弓手两百码的射程内,长弓手们纷纷拿起重箭,张弓搭箭,抬手就射。

    带着尖锐的呼啸声,黑压压的箭雨纷纷坠下,顿时密集的人群中展开一朵朵鲜红色的血花,惨叫声此起彼伏。

    神罗帝国步兵原先密集的阵列好似被荒古猛兽一口啃食了一般,中间露出一大批缺口,无数士兵的尸首倒毙在地。

    天空中不断坠下的重箭能很轻易地破开盾牌和链甲的防御,就连那些军官身上所穿着的进口全身板甲也不能防御住重箭的攒射。

    亨利三世一看这样下去,己方的步兵没有和诺曼人缠斗在一起,恐怕就被诺曼长弓手的箭矢给活活射的奔溃。

    于是他果断下令全军步兵散开阵型,撤去盾牌,试图用加速冲锋来抵销诺曼长弓手带来的威胁。

    威廉这边,诺曼长弓手忙得不亦乐乎,他手下的诺曼骑士也不没有空闲下来,他们是不是地从两侧出击威胁神罗步兵的两翼和侧后,同时拦截试图袭击的神罗骑士。

    敌军距离诺曼人前沿阵地已经不足五十码,诺曼长弓手们最后射出一轮箭雨后,便转身撤离,躲到诺曼步兵的身后,准备对准神罗大军的后翼抛射箭矢。

    接手他们的空位的是诺曼重步兵、长枪、剑盾轻步兵和弩手所组成的步兵方阵。

    一个个诺曼步兵方阵就好像是一座座驻满士兵的城堡一般,林立的长枪阵就是那一座座城堡,诺曼轻重步兵和弩手们依靠着长枪阵的保护,在阵列的间隙用弩矢和利剑杀伤对手。

    对于这种取自于西班牙大方阵,并经过战火检验的步兵战争,威廉对此非常由信心,自信能够做到以一敌十,彻底击溃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