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潜龙榜上两百零七
作者:壶说      更新:2018-01-20 15:54      字数:3747
    “小姐,您没事吧?”

    门外,有破空之声而来。

    气势凌厉,不输封妖宗大长老分毫。

    被唤作花婆婆的老婆婆自虚无中踏步而出,却见南离苏立身窗边,不由微微一怔。

    “没事,不过被那谢岩搅了睡意,静极思动,看看夜景。”清眸微敛,南离苏反手将荷包收到身后,轻声开口,“婆婆,您早些休息,我一个人很好。”

    “那老奴先行告退,小姐若是有什么吩咐的,便唤老奴就行…”被唤作花婆婆的老妪手执龙雀缠蛇杖,视线落到自家小姐身上,轻轻颔首。

    转身,神情有些古怪。

    这丫头,终归是长大了啊…

    呵呵一笑,摇头轻声感叹。

    不再停留,老妪抬手撕裂虚无,缓步走入。

    窗外,细雨纷纷。

    屋子里,再一次恢复了平静。

    “小蛮哥哥,真的,是你么…”

    背靠着窗户,南离苏盯着身前那处屏风。

    “小郡主认错人了,我姓柳,并非姜,亦不是什么姜小蛮。”少年自屏风后缓缓走出,轻声一笑,唇角微扬,“当然,小郡主如果愿意,也可以当作你的小蛮哥哥。”

    “可是,我并没有说小蛮哥哥姓姜呀?”狡黠一笑,南离苏微微向前两步,大胆与少年对视,像极了一只小狐狸一般,轻哼一声,“哼,还敢说你不是我的小蛮哥哥!”

    轻纱遮面,却丝毫遮不住倾世芳华。

    此刻,南离苏身上,再没了方才手执血色大枪的冷冽。

    更多的,是一种小女儿特有的妩媚。

    “当初光会流鼻涕的虎妞儿,何时变得这般聪明了!”少年微微一怔,旋即呵呵笑了起来,抬手捏了捏身前姑娘脸蛋,轻声道:“我原本想着入了北域便偷偷去龙雀城里看看你的,只是奈何这些年确实脱不开身。不得已,又改换了身份。不曾想,才见面就叫虎妞儿给认了出来。”

    虎妞儿,是当初在朱雀城里,少年对小女孩的称呼。

    那时候,虽然相处时间不长。

    但每一天,南离苏总会像个小尾巴一般跟在小蛮哥哥身后。

    兴许是过去独自一人流浪时被欺负惨了,小丫头不光脾气倔,还有些暴躁。

    孩童时代,女孩的力气总归要比男孩儿更大些。

    虽然是小尾巴,可少年却没少被揍。

    于是,那时候,小女孩便有了一个虎妞儿的外号。

    是姜小蛮起的……

    “讨厌!你才是虎妞儿呢!”有些忸怩地低下头,南离苏冲身前少年翻了一个大大白眼,被柳小凡捏过的脸颊有些发烧。

    摊开手,小声懦懦道:“这个荷包,是当初分开时我送给小蛮哥哥的。”

    接过荷包,捏在手里掂了掂,柳小凡呵呵笑道:“你不说,我都忘了。出来时,身上确确实带了几个荷包。可如今,就剩下眼前这一个了。”

    听柳小凡这般说,心里没来由泛起一阵小雀跃。

    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南离苏仰起脑袋,看着身前如今比自己高了足足半个头的少年,细细打量,总觉得似曾相识,不由疑惑道:“对了,小蛮哥哥。方才,你为何会说自己姓柳?莫非,莫非你便是…”

    随手解下腰间那柄锈迹斑驳的铁剑,递到南离苏手中。

    “吞仙铁剑妖公子,对么?”柳小凡轻轻揉了揉她的脑袋,笑的宠溺,“在惊讶什么?怎么,难道妖公子就不能是你家小蛮哥哥我?”

    话音才落,柳小凡不由闷哼一声,唇角缓缓有血丝溢出。

    似乎是不想让南离苏看见这一幕,他连忙转过身去。

    “小蛮哥哥,你受伤了?”这时,南离苏才注意少年白袍之上点点猩红,连忙拽住柳小凡的袖子,关心道:“伤势如何?是谁?伤你这么重!”

    “无大碍,皮外伤罢了。”抬手拭去唇角血渍,柳小凡转过身,轻声道:“封妖宗在找的人,便是我。”

    “都怪我,若是早知道是那老不死的敢伤小蛮哥哥,说什么我也要把他留下来!”南离苏眼神有些黯然,低垂着脑袋,自责般的嘟着嘴,看起来有些委屈。

    耸了耸肩膀,柳小凡无奈道:“傻丫头,乱自责些什么。谢岩那老家伙不简单,就是你那两个婆婆联手,也绝非那老混蛋对手。得亏是你方才没真正与他撕破脸皮,不然,还真要吃亏!你没事,便是好事了。”

    听少年这么说,南离苏这才破涕为笑,像个调皮的孩子,“小蛮哥哥最好了。”

    说笑之际,素手轻抬握住了少年胳膊,南离苏轻声道:“小蛮哥哥,让我帮你看看伤!”

    月光清冷,却莫名觉得自己脸颊愈发的烧。

    至始至终,似乎是刻意一般,她都没有去提那个如今躺在自己床上酣睡的姑娘。

    像是在逃避什么。

    有些话,她不敢问出口。

    “没事,我调息一段时间就能好!”似乎是察觉到了南离苏的变化,柳小凡不由轻咳一声,不声不响的抽回了手。

    “小蛮哥哥不相信我的医术?”南离苏有些不满少年举措,嘟着嘴,瞪着水灵灵的眸子,天真的问道。

    柳小凡面露无奈神色,悠然笑道:“小伤而已,不用理会它自会好的。”

    “肺腑之伤,怎么会是小伤?”南离苏不悦地微沉着眼眸,不容少年拒绝,素手轻轻一抹,掌间便是凭空出现了一只紫木小箱。

    打开箱子,取出一只紫檀木盒叠放桌前,二话不说便捏住柳小凡胳膊,两指轻轻搭在脉搏上,柳眉微蹙,微微有些恼道:“肺腑,浑身经脉,都错位了!这还会是小伤?小蛮哥哥如此任性,自己的命不知珍惜,会有别人顾及你不成?”

    柳小凡愣了愣,不再辩驳,任由南离苏手摊开紫檀木盒,取出金针,隔着衣服刺入浑身大-穴当中。

    只觉浑身发烫,筋络中,有一股暖流在四肢百骸间游荡。

    大汗淋漓,莫名舒畅不少。

    不由喉间一甜,吐出一口紫黑色淤血。

    顿时,连双眸都不觉清明不少。

    “谢谢!”

    柳小凡轻声开口,随时挂着笑的面容上,划过一丝怅然。

    旋即即,又被惫懒笑容所代替。

    似乎还在生气,南离苏未曾理会他,依然做着手上的动作。

    抬手挥针间,虽带着怒意,却格外的熟练,轻巧,又小心翼翼。

    收回金针,南离苏擦了擦额前晶莹汗珠,终是长舒了一口气。

    神色,却有些冷。

    眸间,藏着一抹冰冷。

    杀机,一闪而逝。

    不得不说,谢岩出手当真狠厉。

    今天,若非是遇见自己,小蛮哥哥就算能够痊愈,却也必然留下暗疾。

    这对于修士来说,是致命的。

    谢岩,当真该死!

    “虎妞儿,什么时候学到了这般精巧的医术?”柳小凡握了握拳头,只觉浑身气力在慢慢回复,再无一点先前的无力之感,不由有些讶异。

    南离苏针灸手法以及熟练程度,比起采莲姑娘来还要高了一筹。

    甚至,未觉一丝疼痛,便已施针完毕。

    “讨厌,小蛮哥哥才是虎妞儿呢!”南离苏得意一笑,扬了扬小下巴,“本姑娘是自学成才,平日在族中无聊时,看过些医书罢了!没有师父教我!”

    “原来如此…”

    柳小凡将信将疑,轻轻点头。

    沉默许久,两人相顾无言,唯余一笑。

    似乎,是鼓了很大的勇气。

    深吸了一口气,南离苏凤眸轻抬,视线落在躺在自己床上的那个姑娘,声音有些低落,“小蛮哥哥,她是……”

    轻声一叹,柳小凡缓缓起身走向床前,俯身替采莲姑娘掖好被角,“她呀,叫姬小月!是个连自己都忘了的小傻瓜…”

    可不就是一个小傻瓜么?

    若不傻,当初,在苍月湖畔,又怎么会傻到那般不管不顾的挡在自己身前,用自己的命去换他的命。

    三年前,他的命,是床上的这个傻丫头用自己的命换来的。

    从前,不肯承认。

    或多或少,是害怕辜负了朱雀城中,那个同样傻傻在等自己回来的女孩。

    姜陌离,陌离,莫要分离…

    这江湖,最难平的是英雄气。

    最难消受的,却是美人恩呐。

    可就算不承认,也知道自己喜欢她。

    若不喜欢,为何老是有求必应?

    只是不知道,原来是如此的喜欢。

    看着床上的采莲姑娘,没来由的,想起了她的酒窝。

    一深一浅,笑起来,就像小太阳。

    一瞬,便晃了他的心。

    既然喜欢了,没能说出口,那便等。

    北域都知,吞仙铁剑妖公子久居南枝城不愿离开,是在等一个人。

    却不知,他只是在等她记起自己。

    至于多久?

    三年,五年。

    或者,一辈子。

    那天,苍月湖畔,万千火光映照诸天。

    她挡在他身前,替他挡下了那致命一击。

    艰难侧过脑袋,她轻轻一笑,最后说了一句话。

    她笑,脸上的酒窝一深一浅。

    她说,“抱歉哦,姜小虫,可能没办法陪着你名扬天下了……”

    九州历,丙丑年,十月廿三。

    苍月湖,姜家有子姜小蛮,一人一剑,连屠海外大邱封妖门人,合共二十八人。

    其中,王侯境长老一人。

    后,不知所踪。

    ……

    同年,十二月。

    非新旧两榜更迭,破例补入天机楼上届潜龙榜。

    位列,榜中第两百零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