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十二章 暴怒
作者:苍知      更新:2018-01-20 15:42      字数:2704
    妓女。

    贱人。。。

    曾几何时,她就是为了背负起这两个称呼,选择离开了自己的家,也是为了这两个词,她放弃了自己的一切,包括自由,包括尊严,包括,她身为人的一切。

    原本洛母以为,自己这辈子都不会再生气了,不可能有更大的羞辱,来让她更加的愤怒了。

    可结果呢?

    她错了。

    因为就是现在,有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就当着她的面,搅动她心中最痛的伤口!

    此时此刻,如果洛母心中的愤怒可以用一个数字来表达,那一定是无穷。

    “现在我再问你一遍,兮语在哪?!”

    秦轩已经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可洛兮语却依旧不为所动,秦轩能感受到她的妖力,知道她就在这里,没有走,但就是无法确定洛兮语的位子,仿佛被什么力量屏蔽了一般。

    “兔姐?”

    兔姐:“不会错,那丫头没有离开,她就在这里。”

    显然,兔姐也通过感知,判断出洛兮语一定是被洛母用不知名的方法给囚禁了。

    “疯女人,我看在你是兮语母亲的份上,我最后再给你一次机会。”秦轩依旧还留有余地,毕竟洛母怎么说也是兮语的母亲,他不想让兮语心里难受:“现在,立刻将兮语给我放出来,不然我就荡平这里!”

    今日,如果洛母肯妥协,秦轩只带走洛兮语,不跟她计较,可要是她跟秦轩死怼,那就算她是兮语的亲妈,秦轩也要让她知道,惹怒自己的下场。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可你一而再,再而三的触及秦轩的底线,秦轩要是还能再忍,再去搞什么狗屁谦逊,那他还配当一个男人吗?

    秦轩的愤怒,不仅仅是愤怒,还有暴动的妖力。

    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以往只是庞大的妖力,此时却因为秦轩的心情而变得更有质感,仿佛这不再是最原始的起源之力,而是一只只巨手,摧枯拉朽的将其所触碰到的一切碾碎。

    ‘这种妖力的感觉,哪怕是秦家最嫡系的子弟都无法觉醒的血脉妖术,’显然,洛母也感受到了秦轩妖力的异变:‘被这小子觉醒了吗?’

    “呼~~~”

    洛母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内心中的怒火,然后。。。

    “好,很好,”洛母笑了:“你小子真有种。”

    秦轩有些不明白洛母的意思,莫不是,这是一次试探:“你什么意思?”

    “你不是要见兮语嘛,好好说话就是,何必把我这屋子,弄的那么乱呢。”洛母说:“而且哪有女婿拜访丈母娘,是用拳打脚踢的,就算我是妓女出身,又是个贱女人,你这么做,被人传出去,也不好听吧?”

    洛母在笑,完全不似之前的满脸寒霜,笑的很温柔,很美,只是秦轩根本不在乎她美不美,秦轩现在只觉得诡异。

    “这是怎么回事?她什么意思?莫不是有陷阱?”他悄悄问兔姐,洛母这变化实在太大,秦轩是真的有些不安:“她难道是天生犯贱,必须被人骂才舒服?”

    兔姐不擅长剖析人心,对于算计之类的,她也没什么经验,但兔姐很清楚,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一切阴谋诡计都是自作聪明。

    “有我在,”兔姐:“没人能伤得了你。”

    “怎么?”

    见秦轩愣神,洛母戏谑的说道:“害怕了啊?”

    “我才刚说你有种呢,怎么,难道你不喜欢被夸奖,反而喜欢被我骂吗?”

    ‘你才喜欢被骂!’

    “有事说事,”秦轩:“别用这么恶心的语气,跟我说话!”

    “这有什么办法,我是妓女嘛,是贱女人嘛。”

    “我没工夫听你说废话,兮语在哪?”

    “真是个没耐心的小子呢,”洛母转过身便朝着院落深处走去:“来,我带你去。”

    秦轩不知道洛母在搞什么鬼,但他的目标是洛兮语,为了带走她,哪怕是龙潭虎穴,秦轩也不得不跟着洛母走,而且有兔姐在,秦轩不认为洛母能玩出什么花样来,当然,为了以防万一,秦轩还是趁洛母不注意,悄悄的让貘梦对自己释放了一个永夜之力。

    哪怕秦轩妖力太过庞大,死亡复活会消耗貘梦大量的妖力,可只是复活一两次,貘梦还是顶得住的。

    而有了准备,秦轩也不再小家子气,一如既往的走在洛母身后,然后来到了一间朦朦胧胧的房间外,洛母回头看了眼秦轩,笑道:“你放心,不会让你先进去的。”

    “啧!”

    “别怕,你不是说自己想见兮语吗?她就在这里面。”洛母走上前,然后缓缓的朝两边推开了木门:“你想见,那我现在就让你。。。”

    “见个够!!”

    “咔哒!”

    木门彻底被推开,秦轩,也看到了里面的情况。

    这里面没有什么陷阱,也没有秦轩想象中的手段,因为比起这些,这房间里的东西,却让秦轩的心,彻底落进了冰窟窿里。

    “滴答,滴答。”

    鲜血,从惨白的脚趾上落下,染红了那原本细腻的雪白双腿,这屋子里,两个身影。

    一个是属于洛母的鬼系山海兽,她的手上拿着一根如同荆棘般的铁菱鞭,而在她的面前,有一个瘦弱的身影正被绳子绑住双手,然后吊在房梁上。。。

    那原本晶莹光滑的后背,此时却如同腐烂的肉一般,满是沟壑,一条条狰狞的伤口,深可见骨,有些鲜血已经黑了,可新的血却还在不断的流,女孩的下身穿着雪白的灯笼裤,裹住了膝盖以上的重要部位,可上身,却不着片缕,只有沾满血的漆黑长发遮羞。

    “你,”秦轩一步步朝前方走去,他张着嘴,却是倒抽着冷气:“兮,兮语。。。”

    她是背对着秦轩的,但秦轩却知道,她不是别人。

    她没有任何动静,虽然活着,却早已奄奄一息,哪怕秦轩到了这里,她也没力气睁开眼,看他,或是开口说话了。

    开什么玩笑?

    这,这是兮语,被,被她的亲生母亲,打成了这个样子。。。

    “兮语,她是你的亲女儿啊。”秦轩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一个母亲,竟然可以对自己的女儿,做出这样的事情。

    “正是因为她是我的亲女儿,”然而,洛母的声音,却是那么无情:“我才要好好教导她,什么是,不听话的下场!”

    这一刻,秦轩的瞳孔缩到了极致。

    “轰!!!”

    无法想象的庞大妖力如同风暴般涌向了秦轩所能看到、感受到的一切,它们冰冷、黑暗、绝望、疯狂,仿佛要将一切破坏和碾碎。

    房顶整个被妖力冲飞,所有榻榻米全部被撕扯成渣,而那只鞭挞鬼女,更是在这咆哮的妖力中彻底灰飞烟灭,绑住洛兮语双手的绳子被割断,秦轩控制着妖力,没有伤害女孩分毫,他抱住了这个承受了不知多少折磨和痛苦的女孩,然后猛地抬起头,而在那双满是血丝的眼睛里,秦轩看到的,却是冷笑的洛母。

    “我要你的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