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一章 伪装
作者:笔下藏剑      更新:2018-01-07 03:00      字数:2612
    在重木寺梧的带领下,蓝染跟随他缓缓的穿过了布满了各种实验器材的实验室,来到了位于其中最深处的位置。

    周围都是竖立着的巨大玻璃器皿,在其中,则是用各种诡异液体浸泡着的器官肢体。

    对于这些有些惊悚的景象,蓝染倒是一点也没有在意,在重木寺梧的带领下来到了一处干净整洁的实验台上。

    上面正摆放着用于观察的显微镜以及一个密封着的器皿。

    来到实验台之前,重木寺梧那张沧桑的老脸上皱纹都全部舒缓,如同看到了什么让他激动的东西一般,那双浑浊的眸子微微泛光,连忙对身边的蓝染笑呵呵道。

    “蓝染大人,就是这里了,老朽就是在这里找出了鬼童丸还有君麻吕身体发生异化的原因的。”

    听到他的话,蓝染深邃的眸子中泛起一丝笑意,轻轻瞥了他一眼,声音轻缓道。

    “是吗,真是难为你了,用如此简陋的器材竟然能够调查出如此重要的事情。”

    听到蓝染的话,重木寺梧老脸上的皱纹舒展的像是绽放的花朵一般,眉宇之间掩饰不住的欣喜,连忙道。

    “岂敢,岂敢,这些仪器对于老朽而言已经是十分受用了,老朽对此十分满足!”

    对此,蓝染轻轻瞥了他一眼,轻声笑道。

    “放心好了,既然你做出了如此出色的贡献,我会安排大蛇丸他们给你安排更加优厚的待遇的。”

    “现在,让我看看你的发现吧,寺梧。”

    听到蓝染对他的称号,重木寺梧一时之间竟然愣住了,随后那张充斥着皱纹的老脸上几乎难掩喜色,有些手忙脚乱的连忙道。

    “好...好的,老朽这就展现给蓝染大人您看!”

    说完,便见他毕恭毕敬的弯下腰身,亲自小心翼翼的将密封着的器皿打开,然后将显微镜摆放好,供蓝染观察。

    做完一切之后,他那张沧桑的脸上露出一抹紧张的神色,瞥了一眼蓝染,小心翼翼的道。

    “还请蓝染大人您透过这个显微镜观察其中的变化,老夫会在一旁详细的为您解释的。”

    听到他的话,蓝染倒是没有什么意见,微笑着瞥了他一眼,缓缓走到显微镜的前面。

    看到蓝染十分配合,重木寺梧不由深深的吸了口气。

    那张充斥着青筋和老人斑的枯瘦手掌有些紧张的攥紧,小心翼翼的看着正在仔细观察的蓝染,轻声解释道。

    “是这样的,说起来,还是多亏了大蛇丸大人提供的君麻吕还有鬼童丸等人的血液,老朽才发现了其中的奥妙。”

    “老朽本来想着,以虚的体质,想必造血所产生的血液也会与正常人有所不同。”

    “但是,在实际的对比之后.....老朽却发现了一个惊人的事实!”

    听到他的话,此时正仔细观察着器皿中事物的蓝染不由轻轻眯起了那双深邃的眸子,轻声喃喃道。

    “你是说...虚的血液与普通的人类没有什么不同吗?”

    此时在蓝染的视野之中,位于器皿之内,两滴摆放在不同位置的血液却是几乎没有一丝差别。

    血液之中的红细胞造型倒是一模一样,缓缓的漂浮在血滴之中,在蓝染的眼中呈现出美丽的姿态。

    此刻,听到蓝染的话,重木寺梧的老脸上不由泛起一抹喜色,有些激动道。

    “不愧是蓝染大人,一眼就能够察觉到这个事情最为诡异的地方。”

    “老朽也是因此而产生了疑问,为什么明明在蓝染大人您所发明的试剂作用下,君麻吕还有鬼童丸那些人的身体都产生了巨大的变化,然而他们的血液却是与普通人类依然无二!”

    说到这的时候,只见重木寺梧那张老脸也微微严肃认真起来,声音沙哑道。

    “要知道,就老朽所知,无论是忍者也好还是普通人也罢,归根到底,能够让他们承载查克拉的主要存储体,还是血液之中存在的血红细胞。”

    “一个有着强有力造血功能的人一定比起在这方面弱势的人更有机会成为优秀的忍者!”

    “忍者血液之中的血红细胞更是超出了常人许多,也正因此,他们才有着常人难以企及的速度与力量!”

    说到这,他沉吟了一下,沙哑喃喃道。

    “按理说,像是君麻吕这样强大的存在,他们血液中的血红细胞也应该比起普通人多出不少才对。”

    听到他的话,蓝染深邃的眸子轻轻眯起,瞥了他一眼,轻声道。

    “那么,你推测是因为‘dxg2’试剂的原因让他们变成了这样吗?”

    对此,重木寺梧重重点了点头,脸上皱纹褶起,眼眸微敛,沙哑道。

    “以老朽的拙见,也只得想到此处了。”

    “正是因为蓝染大人您所制造的转化为虚的试剂,使得君麻吕这群强大忍者的血液成为了与普通人没什么不同的样子。”

    说到这的时候,他却是微微一抬头,浑浊的眸子中闪过一道精芒,沙哑道。

    “但是,很显然,君麻吕他们是远远强大于普通人的!”

    “因此,老朽猜想了许多,最后觉着.....大人您的试剂一定是强大了这些血液的,或许它们只不过是隐藏起了本身的强大姿态....”

    听到他的这番话,蓝染深邃的眸子中闪过一抹饶有兴趣的神色,轻声喃喃道。

    “隐藏本身的强大姿态,将自己伪装成平凡的样子吗....”

    对此,重木寺梧缓缓点了点头,然后沙哑开口道。

    “大人您说的没错,它们确实伪装了起来....”

    “然后老夫按照这个思路去针对君麻吕的血液做出了一些刺激....接下来的一幕也许大人您会比较感兴趣的!”

    一边说着,只见重木寺梧缓缓的走到旁边的一处实验台,从中拿出了一支试管。

    试管之中装载着浑浊不明的液体,看起来有些诡异。

    重木寺梧缓缓走回来,轻轻咳嗽了一声,恭敬的弯身对蓝染说道。

    “蓝染大人,这是从鸩雾草中提取出的毒液。”

    “这种植物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特点,它们的毒性只是会产生一种剧烈痛苦的神经毒素,然而却并不能威胁到人类的生命,产生不了致命的效果。”

    “只不过...如果是意志不够的人类的话,面对此,却是可能会因为难以承受这份巨大的痛苦,从而选择死亡来解脱...”

    重木寺梧声音有些沙哑阴鸷的说完这番话。

    然后只见他浑浊的眸子中泛起喜色,在蓝染平静目光的注视下,缓缓的将那滴浑浊不明的液体滴到了器皿之中。

    蓝染深邃的眸子平静的注视着他的动作。

    在那滴浑浊液体污染了器皿内血滴的那一刻,诡异的一幕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