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不择手段 (二合一,7500)
作者:阴天神隐      更新:2018-01-07 14:58      字数:7985
    黑色宇宙中,如同新星一般的白色光芒渐渐退却,弥漫的灰色烟尘伴随冲击而消散。而就在消散的尘雾背后,虚空母兽庞大的躯体犹如疯狂抽搐的软体动物,蠕动着侵蚀那块几乎将它拦腰撞断的陨石,这一场景就犹如噩梦中的魔物来到了现实世界千千百百足有一栋楼高的肿胀肉瘤上长满锐利的刀齿,它们犹如链锯一般来回刮擦鼓动,仅仅是数秒后,原本坚固无比的庞大陨石就在母兽肢体强力的碾磨下化作对方的养分,被吸纳入体内。

    这时,虚空母兽肆无忌惮的表现出了瘟疫邪神有关的狰狞模样,无数复眼,甲壳,肉瘤在它蠕动时短暂的出现,然后又再一次被流畅的黑色甲壳覆盖,重新回到了纺梭形。

    刚刚喷射出只要持续照射,就足以摧毁星球地表的高能射线,母兽显得很是疲惫,在吞噬完陨石后就没有后续动作。毕竟将那种底牌掀开,即便是以邪神最高阶眷族的力量也会感到不支,不管怎么说,那是威力胜过传奇魔法的最上级裂解射线,也是灵能文明理论中才存在的破灭光矛,更是绝大部分文明口中,足以摧毁行星的歼星炮原型。

    当然,虚空母兽的力量远远没到那一步,但它确实摧毁星球的潜力,只要给它时间,它终有一日会成为能以一己之身对抗整个银河文明,以恒星为食的庞然巨物,即便是远古的帝国也要在它面前屈膝投降,狼狈逃窜。

    “……不愧是在宇宙空间成长起来的传奇魔物,真是小看你了。”

    与母兽遥遥相对,乔修亚此时已经冷静下来。虽然诺查丹玛斯刚才好像被对方的高能射线蒸发,但那只是表象,战士还和老法师有着精神连接,他知道此时对方的确遭受重创,身躯被高能冲击打乱,几乎快要自我湮灭,但毫无疑问,他仍然活着,只是暂时无法成为自己的助力,只能停在战场边缘缓缓恢复力量。

    “一时大意……乔修亚,暂时没办法继续配合了。”虚弱的声音从精神链接中传来,重伤的老法师意志很是平静,没有不甘也没有遗憾,只是轻声道:“它体内储备的能量超乎我的想象,居然无需蓄力就能发出那样的裂解魔法,我先缓一缓,稍后再来帮助你。”

    “已经很足够。”乔修亚同样平静的回复了老法师的话,他微微眯起了眼睛,看向远方的敌人:“诺查丹玛斯大师,您先休息。”

    战士已经十分感激。这本来就是他一个人的工作,诺查丹玛斯为他解决掉了许多一个人难以解决的棘手问题,比如说那无穷无尽的虚空魔物,比如那厚到不可思议的灵能重力护盾,老法师已经将他一个战士很难解决的问题全部都解决掉了,所以。

    接下来的工作,由我自己来就行。

    就在乔修亚对面,距离他足有数百公里远的小行星带轨道上,吞噬掉陨石的纺梭形母兽身上再次出现了剧烈的异动,伴随着以百米计算的厚重几丁质甲壳上裂开一道道缝隙,一层又一层的灵能水晶矿脉如同红色的条纹,浮现在了虚空母兽黑色的躯体上邪神眷族在虚空中发出了痛苦而又快意的嚎叫,因为得到了小行星中大量的珍惜矿物质,它有了重新构成灵能护盾的资源,现在,正是它重构防御体系的第一步,深绿色的灵能光芒混杂着深红色的水晶颜色,化作了肮脏又混沌的迷蒙光芒,照亮了周围的星域。

    注视着这一幕,站在远光星系小行星带处的乔修亚向前迈出了一步,原本宛如钢铁雕像一般矗立不动的四臂巨人身上抖落了一层朽坏的铁屑,那是因为过于激烈的战斗和能量传输,导致的躯体急速老化,一块块十几米大小的灰色铁锈碎屑就这样从四百米高的巨人身上跌落,化作尘埃,而就在它原本覆盖的地方,一层光滑而坚固的新生外壳反射着远方恒星的光芒,让凛然的金属冷光在星空分钟闪烁。

    红绿交杂的灵能之辉,与金属凛然的冷光,两者就如同分割了宇宙空间的两极。两股强大的能量在暗中汹涌,交锋的异象盖过了群星的辉光。

    正如同远方的虚空母兽能够通过周围的小行星带恢复伤势,乔修亚也能通过汲取周围陨石的矿物质来进行高速的自我复原,虽然这种复原有着瑕疵,需要日后长时间的打磨才能变得完美,但战时,有这种能力就已经很不错了,无法奢求太多。

    下一刻,伴随着一道金色的光芒在宇宙空间中亮起,原本正在快意嚎叫的虚空母兽立刻就发出了一声令周围的小行星为之战栗的痛呼怒吼

    因为此时急速冲锋的乔修亚,已经将自己化作一颗无以伦比的陨石,沉重的撞击在了它的外层甲壳之上!

    顿时,那巨大的黑色流畅甲壳上便出现了一圈绵延数千米的蛛网形裂缝,魔物千百吨绿色的体液在重压下化作喷枪一般的雾气,朝着四面八方激射而去!

    传闻巨龙怒吼,能够震动群山,令海浪倒卷,大气震颤,但此时虚空母兽因为痛苦所发出的声音,却是远超龙吼的高频声波,只见伴随着作为传递中介的血雾卷动,周围靠近母兽的小行星依次因为共振炸裂,化作无数碎屑,邪神眷族体液内蕴含的庞大灵能更是被激发出,化作了一道道跳跃的能量闪电,但这一切足以令一只舰队颤抖的的威势,都比不过那个站在母兽躯体之上的巨人!

    如同蛛网一般碎裂的甲壳中央,周身环绕一圈圈金红色光辉的乔修亚面无表情的举起右手,银色的大剑被其握在手间,它还未曾挥下,狂躁的风便已经席卷血雾,化作狂暴的龙卷肆虐周围,这是因为一层又一层深红色的光芒在巨剑的剑刃处流转,仿佛链锯大剑急速转动的锯齿那样,为其提供着足以撕碎一切的力量,而巨大的质量变动更是在剑刃处急速旋转的钢之力周围,形成了无以伦比的引力旋涡,令空间都为之扭曲颤抖。

    钢之剑,链锯形态。

    真空之中,漩涡无声的重重砸落,犹如一道银色的闪电轰击在母兽体表,一个呼吸,巨大的血洞便出现在魔物的体表,深绿色的血雾如同喷泉般爆涌而出,又因为扯动引力旋涡的链锯剑而化作数千米高的龙卷。也正因为此,母兽体表原本就还在不断蔓延的蛛网裂缝瞬间又扩大了一片,乔修亚狂暴的力量犹如最蛮横的刀镰犁过魔物的血肉,将对方体表的甲壳彻底化作碎裂扭曲的几丁质残渣。

    但也就到此为止了,吃痛的母兽迅速对这个突然来到它体表的渺小生物展开了还击对于体长超过九十公里的巨型生命而言,四百米高的钢铁巨人的确只是蚂蚁,他造成的伤害虽然看似恐怖,实际上对于母兽而言也不过就是被砸碎了一根小拇指那样,痛苦而不致命,远比之前的陨石冲击要来的无力。

    于是,下一次眨眼,原本被乔修亚所击碎的甲壳底部瞬间暴起了千百条粉色的肉质触手,这些触手在短短的五分之一秒内就被一层迅速硬化的黑色角质层覆盖,锐利的尾端闪烁着刀锋一般的光芒,然后,它们便带着闷雷般的冲击,朝着仍在不断攻击母兽体表的钢铁巨人抽打而来。

    以人力挥动的鞭子,其末端的速度便能超越音速,而以虚空母兽这种体型魔物挥动的数千米长触须,其末端的速度能够有多快,抽打的力量有多重?无人知晓这一点,母兽毫不在意自己的这些黑色触须,令它们急速掠过自己血液形成的绿色雾气,带起如同利刃一般的冲击波和震耳欲聋的响声。

    感知到了敌人来袭,乔修亚却并没有停下手中的攻击。他的四只手臂中,一只右手正在挥动银色巨剑不断的撕裂母兽的血肉,就在对方酝酿还击的短短数秒内,他便已经撕扯开了一条数百米深,彻底击穿了敌方甲壳的血肉通道,但还没等他自己深入这血肉通道中,母兽的攻击已携雷霆之威而至。

    没有回头,乔修亚其余的三支手臂扭转方向,然后幻化出千百拳影将其一一挡下,金属之拳与坚韧的角质层触手碰撞,轻而易举的将对方击碎,暴起一团团黑色的甲壳碎屑,但这方面取胜却并没有影响到结果,因为还要分心去攻击母兽的本体,战士最终还是因为对方触手的数量更胜一筹,被击中了。

    嘭!沉闷的撞击声响起。和之前那巨型却柔软的触手不同,母兽也会吸取经验教训,这些的触手硬度十分之高,即便是在撞上乔修亚躯体的那一瞬间,就被钢铁之躯带来的反震力所粉碎,但它却也将冲击力完完整整的施加在到了乔修亚身上,只见战士立刻就如同被球棒击中的棒球那样,化作一道银星被拍飞至远方。

    但乔修亚却并没有被击飞多远由于躯体太过沉重,他是贴近母兽甲壳的轨道被击飞的,在被击飞的一瞬间,战士就沉默的挥动自己的巨剑,毫不迟疑的插入母兽的甲壳,以自己的力量强行化解了对方的冲击。

    但就算是如此迅速的反应,他的巨剑也还是在母兽躯体上带出了一道近五公里长的巨大裂缝后才停止了后退,能够看见裂缝下母兽不断鼓动的血肉和内脏,以及无数密密麻麻,被包裹在脓水与血泡之间,不知有何用处的肿瘤。

    眼见仅仅是一击命中毫无用处,母兽体表又冒出无数触手,其中还掺杂着千千百百锐利的骨刺冲击,这些由触手退化而来的骨刺犹如迈克罗夫大陆的追踪魔法飞弹,能够自动识别战士的能量波动飞行,每一发的冲击力都相当于上帝之杖那种自外宇宙空间轰击地表的动能武器,但这些物理层面上,有形有质的攻击,对于早有准备的乔修亚而言毫无用处。

    战士仅仅是抬起头,扫视了一眼这些蜂拥而来的触手与骨刺,然后举起大剑隔空从左到右一划,狂暴的重力变动波扩散,漫天触手与骨刺直接凌空爆炸,化作漫天粉碎的残骸和血雾。而下一瞬,这大片血雾的正中央猛地爆出一个大洞,那是乔修亚急速飞行所造成的,他冲散这一层血雾,在一秒内就回到了之前他所切裂的母兽伤口处。

    轰!伴随着闷雷一般的巨响,战士再一次降落在母兽体表的甲壳之上,蛛网一般巨大的伤口和甲壳裂缝正在母兽内部血肉的蠕动中重生,但由于时间太短,伤口并没自愈多少,乔修亚深吸一口气,然后继续之前的工作,急速挥剑切裂母兽体表的伤口,但和之前不同的是,有金色的液体从他躯体上一些宛如陶瓷裂缝般的裂口处流出,然后滴落在魔物的躯体之上。

    母兽的攻击并非没有对乔修亚造成伤害,只是并不明显而已。

    钢铁巨人体表的外壳,并且全部都由钢之力组成的超密度简并物质组成,尤其是当乔修亚打算攻击时,他的防御会因为钢之力被抽调而大大降低,但即便是如此,组成巨人躯体的也是没有丝毫金属缺陷的未知超合金,绝不会因为简单的冲击而碎裂。但他原本的躯体是完美的合金,可之前刚刚重生的那几块却不是,正是这两者之间的连接处出现了凹陷或凸起等裂缝。

    伴随着乔修亚疯狂的挥剑,一道道数公里长的粗大龙卷在虚空母兽的体表升腾,而与此同时,金红色的血液从他碎裂的躯壳裂缝中流淌而出,滴落在虚空母兽的甲壳上和其内部的血肉中。但奇怪的是,这金红色的‘血’却并没有被战士胸口熔炉释放的高温所蒸发,反倒是如同沸腾的钢水一般继续在那无数扭曲的肿瘤和血肉上燃烧,发出滋滋的声音,然后一层层将它们融化,露出底层闪烁着黑绿色灵能的神经脉络。那些释放着灵能,已经水晶化的神经聚合体能够抗拒战士血液的焚烧,令乔修亚为之侧目,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眼神。

    而下一瞬,虚空母兽的攻击再至这次袭来的,就不仅仅是简单的触手和骨刺,而是无数灵能光矛和光球。因为体表灵能水晶矿脉的重生,邪神眷族已经能够使用这些能量攻击,这些庞大到数公里的巨型光球在虚空母兽的操控下,仿佛雨水,自杀般冲向乔修亚所在的区域,。

    虚空母兽宁愿伤害自己,重创自己的**,也要将乔修亚彻底抹杀!

    没有任何废话,乔修亚在看见那比大埃阿斯山都要大上一拳的巨型灵能光球后,就毫不犹豫的遁入虚空母兽的血肉之中,他虽然喜欢和敌人正面交战,可并不意味着他是喜欢自杀的疯子。不过,就在战士进入母兽伤口的一瞬,漫天灵能光球和光矛却如同幻影一般立刻消散,化作了银河一般的灵能颗粒,这些灵能颗粒犹如有生命一般自我重组,最后构成了一层十字形,厚实无比灵能护盾。

    轰!

    虚空母兽控制着这个十字形,几乎实质化的灵能护盾,将其如同封印一般牢牢的盖在了自己的伤口上,发出了巨大的震动声。而在此之后,原本浑身上下都在蠕动的母兽立刻停止了自己剧烈的运动,如同静止一般悬浮在宇宙虚空中,它收回了所有的注意力,开始全心全意的去应对这个已经被它锁在体内的敌人。

    被暗算了?感应到庞大的灵能护盾已经将自己锁在母兽体内,没有回头路乔修亚嘴角微微一扯,露出了一个早知如此的表情虚空母兽的思维方式简单到如同野兽,这种应对自己的方法战士早就猜到。很明显,为了消灭自己这个不确定因数,母兽宁愿付出巨大的代价,也要将自己切切实实的消灭,但它搞错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它太过低估自己能够造成的破坏了。

    不要小看一名传奇。即便是他的体型,只有敌人的几百分之一。

    大笑一声,仅仅是一瞬,脚底出现核聚变火花的乔修亚便如同一根烧红了的长针,径直刺入了虚空母兽的体内,他在短短数秒内就贯穿了数千米的血肉阻隔,突破了母兽表层的几丁质外壳,角质层钢皮,蠕动的肿瘤层和虚空魔物生殖腔,直接来到了这颗血肉行星的地壳之下,真正脆弱的身体内部!

    噗!突破了虚空母兽体表最后一程坚韧的半透明软骨隔层,乔修亚顿时感觉自己没入了水中,他环视周围,发现自己已经来到了由无数深绿色的柔软血肉组成的庞大腔室中。

    但到了这里,却也不意味着敌人没有防御,实际上,乔修亚知道,面对这种巨型生物,进入到它们脆弱的体内时,才是真正战斗的开始。而就在战士真的抵达此处的千分之一秒后,已经实质化的深绿色灵能就仿佛崩塌的冰川一般汹涌而来,宛如雪崩一样压向乔修亚。

    不过,气势汹汹的灵能之潮还没来得及触碰到战士的躯体,便被乔修亚体表的一层深红色半透明波动给挡住。母兽的灵能犹如中庭星的母树,虽然庞大,但却松散,乔修亚能够轻易的利用自己的能量将其抵消,但质量不够,数量来凑,伴随着母兽深层血肉的蠕动,无可计量,源源不绝,几乎无穷无尽的灵能如同潮水一般的涌来,它们就如同人体内不断鼓动,想要排出异物的肌体组织和免疫系统那样,要彻底的将战士碾碎掉,而就算是无法碾碎这颗又臭又硬的异物,至少也要将其驱逐至外层血肉中。

    战场可以在母兽自己体内,但决不能在这种深层的核心血肉中!

    而就在母兽的灵能开始进行排斥反应的一瞬,乔修亚体表立刻从银转变为熊熊燃烧的金红融核之心熔炉释放着庞大的能量抵消四面八方而来的冲击,数十万甚至百万度的高温气体从体表的每一处喷出,焚烧敌人脆弱的内脏腔室,将无数深绿色的血肉燃成焦黑的碳灰,彻底湮灭邪神眷族体内的一切生机!

    排斥反应归根及底还是根植于血肉,既然产生反应的血肉都被烧毁了,那么反击自然烟消云散,即便是远方其他部位的血肉产生了应激反应,那狂暴的灵能反击却也无法追上乔修亚的速度。

    但这种能量爆发无法持久。如此剧烈的能量对抗,即便是乔修亚持有天青宝珠时都做不到,因为敌人只有母兽一个,他也不能通过杀戮混沌魔物而获得源源不断的体力,但战士敢于深入母兽体内,岂是毫无准备的?

    当然不。

    轰!一边急速飞行,挥动手中银色巨剑摧毁母兽血肉,并抵抗周围灵能排斥的同时,乔修亚其余的三拳轰出,分别抓住了身侧三个方向,正如同心脏一般,不断鼓动膨胀的魔物血肉,深红色的高热能量自战士的手臂处喷涌而出,将绝大部分母兽的生体组织很焚烧,露出了其后的深绿色灵能神经脉络,而下一刻,战士便如同野兽般,粗鲁的将这根灵能神经脉络从虚空母兽的血肉中撕开扯下,带出大片大片的体液和鲜血。

    撕啦噗噜噜噜!!

    血肉撕扯的声音和内脏破碎的声音响起,钢铁巨人一边攻击周围,疯狂破坏着虚空母兽的体内组织,一边抵对方体内的巨大灵能排斥,蛮横的撕开敌人的**,乔修亚的面容没有丝毫改变,他张口,然后狠狠的咬在手中母兽水晶化的灵能神经之上,伴随着清脆的碎裂声和明显的吞咽声音,乔修亚的双眼中透露出凶厉的红光,在母兽体内深绿色的灵能之海中闪动,巨大的能量自战士体内传来,供给钢铁巨人继续战斗。

    咔嚓咔嚓!

    吞咽的速度太慢,实在是无法迅速完成能量供给的任务,乔修亚便将剩下的水晶灵能神经塞入胸口的融核之心熔炉,金色的漩涡疯狂的旋转碾磨这些高能物质,然后将其转换为战士急需的能量。

    口感不错。

    心中闪过这样的心思,乔修亚手上的动作半点不慢,他不断的挥动质量兵器钢之剑,在虚空母兽体内制造一个又一个巨大的空腔,让敌人的体液和血液疯狂的喷涌,化作血块填充这些空洞。对于巨大的邪神眷族而言,此时的战士已经不再是没有丝毫威胁的蚂蚁,而是一颗会不断在体内前进破坏的子弹,虚空母兽原本静止在小行星带轨道处的躯体顿时开始急速自转抖动了起来,因为感受到了巨大的痛苦,它胡乱的朝着周围移动,如同无头苍蝇一般在星系内部飞行,无数触手就仿佛着魔的村民般手舞足蹈,抽打着周围脆弱的小行星。

    而与此同时,母兽的体内,被乔修亚吞下的水晶灵能神经却展露出了异常的活性它在进入乔修亚已经进化成类似物质粉碎炉的胃部后仍然有着活性,并且化作无数水晶孢子依附在战士体内的内脏腔室中,如同病毒一般的扩散繁衍。它们寻找着有机体,企图入侵那些可怜的生体细胞,并且夺取其中的养分转化为‘自己’,最后将乔修亚的天赋和力量化作己用,正如同它在中庭人与佛尔比人的数个殖民星所干的那样。

    但这一次,这些混沌病毒货真价实的撞上铁板了。

    因为战士的体内,除却沸腾的钢水以及简并物质骨骼外,确确实实的没有半点血肉存在。

    诺查丹玛斯受了重伤,这正好。

    感受到了体内虚空母兽的病毒和孢子绝望的在自己胃部的碾磨下化作纯粹的高能物质,乔修亚继续一边对抗这四面八方席卷而来的灵能冲击,一边吞咽着虚空母兽的灵能水晶神经。战士的心如同极地最深处的冰川般冷静,他有些冷漠的想到:不然的话,到时候又要花费口舌去解释自己现在的举动。

    这时的乔修亚,比瘟疫邪神的眷族更像是病毒的化身。他侵入了虚空母兽体内,对方能够抗拒钢之力的同化,却无法拒绝物理性的破坏。如果说,普通的病毒只是破门而入,将所有家产都窃走的盗贼,那么乔修亚便是拿着大锤,将整个房子都彻底推平的暴徒这个家伙甚至会吃掉房子的一部分!

    但乔修亚这样暴戾到有些疯狂的举动,毫无疑问的令其他人感到了不安。

    “主人!”在战士的精神空间中,萤面色忧愁的大声呼喊着:“冷静一点,您的精神状态有一点不稳定!”

    “侦测到神性反应!”而一旁,凛也大声道,黑发少年按照之前他与乔修亚约定好的那样,尽自己的全力提醒着战士:“主人,不要被神性控制了啊!”

    原本米白色的光球此时似乎是受到了乔修亚心情的影响,居然变色成了赤红色,它想要说些什么,但却因为太过紧张,就连叮铃声都发不出来。

    “我很冷静。”

    就在虚空母兽痛苦的在远光星系内高速移动,企图找个什么地方撞击,缓解体内的痛苦时,看上去远比一切魔物更像是魔物的乔修亚如此说道,他的三支手臂来回撕扯着虚空母兽体内的灵能神经脉络,暴起大片大片的鲜血和组织残片,然后冷酷的将其扯下,送入口中或者塞入胸前的融核之心熔炉。战士双目中闪动着魔神般的红色的光芒,不过在他听见了萤和凛说的话后,手中的动作就不由自主的停顿了一瞬。乔修亚闭上眼睛,然后睁开,他轻声道:“这不是,什么神性。”

    母兽的灵能神经脉络提供了庞大的能量,无可阻挡的沛然巨力从乔修亚身上传来,战士舒展着自己的四只手臂和躯体,金红色的冲击波以他为中心肆意扩散,庞大的排斥力混杂着质量变动,将周围的虚空母兽脆弱的血肉之躯以及灵能排开,形成一个真空圆。而在乔修亚的身前,因他举起了银色的巨剑,一道直通虚空母兽体内最深处的漫长的血肉走廊就这样在飞溅的血肉和内脏组织中被打开。

    乔修亚冷漠的看着前方,那条漫长而黑暗的血肉通道:“这只是为了取胜,什么都愿意去做的,不择手段。”

    而下一瞬,他便身化金色流光,急速朝着虚空母兽体内的最深处推进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