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反击的号角
作者:破月乌梭      更新:2018-01-20 17:36      字数:3568
    “虽是如此。但你们认为,此事应该如何解决?”

    马云冬刚刚想要答应下来,但脑中一想,却觉得如此贸然有些不妥。

    若是所选非人,导致王践行等人失败,那就是他的过错了。

    于是马云冬便存了考量几人的心思。

    段陵朗声一笑,充满信心的回道:“此事有何困难?我等只需效仿昔日主公所为,将中原彻底扰乱即可。到时候蒙古受制于境内骚乱,定然无法腾出手来解决我们。而我们也可以借此机会,先解决掉蒙古大军,然后在率领麾下之人进军中原,到时候天下也将为我们所夺!”

    马云冬心中一愣,又是问道:“那,他们呢?”

    段陵此举倒也有可行之处,但在马云冬听来,却感到有些不悦。

    若是依照段陵所为,那邯郸之人岂不就会被牺牲掉吗?

    “他们?”

    “当然是起义士兵了。”

    马云提醒了一下,心里面对段陵的评价弱了几分。

    若是这样做来,那他为起义军据理力争,岂不是等同于空谈?

    “他们吗?能够为为我等兴复华夏而牺牲,乃是他们无尽的光荣。”段陵不解其意,依旧坚信着自己的信念。

    马云冬心中黯然,又是看向了周宇,问道:“那你呢?”

    “我?”

    “没错。若是你,你打算如何?”

    “若是我的话,我大概会坚守邯郸。毕竟邯郸人口众多,若是能够将其占据,那就等于获得源源不断的兵员。”周宇阐述了起来。

    马云冬听了,双眉微微舒展开来,带着几分赞许。

    段陵见到马云冬这偏爱模样,心中有些不满,插嘴诘问道:“那敌人呢?莫要忘了,邯郸城位于敌人腹心之地,随时随地都会遭到敌人进攻。”

    “的确。此事也是关键。”

    周宇虽被挑衅,但他神态平静,并不怎么在意,口中继续阐述道:“但是你们也知晓,如今蒙古主力皆以调转至平凉府,以求能够和我们对抗,而中原之地虽有军队,却多是老弱残兵。虽有张柔驻守,但他目前被宋朝牵制住,轻易间根本难以动弹。而这个时候,也是我们的机会。我想那起义军主事,应当也是存着类似的心理!”

    “若对方若是调集大军来攻呢?”马云冬又问。

    这一切的推测,都是建立在那蒙古不会大规模攻击邯郸城的基础上。

    但若是蒙古大举进犯呢?

    周宇又是笑道:“若要攻下邯郸城。除非是蒙古主力,亦或者张柔亲率,否则的话其他人根本无力攻下。而蒙古主力若是倾力前来,那也代表着北伐之事已经结束。到时候集中我军和起义军的力量,应该能够和蒙古对抗。若是张柔的话,只需要我们说服南宋,那厮为了防止丢失国土,想必也不会贸然开拨吧!”

    “但这一切,都是建立在起义军的实力之上。你有多少把握,能够在诸位诸侯围攻之下活下去?”

    马云冬静静看着周宇,心中也是担忧无比。

    这个计划貌似保守,但较之段陵的方案,风险却更大。

    若是一个不小心,只怕就会被敌人给灭了!

    周宇一时默然,随后面带苦涩,回道:“说实在的,我也不清楚。毕竟我对那里并不熟悉。他们的人员以及训练程度,还包括武器的装备等等,全都不知道!”

    “你也不清楚吗?”马云冬沉默下来。

    周瑜对此唯有默然。

    “好吧?我知道该怎么做了!”马云冬苦思良久之后,这才诉道:“既然如此,那你们两个一起前去,由周宇带队,段陵你作为副手,知道了吗?”

    “属下明白,定眼不负使命。”周宇阖首回道。

    但段陵却有些埋怨,提出了自己的质疑:“为何要让我屈居在他下面?”

    “周宇思考周全,也会体谅下属。由他带领我会放心,而你太过跳脱,虽是经常天马行空,更有惊人之举。但行事不免有些偏激,若是一个不小心和起义军等人发生冲突,反而容易坏了咱们的名声。我们毕竟和他们许久未曾联系,多多少少也有些生疏了。”马云冬解释道。

    两人听了之后,解释答应了下来。

    但马云冬还是担忧,又将两人叫住,叮嘱道:“记住了,此次任务非比寻常,因为一个不小心,你就会死在那里。所以你们到的时候可要多加小心,明白吗?”

    这些安慰性的话语,也不过是聊表心意,至于对方抵达邯郸之后会如何去做,马云冬也不清楚。

    段陵、周宇各自退下,也将自己的行李打包好,第二日回到军校之中,从这里面各自挑选了三十名学生,组成了一支人数足有六十人的参谋团,他们就离开了长安城,踏上开往潼关的火车。

    送别两人之后,马云冬略有伤感。

    “唉。每一年都是如此,真希望什么时候才能消停下来?不过如果有那个时候的话,估计也天下太平了吧。那个时候,我们又能做什么?”

    散去心中踌躇,马云冬又重新回到国务院。

    而在这时,又有一个传令兵快步而来。

    “又发生什么事情了?”马云冬感到奇怪,张口问道。

    那人道:“这是袁晔传来的飞鸽传书。他目前已经攻下了秦州,所以想要我们派兵防守,以免被敌人给卷土再来的机会!”

    “原来是袁晔?没想到一转眼,他就已经攻下秦城?这个可真的是好事啊!”马云冬笑的相当灿烂。

    在这一连串的糟心事之列,也只有这个消息能够让他感到开心。

    “袁将军也说了,等到离开秦州之后,他为了避免被敌人发现行踪,会彻底的隐起来,到时候若要联系的话,只怕会相当困难。所以他希望我们能够将他损耗的军械和粮草补全,以免深入敌营之后,反而没有足够的力量攻打对方。”

    马云冬笑道:“你让他放心,我定然会将所有损耗的兵械全都补全!”

    秦州。

    遥望远处起伏山峦,袁晔有些惆怅,胯下的战马有些不耐烦,不时的踢着蹄子,身后马尾也一摇一晃,显得有些惬意。

    “又要离开了吗?”

    转过身,袁晔看了一眼身后城市,神色带着几分黯然。

    “怎么了?”

    周成问道。

    和袁晔那有些低沉的情绪相比,他却是有些跃跃欲试,眼底里还有着建功立业的**。

    袁晔自嘲道:“为什么,只是想起了过去而已!”

    “过去?”周成疑惑不解。

    “嗯。是过去!二十年前的事情,可不会这么容易就忘却。”袁晔扯了扯嘴巴,想要让自己笑出来,但他却感觉自己面部僵硬无比,看起来就诡异。

    “二十年前?”

    周成神色一愣,脑中一转之后,方才了然:“原来袁将军乃是长征老兵?”

    他会是刚刚进入赤凤军,但在百般搜罗资料的情况下,自然知晓长征老兵的事情。

    这些老兵全都是在潞州防御战之前加入的,而在经过长征的千锤百炼之后,其军事素质以及各方面能力都在常人之上,并且始终都被人所崇敬。

    袁晔阖首回道:“是的,我是在太原保卫战时候加入的。”

    “太原保卫战?这么远?可是你看起来还这么年轻。”周成有些惊讶。

    眼前之人看起来比他大不了多少,没想到竟然在赤凤军之中厮混了二十年?

    难怪能够在这个年华,就能够领兵征战四方了!

    袁晔哈哈一笑,诉道:“年轻,我现在都三十多岁了,能有多年轻?”

    “三十多岁?难道你十岁的时候,就加入赤凤军了吗?”周成愕然问道。

    他这个时候,可还在学堂里面厮混呢。

    袁晔摇摇头,笑道:“我也不过是穷苦人家出生,若非赤凤军攻破太原,只怕我早就饿死在了!”

    “原来是这样?”

    周成心神一震,连忙绷直身子,央求道:“那袁将军,你能和我们说说不?你那时都有多威风?”

    “威风?哪有的事儿!狼狈倒是经常有。毕竟那时候,咱们也没有手上的这些精锐武器,好多都没经过训练就上战场了。逃跑倒是经常的事儿!”袁晔哈哈一笑,搪塞了过去。

    对于过去之事,他向来都不想要多做解释,以免惹起自己悲伤的情绪来。

    见到所有人都准备妥当,袁晔一挥马鞭就是令道:“我们还是趁着这个时候快些行动吧。要不然被敌人发现的话,可就糟糕了!”

    “得令!”

    周成赶紧催动战马,紧跟在周成身后。

    其余人也一样,催促着胯下战马,趁着这个晨光初现、光辉未明的时候离开秦州。

    位于行军前方,袁晔最后侧目看了一眼秦州,那之后有他的家和他的亲人,心中暗想:“希望这一次,能够安然回归。”

    眼前有些模糊,转瞬间他感觉自己似乎又变成了那个刚刚加入赤凤军的毛头小子。

    一样的稚嫩,一样的忐忑。

    而在那时,他始终对未来感到忐忑,就怕那一天不明不白的就死了。

    一路征战,一路飘零,终于走到了现在。

    而今日,他又踏上了征途,只是这一次不再是逃亡,而是吹响反击的号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