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5章 禁逝
作者:萧瑾瑜      更新:2018-01-20 14:59      字数:3823
    金蝉青年凝视林寻,那清澈如婴孩的眸子深处,映现出无穷玄光,似能洞察一切。

    可仅仅几个呼吸,他就干脆利落地收起目光,神色怔然。

    他能看出,历经九千九百九十九道石阶力量的磨炼,林寻自身道行在此过程中获得了不可估量的好处。

    他也看出,林寻此刻的气力虽油尽灯枯,但却在极尽的锤炼之下,觉醒了血脉中的天赋神通。

    只是……

    那等天赋神通的气息,就让他都无法去洞察!

    这只能证明一点,林寻所觉醒的天赋神通力量,大不寻常!

    这才是令金蝉青年怔然的原因。

    “大渊吞穹……当年那个名叫星湮的凶猛家伙,所掌握的天赋神通乃是‘星湮术’,一击出,击星毁月,湮灭生机,强横无匹……”

    金蝉青年眼眸中泛起一丝追忆之色,“只是,眼下此子所觉醒的天赋神通,似和星湮完全不一样……”

    “有趣,同样的血脉力量,觉醒的天赋神通却不一样,这等血脉力量可是很少见。”

    嗡~

    在金蝉青年沉思时,盘膝坐地的林寻身上,却泛起一股奇异炽盛的波动。

    他那原本空白的意识,忽然像徜徉在了一片浩瀚的长河中,浪花翻滚,奔腾不休。

    而他的意识,则在浪花中随波逐流。

    他见到了很多不可思议的画面。

    岁月更迭,四季变换,经纬演变,青史兴衰……

    众生在历经生老病死,天地在历经沧桑变幻,山河万物循序往复的毁灭和新生……

    一恍惚,已是一春秋。

    一弹指,则是一光年。

    就如在岁月中历经一场光怪陆离的行程。

    轰!

    旋即,这一切都轰然爆碎,浩瀚长河,被一口大渊吞没一角,猛地产生一股无法形容的崩灭动荡景象。

    这一刻,林寻躯体产生一种本能,原本封印在识海中的一股“天命玄力”喷涌而出,涌入心脉之地。

    天命玄力,是在通天秘境中闯关之后,所获得的奖励之一,拥有着激发天赋,觉醒本源力量的神妙威能。

    此时,这一股力量悉数被林寻的本源灵脉吞没。

    而后,林寻意识中,就见到一幕堪称绝世的画面。

    在那浩瀚长河中,一抹岁月的气息被大渊吞没!

    岁月,便是时光,是时间,是至高无上的诸天秩序,是足以令帝境强者都望而兴叹的力量。

    而此时,一口大渊中,截留一抹岁月气息!

    林寻意识猛地一阵剧痛,所见所感,皆如碎裂的琉璃,化作碎片消失不见。

    轰!

    而后,他的意识重归体内,整个躯体都猛地颤粟起来,穴窍、皮膜、经络、识海、五脏六腑……每一处区域,无不被一股奇异澎湃的炽盛力量充斥。

    而在心脉之地,一截本源灵脉已产生彻底的蜕变,虚幻得犹如一抹光,在那光影中,浮沉着一枚奇异的道纹。

    这一枚道纹太独特了,形似飞羽,莹白璀璨,弥漫出一缕缕神秘的晦涩气息,隐隐约约,就犹如有岁月的痕迹在道纹中流转,明灭不定。

    禁逝!

    林寻心中浮现出一个明悟。

    这就是自己觉醒的天赋神通,顾名思义,就是禁锢流逝的力量。

    只是,他心中却无法平静。

    因为“禁逝”所禁锢的力量,太惊世骇俗,太骇人听闻,也太匪夷所思。

    禁锢时间于一瞬!

    这就是天赋神通“禁逝”最大的威能。

    唯抵达圣境,才能掌控空间奥秘,拥有空间挪移的手段。

    但即便是帝境,在时间法则面前,都难以碰触,无力抵抗!

    无论帝境,还是蝼蚁,一旦死了,注定会被岁月的力量侵蚀,而后被抹除。

    而帝境欲永恒不朽,虽面临最大的一个威胁,就是时间!

    而禁逝神通,竟能禁锢一瞬的时间流逝,这力量就太恐怖了,恐怖到了让林寻都难以置信。

    直至许久,他才稍稍冷静,仔细感应。

    那一枚宛如飞羽般虚幻,莹白瑰丽的奇异道纹,晦涩而神秘,可当林寻去感应时,却只觉进入一口大渊中,大而无垠,深不可测。

    除此,再无所获。

    林寻一愣,心中自嘲,自己的天赋力量,却连自己都感应不到其中的玄妙,这……简直奇了怪哉。

    不过想一想林寻就释然。

    禁逝神通,禁锢的可是一瞬的时间,牵扯到时间法则,连帝境都不见得能碰触到其奥秘,自己如今都还未成圣,更远远不如帝境存在,又哪可能感知到时间法则的秘密?

    只能说,禁逝神通是与生俱来的一种法门,是一种可以去御用和掌控的力量。

    其本质奥义,则不是眼下的林寻能够触摸和掌控。

    即便如此,林寻心中也是一阵滚热发烫,修行至今,他哪会不明白禁逝神通的强大?

    虽然禁锢的是一瞬的时间,可这一瞬间,足以改变太多事情!

    最直接的就是在战斗中,一瞬就能决定出胜负、生死!

    没多久,林寻睁开眼睛。

    “你醒了。”

    旁边,金蝉青年开口。

    林寻刚要起身,只觉浑身疲乏困顿,力量耗尽,竟是连一根手指头都抬不起来。

    最终,他只露出一个苦笑。

    金蝉青年一副了然的模样,随手在林寻肩膀一拍。

    顿时,一股浑厚温纯的力量如长江大河般,涌入林寻体内,短短几个呼吸之间而已,非但将林寻周身的困顿一扫而空,且连修为都恢复如初。

    林寻一怔,他早知道金蝉青年是一个深不可测的存在,却没想到,他的手段竟如此了不得!

    金蝉青年笑道:“是不是不理解,为何之前在登石阶而上时,我为何不拉你一把?”

    林寻起身,道:“现在理解了,为了磨炼。”

    金蝉青年爽朗笑起来,道:“不错不错,这就是道途求索,能自己走的时候,最忌讳别人拉一把,有害无益。”

    此时,站在这万劫帝宫大门前,就如屹立万丈高空中,身前是一层层蔓延而下的石阶,视野极其辽阔。

    而在背后,帝宫大门一直开着,有浩瀚的光弥漫而出,显得无比神秘。

    “走吧,算一算时间,这一场大契机的争夺,也快要分出胜负了。”

    金蝉青年转身,朝帝宫大门行去,自始至终,没有问过林寻天赋神通的事情。

    林寻怔了怔,没有多说什么,跟着走了进去。

    帝宫,在林寻的预想中,此地必然神异无比,充满玄机,有着足以令任何修道者惊叹和敬畏的景象。

    可让林寻错愕的是,帝宫内空荡荡的,只有一张案牍,一个蒲团。

    案牍色泽陈旧,是最寻常的梨花木打造,蒲团同样是以最寻常的蒲草叶编织而成。

    这两样物品,在寻常人家中都到处可见。

    如今,却陈列在了这万劫帝宫中,如此一来,这看似寻常的东西,就显得大不寻常了。

    “一块寻常顽石,若是有圣人坐在其上悟道,长年累月被圣人气息浸润,这块顽石注定就变得不一样,后人若观摩,甚至能从此石中窥伺到一些圣道玄机。”

    “像眼前这案牍和蒲团,乃是万劫大帝年幼时,其母亲为他准备的书桌和歇息之地,伴随了他整个年少,后来成道时,他便一直携带身边,被视作最重要的东西,直至陨落,他都不忍这两件物件随自己毁去……”

    金蝉青年带着一丝感慨,“案牍和蒲团再寻常,可当伴随了一位大帝的求道路之后,已不再是寻常。”

    林寻动容,心生震撼。

    这案牍和蒲团,或许不是惊天动地的至宝,但却烙印着一位大帝的完整经历,当然不是其他宝物可比的。

    “你最好不要尝试去感应这两件物品。”金蝉青年提醒道,“那其中的力量,除了帝境人物,没有人能抵抗。”

    林寻心中一凛,旋即道:“那一个碗又有什么来历?”

    案牍上,孤零零立着一个粗糙的陶瓷碗,黑黝黝的,看起来也很寻常。

    “跟我来。”

    金蝉青年踱步来到案牍前,低头俯视那陶瓷碗,道,“你看,那些争夺大契机的强者,都在其中。”

    什么?

    林寻眼眸一凝,连忙上前,低头一看,就见那陶瓷碗中,混沌气弥漫,隐约可见,其中犹如囊括着一个浩瀚广袤的世界。

    这陶瓷碗,才只巴掌大小而已,可碗底却承载着一方乾坤?

    这让林寻都愣住。

    “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即便是一颗沙砾,也可以容纳一方宙宇乾坤。”

    金蝉青年道,“这就是帝境手段。”

    “无中生有?”林寻脱口而出。

    金蝉青年一愣,罕见地有些怔然,抬眼看向林寻,道:“你也懂得这等境界?”

    林寻摇头:“惊鸿一瞥。”

    金蝉青年赞叹了一声,挪移开目光,实则他心中有些不平静。

    无中生有之境,那可是连许多帝境都不曾窥伺到的境界,如今,却被一个未成圣的年轻人得见。

    这简直差点颠覆了金蝉青年的认知!

    “这不是无中生有,只是一种须弥纳芥子的手段,是对空间法则的极尽运用罢了。”

    金蝉青年说着,目光重新看向那黑黝黝的陶瓷碗。

    ——

    ps:金鱼今儿就要出国了,纵横的很多作者都一起。

    关于更新,金鱼很装逼的说一句,大家可以看看,断更的作者大大有多少,欠更少更的作者大大又有多少。

    但金鱼敢保证,17号之前,每天2更!去国外金鱼也是带着电脑的,争取19,20号也不断更!

    也希望童鞋们看书的时候,千万别忘了投月票支持一下如此勤奋念念不忘码字的金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