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零四十一,他是看透了
作者:救火匠      更新:2018-01-07 13:57      字数:2511
    滨城是北方的金融中心,距离京城这么近,能有此重要地位,实属不易,若非历史缘故,怕是做不到。

    城南友谊路迎宾馆里靠南有一片市民无法探究的神秘区域,环境肯定是极好的。那里居住的都是滨城市主要领导,有退休的,也有现任的。

    其中一栋小楼,老张同志正在和老全相谈甚欢。

    全总主要的工作就是金融方面的,他来到了滨城,不过他日程安排比较紧,所以就没有告诉王老实,也没打算去前苏。

    老张是地主,除了工作上的安排,他还私人宴请了老全。

    严格说,两人并非一条线上,却也不在对立面,还能算是合作方,更因为王老实的存在,他们私交也是有的。

    坐到一块儿,话题自然也就到了王大老板身上。

    很多人都诟病一件事儿,那就是王老实事业的停滞不前,加上目前金融市场动荡不安,说起王大老板根本不沾华夏股市的事儿,两人都忍不住唏嘘。

    “他说了,咱华夏股民不该是韭菜,那些收割机一茬茬儿的看着恶心。”

    对王老实的话,明白人都不会怼回去,里边儿水太深,以至于都没法拿出来说,连监管部门的主管都没几个全身而退的。

    可能是关系到了,老张笑着揶揄起来,“你推荐的那几个人实在也不像话。”

    全总摇头笑着说,“又不光是咱华夏这样,他们想独善其身也难。”

    两人谈话很轻松,也很开放。

    “那小子有时候还是厉害,你听他说的,‘战略是科学,也是艺术,但归根到底是哲学。’连姬总都拍案叫绝,专门写了下来挂在办公室里呢。”

    老张终归还是叹口气说,“他是看透了,也好,不犯忌讳。”

    看了老张一眼,全总端起茶杯,抿了抿,掩饰了他内心的某些特异。

    熟归熟,不是所有的话都能说出口,王老实涉足的行业都摆在明面儿上,哪怕现在积累了大量资产没有投资方向,也绝不出手,就是那个原因。

    纵观华夏老百姓,有个相当令人费解的现象,那就是有了钱怎么办?

    归纳起来有几类:

    第一,存起来,华夏人之常情,都能理解,存钱以备不时之需,事实上,大多数人目的根本达不到。

    第二,买房则是受全社会的鼓动,好像不买就无法传宗接代一般,没办法,国家三分之一的gdp需要。

    第三,消费,就更好理解,让穷给压抑的,必须释放。

    第四,投资,让人费解的就是投资,华夏人把餐馆开到了全世界,别看到处都是,其实真赚钱的没几个,是我们国人喜欢干勤行?

    完全不是,赔本的概率实在高的丧心病狂,因为我们没有更好的投资出路,不信的话去看看国视的节目,宣传的那些致富能手中有几个不是做饭的,这里涉及了国家经济命脉问题,没得选。

    兴亡都是百姓苦,自打古时候就这样,我们现在学习的还是儒家那一套理论,只是稍加修改而已,这需要时代去理解,更得每一个人自己来承受。

    屋里沉闷了,也巧,老张的生活秘书轻轻的敲门进来,科普一下,到了张书记这个级别上,是有生活秘书的,级别也相当不低,外放时,至少弄个正厅呢。

    老张这个秘书叫庞学政,是个仔细的人,没有耳语那种做派,会显得自己老板小家子气,他只压低了声音,“那个姓周的又来了,您还见吗?”

    “不见了,你替我跟他说,事不可为莫强求。”老张微微扫了全总一眼,旋儿就下了决心,说得很坚定。

    庞秘书答应着退出去,轻轻掩上门。

    楼下,周浩鹏心里虽焦急,脸上却如常,并无异色。

    看到庞秘书下来,周浩鹏也起身,轻声问,“怎么样?张叔还在忙?”

    能在这个时候通过夫人进入大院,绝不是随便的人,庞大秘是心里有数的,他没把原话转告,而是换了一种更委婉的。

    “书记那里有重要的客人,京城来的,怕是今天没时间了,你的事儿我会记着,等书记放松的时候,我跟他汇报。”

    周浩鹏也算见多识广的,不好忽悠,眼中闪过一丝失望,嘴上却说,“那可要谢谢庞哥了,对了,这是我朋友给的,我平时很少来滨城,也用不上,庞哥帮帮忙,免得浪费。”说着,拿出一张卡直接塞到庞学政口袋里。

    “别、别,周总,我不能收------”庞学政立即推辞,还特别坚决。

    到了他这个位置,万事都要小心,一个不慎,怕是多年努力都要付之东流。

    周浩鹏笑着说,“庞哥你可别多想,就一打折卡,饭店老板是我一朋友,这不能算犯错误吧。”

    “这-----那好吧,谢谢周总了。”庞学政略一迟疑,看了一眼,卡片似乎的确是打折卡,那就问题不大了,硬不要,面子上也不好看。

    送走了周浩鹏,庞学政仔细看了看,是个连锁饭店的打折卡,那个饭店档次不低,恐怕这张卡不一定如表面上那么简单。

    ※※※

    周浩鹏出了迎宾馆大门儿,还没来得及郁闷,电话就响了,看了眼号码,立马儿精神起来。

    “张小姐您好,我是周浩鹏------”

    通话时间很短。

    最后,周浩鹏兴奋的说,“没问题,完全没问题,那我明天过去前再跟您联系好吧?”

    就那么心思缜密,说话滴水不漏。

    刮了电话,周浩鹏忍不住握紧拳头,低吼了一声,‘耶!’

    刚才是张嫣的电话,通知他,王大老板要见他了。

    他之所以几次来找老张就是因为王老实这边儿一直没个准话儿,周浩鹏有些按捺不住。

    今天,王老实送二老上了火车,又去了前苏食品,问了问公司经营上的情况,尤其是米帝和农部那件事儿是不是还有波澜。

    情况还可以,之前的调整正在发挥作用,老周同志偃旗息鼓,事情总算安定了不少,老程的汇报让王大老板舒坦。

    除了必要的敲打,王老实在前苏食品没弄啥动静,跟华夏未来截然不同。

    没了其他事儿,返京。

    这时,张嫣才红着脸说周浩鹏还没见,显然,她被王老实打了措手不及。

    王大老板哪儿会放在心上,“让他来京城。”

    p:最近几天一直跟感冒斗争,脑子昏昏沉沉的,还好没发展成肺炎,大伙儿也注意吧,我们的生活环境实在没得说,要是能生活在新闻里该多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