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4】最后的较量-12
作者:k金女人      更新:2017-12-19 12:26      字数:2256
    夏蓉玉对岳灵儿用毒无法,只好带着她共同赶往梅林观,而岳炎已与前晚回了老宅,没走正门,趁着夜色翻墙而入,轻车熟路的进了书房,若论武功,他不及岳华,就是晏阳天也不能相提并论,可若论夜行千里,当今武林鲜有人能敌,他当初以万两黄金嫁作王县令为六郎君,却只说是江湖中人暂避风头,王县令招惹不起只好给了他一处别苑,直到他拿到那幅流落在王县令府上的藏宝图后才离开。

    他是武林名门的大公子,若是草蜢之徒,可能早就被冠以神偷的别号了,可狂帝的儿郎,又身姿飘逸,容貌卓绝,是以大家给了个雅号—铁扇公子,其实,岳炎的本事是取物于无形。

    他进入书房,在玳瑁里找到那幅山水画,然后转身离开,不留一丝痕迹。

    汉水郡城的军营里,林夕兰正辗转难眠,烨弘棉回信说夏蓉玉不见了,难道这人真有通天的能耐,觉察到风声事先跑了?营帐里的烛火突然一晃,夕兰只觉后背一阵寒风袭来,霍然转头,竟然又是房凌远!不由的心中有气,冷冷道:“房公子又是深夜来访,有什么事要说?”

    咖房凌远脸色一红,这话明显就是说他是宵小之辈,深夜进人家女子的房,说出去着实不妥,可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来,也许只是来看看?

    “房公子……?”夕兰站起身疑惑的看着这个面色涨红的男子。

    房凌远连忙道:“李公子很好,林姑娘不用挂心。”

    聆“哦?”夕兰这才好好打量起房凌远,说不上俊美,却有股子清雅的气质,比起小九又多了几分凌厉,身材修长,青缎子的长袍,腰间系着雪白的鎏金穗子,看上去并不像龌龊的小人,不过,看表面是怎么也看不出的,人心海底深。

    他来了只是说了李瀚宇的情况,难道是是向她买好?还是有求于她?

    房凌远看见夕兰眼中的疑惑,面色一窘,道:“赫尔寨内部四分五裂,樱兰也是强撑,有时人变了是有原因的,林姑娘,你说是吗?”

    莫名其妙!夕兰的疑虑又加深了几分,怎么房凌远说的模棱两可,他到底想表达的是什么意思呢?她随手捋着肩上的散发,心里揣测着,试探道:“你……有什么话不妨只说!”

    房凌远忽然话锋一转,道:“唐大哥与嫂子现在在一个安全的地方,林姑娘也可不必挂心。”

    夕兰今天还接到柳父的书信,说大姑奶奶想念夕伶,希望能让夕伶回老宅,可只有她知道,唐秀和夕伶在赫尔寨山谷,现在战火一起,还真不知人怎么样了?这会儿听房凌远提起,不管出于什么目的,总算是性命无忧,人只好还活着就是好的。

    “房公子,你来到底有什么话就别拐弯抹角了,你我都是聪明人,识时务为俊杰,小小赫尔寨再有能耐也不过是如来佛祖手中一片尘埃,早晚要落幕,房公子不必顾忌什么,只管说就是了。”

    房凌远若有所思的望着夕兰,好半晌才道:“我可以将唐公子、夕伶姑娘安全送出来,也可以将赫尔寨的地形图与兵力分派图给你。”

    夕兰眼睛一亮,诱惑力好大啊,房凌远已经算得上是商业间谍了,还带买一送一,这买卖接下来怎么样都不会亏本。道:“你想要什么?”

    房凌远目光灼灼的盯着她,脖颈上的喉结不经意的滑动了一下,低哑道:“我……我想嫁给你。”

    夕兰一口气没上来,差点没晕过去,开什么玩笑,她……她到今天才看清他的样子,好像不是很熟吧!为什么他要嫁给她?等等,一定还有别的原因,她没立即接话,只是斜睨这烛火快速思索着。

    房凌远,曾是玄冥教教徒,而入教之前的身份是御前侍卫,能做御前侍卫说明身家清白,据说他曾一度爱慕夏蓉玉,才会被拖下水,他在赫尔寨山谷躲了两年,人在生命无忧的情况下,还想要什么?古人云:温饱思淫.欲。难道他只是想嫁个有钱人渡过以后的人生?而那个有钱人就是自己?耶?有钱人?

    夕兰一刹那捋出一条线,笑道:“房公子祖籍何处?家里还有什么人?你知道进我林家门的夫郎个个身价不菲,你就算什么都没有,也要身家清白才可!”

    房凌远的脸唰的一下白了,剑眉紧蹙,似乎是为了攀比,也是赌气,沉声道:“家母是礼部尚书单文竹,我随父姓。”

    夕兰‘哦’恍然大悟的眯了眯眼睛,扬声道:“哎呀,那你与单耀祖,单公子是兄弟喽!”单耀祖是嫡子,她还真没听说单文竹有庶子。

    房凌远目光一滞,痛苦的攥着拳头,一字一顿道:“我只想与林姑娘表明身家清白,并不想攀附富贵,他单家的公子怎么会是房某的兄长?我没那个福气!”

    夕兰被咽的一愣,看来房凌远与宗家有怨啊,既然不想嫁个有钱人,那他嫁她的目的何在?

    “林姑娘,你考虑一下,这风火串子给你,决定了,给房某个信即可!”房凌远说完阴恻恻的看了眼她才转身离开。

    夕兰直到这人走远了,还在发愣,不是为了富贵虚名,那他想要什么?这买卖还不能下注啊!她重重呼出一口气,一仰头坐靠在台镜旁,看着镜中朦胧的轮廓,清瘦,这些日子连下巴都尖了不少,发髻慵懒,脸颊上未施半点胭脂,瞧着有些苍白,暖烘烘的帐篷里,她只穿了件素色的长袍,而且还是男装,奇了怪了,没可能是美色魅人啊,房凌远到底为了什么啊?

    “夫人,夏蓉玉完了!”夕兰正胡思乱想身后突然传来晏阳天急迫的声音,她闻言转头,只见晏阳天又笑又怒的,表情怪异的很。

    …………

    哦啦啦,倒计时!后天就要结局了,亲么做好准备没?(*00*)嘻嘻……,偶有点紧张,六夫啊,一起看夕兰六夫临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