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2】密件
作者:k金女人      更新:2017-12-19 12:26      字数:2393
    她真的十分之后悔,将烨弘棉这只狐狸娶回家,有其他人受的了,转念一想,其他夫郎也不是省油的灯,也许,阴差阳错的会找到平衡点呢?

    烨弘棉见夕兰吃饭的时候还神志飘远,有些闷闷的夹了菜放进她碗里,然后好像无意似的碰了碰她的碗边,夕兰一惊,回过神正视他。

    “古人云:食不言,寝不语,可我今天看,应该是食应言,寝应语。”

    “嗯?”

    咖“你看看这菜都凉了,你却不知把嘴丢在哪里了。”

    “呃……呵呵……”夕兰讪笑了两声,唉,怎么以前不觉得,和这个人呆在一起好有压迫感,因为他总能将自己的心一目了然的看透彻。

    “别多想了,不然会很累的。”烨弘棉笑着扫了她一眼,明明白白的告诉她,在他面前别‘耍花招’。

    聆夕兰气的将筷子重重的撂在桌案上,道:“狐狸狐狸狐狸,你这里面装的都是什么?心眼?都是心眼,哼!”

    烨弘棉一怔,从小到大她是第一个说他狡猾的,虽然世人总说他心黑,显然兰兰的形容词更贴切,嘿嘿一笑,道:“谢谢夫人夸奖,为夫感激之至。”

    夕兰简直要晕了,这人……油盐不进,软硬不吃,完了完了,她这辈子注定要栽在他手里了,不行,她不能就这么放任他,若如此,以后谁还能制的住他?

    人总有弱点的,就像夏景颜吃软不吃硬,这个人……,嗯,可以试试,她想到这像是无意的说道:“欢沁,的曲子还有些欠缺的地方,我看你府里的那个乐师很有才华,棉,能借给我吗?”

    烨弘棉立即警惕起来,睨着夕兰,不动声色的问道:“研究词乐?”

    夕兰点点头,“嗯,那个乐师的模样还是很讨喜的,若他愿意就留在我的府上,给爹爹做个伴。”

    烨弘棉想都没想立马回绝,“不行!”

    夕兰扬了扬眉梢,不置可否的笑道:“为何不行?”

    烨弘棉卡住了,眯着眼睛盯着夕兰看了半天,缓缓起身,道:“女皇陛下有旨意给你,兰兰,你不会是没看吧。”

    夕兰一怔,也站起身来,疑惑道:“什么旨意?”

    烨弘棉以为夕兰再耍花枪,不悦道:“你上次申报内廷纳官韦为侧夫,李江奏明陛下,陛下不允。后来岳炎求见,说了你曾在汉水郡梅林观抽取签文,说要六夫临门,陛下看在与岳炎母亲昔日的情分上,允了你可以娶六位夫君,密旨信笺不是已经给了你吗?你又来说这些话,兰兰是故意伤我的心吗?”

    夕兰喀吧喀吧眼睛,猛然想起那日陛下有意让她纳了魏枫,还给了她一封信笺,她当是普通的内廷批阅的例行公文罢了,又被其他的事情一闹,后来竟给忘了,她记得好像是放在镜台的暗格里,难道真如烨弘棉说的是批了六位夫君的名份,可岳炎又是怎么知道六夫临门这件事的?

    她脑子里有些乱,烨弘棉见她眉头紧皱,才觉察到不对劲,怪自己一时没忍住,想要压住她再娶夫的念头,可原来她真的不知道,心里后悔,忙转移话题道:“天儿怎么和紫瞳对上了?”

    “嗯?”夕兰恍惚的看向烨弘棉,心里还想着密件的事,一时没反应过来他说的什么。

    “天儿追着紫瞳跑了半个凤京,连夏蓉玉都给惊动了,派出右护法金秋儿出来查探,我想问你呢,天儿怎么招惹上紫瞳了?”烨弘棉昨天一直没看见紫瞳,今早暗卫禀告才知道出了这么一档子事。

    夕兰听到夏蓉玉的名字才惊醒过来,疑惑道:“谁是紫瞳?呃……不会是那个门童吧?”

    “门童?哈哈……紫瞳是西域紫霞门的少门主,怎么可能是我相府的门童?”烨弘棉仿佛听见了十分好笑的笑话,过来攀住夕兰的肩膀,笑个不停。

    “可是……是他开的门,所以我才以为……,呃……他武功很好吗?那天儿会不会吃亏?”夕兰有些急了,当时只觉得这门童狂妄,才冒冒然的让晏阳天去查,现在人没查明白再受了伤,她岂不是要悔死。

    烨弘棉安慰的笑着:“伯仲之间吧,不然也不会斗了一夜,追了半个京城,就是不知道现在跑哪去了?”他搭着她的肩下楼,出门口时为她搭上狐裘大氅,然后自己也披上,没带一个奴才,两人闲庭信步的走在松软的雪上,咯吱咯吱的声响好像两只老鼠在互相拌嘴。

    夕兰无奈的点点头,只能期盼那唤紫瞳的少年年纪小,武功再好也只是浮夸,这样天儿才不至于落入下风,唉,这小子也是,打不过就回来嘛,有烨弘棉的面子在,害怕那紫瞳能怎么样吗?

    “这紫瞳的来历颇有些来头啊!难道是……为了这次政变?”她转念想到正题,扭头看向烨弘棉。

    烨弘棉不置可否的笑了笑,“与我无关,他是陛下的外甥,很小的时候就被送到西域学技,如今陛下有难,她才回到京城。”他顿了顿,迟疑道:“紫瞳说,官韦也是紫霞门的弟子,而且是最有潜力的弟子,近年来掌门人年纪大了,十分惦念官韦,毕竟当年只有官韦一个关门弟子,现在确实是希望他能够回去。”

    夕兰惊诧的无以伦比,嘴角张着半天没合上,渐渐勾起一抹哭笑,道:“希望官韦这次回去能认回师门,重塑正派武风。”

    “官韦走了?”烨弘棉猛停下脚步,手指敲着额角,犀利道:“夫人安排的?”

    “差不多吧!”夕兰知道烨弘棉明白了她的用意,是想让梅三彩倒戈,即使不倒戈也要阻止她帮夏蓉玉,西域虽然人口不多,可西域民风彪悍,全民皆兵,内战要想速战速决,必须在边境稳定的情况下实施,也就是夏蓉玉想要做的,她就绝不能让她得逞。

    烨弘棉相信她有这个能耐,所以并不多问,只是陪着她继续踩雪赏梅。

    就在这时,一道紫光、一道白光,两柱光线硬生生的挡在他和夕兰身前,再看,竟是白衣晏阳天,紫衣紫瞳,两人计划同时站稳脚跟,然后迫不及待的分别向二人告状,夕兰没精打采的听着,话毕,她和烨弘棉对事一眼,心生一计,道:“那就上战场,一举高下,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