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8】紫菜豆腐
作者:k金女人      更新:2017-12-19 12:26      字数:2257
    “怎么又是紫菜豆腐汤?”夕兰拄着下巴,手里拿着筷子,不雅的歪着身子问官韦,拜托,她吃了一个多月紫菜豆腐了,就算是对身体有好处也不用这么吃吧。

    官韦嘴角一僵,扯出一丝不自然的笑,道:“这不是对你的身体好吗?”他拿着汤勺为夕兰盛了一碗,推到她跟前,道:“快些吃,一会儿凉了就不对味了。”

    夕兰彻底投降了,现在岳熙让她的药丸都有所减量,怎么这紫菜豆腐还吃起来没完了?悻悻的撇嘴道:“不吃行吗?”

    官韦呵呵一笑:“不吃可就对不起做这菜的人哦!”

    竣夕兰歪着头,随口问道:“官官,我知道是你费劲心思的为我做这些,我心里晓得了,可人是有味觉的,不能总吃一口不是?我又不是和尚!”她一说完这句话倏的想起一个人,心里开始难受起来,自己尚且不习惯总吃素食,何况是带发修行的魏枫要每天吃这些,她记得他爱吃宫爆鸡丁的,唉,自己去了两次惠远寺都没能见到他,不行,过两天不当值,她还得去,逃避就说明有问题,所以她绝不能放着问题不解决,放任他成为问题和尚。

    官韦用筷子敲了敲碗边,道:“别想了,想还不如做,所以还是留着你这小脑袋想些别的吧!听说玉郡主后日在府中办赏雪宴,琳儿收到请柬没有?”

    夕兰打起了几分精神来,这个玉郡主就是义君的女儿,因身子弱闲散在家,听闻早年曾是太子,就因为身子不好才收回太子位另敕封郡主,在城南建了郡主府,品德口碑在民间颇有些贤名。

    俳“她铸铁收铜,私下打造兵器,其心有异,内阁的目光都燎到她身上了,官官什么意思?”她说的这些自然是绝密,景颜还是因为查玄冥教的事无意中搭出这条线,那日他说出来与众夫郎探究,被夕兰听了去,便在心里有了沉重的阴影,总觉得隐隐不安,虽然干爹不再托梦给她,可她还是有了不好的预兆。

    官韦一脸浓重,沉声道:“我总觉得这个人可疑,我不是说过怀疑玄冥教的教主就是朝中重臣吗?所以……。”说到这,他那双眸子愈发的阴翳起来。

    夕兰不由的紧张,顺着官韦的思路捋道:“你说的朝中重臣包括……玉郡主?”

    官韦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决定道:“我想,我们……”

    “我们去参加她那个赏雪宴。”夕兰截他的话,肯定道。想了想坐直身子,严肃道:“这块脓疮,是该挖掉了,隐患终究是隐患,不是你不想就不会痛!”

    官韦赞同的点点头,“听说她只请了内阁的右相大人、郭议政王,还有几位尚书大人。”

    “呃……有请户部尚书吗?”夏景颜是户部尚书,要是景颜带她这个妻主去无可厚非。

    官韦摇了摇头,道:“琳儿怎么不知道吗?景颜与这位玉郡主可是疏远的很!”

    原来,当初夏蓉玉太子位被废,就是因为夏景颜无意中从御医口中得知她不能生育的事,夏景颜那时还只是翰林院的小官,倨傲而不懂变通,公私分明,这是大事,试想一个国家的君王没有子嗣是多么的可怕,所以他不顾夏蓉玉软言相求硬是将此事禀告给了女皇,女皇当下大怒,找了个由头免了夏蓉玉的太子之位,就因为这件事,女皇大病一场,差点撒手人寰,而夏景颜的母亲贤君与夏蓉玉的母亲义君也因为这件事一直斗到现在。

    人都是在逆境中成长起来的,夏景颜因为这件事明白了很多,自此收敛性子,笑面迎人,这就是夕兰当初见夏景颜的儒雅温润的印象,其实这人都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夏景颜做事变通了,可骨子里却化不去生来的傲,这种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性子夕兰既头疼又心疼,可也正因如此,她才觉得他值得她珍惜忍让。

    “那我们如何登门?”夕兰已经心动,她一定要尽快揪出这个暗夜黑手,这就像是干爹托给她的无声梦,让她每每想起都会坐立不安。

    官韦别有深意的瞄了眼夕兰,点了点她那碗已经放凉的紫菜豆腐汤,道:“虽然食之乏味却是人家的一番心意,兰儿就没想过怎么回报吗?”

    “什么意思?”夕兰看了看自己的碗,又抬头看了看官韦,一时想不出其中原由。

    *****

    女子头戴紫玉步摇,齐眉刘海,双耳处绾如意鬓,披散着的秀发荡在后背、香肩处,鹅黄色儒裙,雪白的狐裘披风,一双短腰鹿皮小靴子,亭亭玉立的站在烨弘棉面前。

    烨弘棉像是早就知道她今天的这身打扮,特意穿了情侣装和她搭配,束发紫金冠,一身流金暗花云锦长袍,竟也披了件雪白的狐裘大氅,与夕兰站在一处仿若金童玉女般般配非常。

    夕兰显然一怔,随即撇了撇嘴,虽然吃了他一个月的紫菜豆腐,可心里这气就是消不了,一想起那日明明是他先吻上了自己唇,后来却一把推开自己,十分厌恶的落荒而逃,倒好像是自己轻薄了他,这件事她说什么都不能当没发生过。

    烨弘棉在看到她的一刹那有,眼底闪过一抹惊艳,随即心底开始隐隐的悸动起来,甚至是有些紧张,两只手不知道放在哪好,他第一次上朝也没这样,扯出一抹似笑非笑的笑容,道:“走吧!”

    官韦在后面笑着摇了摇头,还真是一对冤家,连外人都看出来了,可这两人……,一个不知道为何会气恼一个月还再气,一个明明心里喜欢却说死不承认,他帮烨弘棉送紫菜豆腐汤,那时只是想要夕兰幸福,后来他坚持帮烨弘棉的忙,目的可就不那么纯了。

    在他看来,正夫岳炎在夕兰心里自有不可取代的位置,且淡然莫测,而其他夫郎,岳熙温润不争,李翰宇讨巧避重,自己虽有计谋家世却万不如夏景颜,这一人独大可就失了平衡,正如柳父所想,还要有个人平衡一下才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