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6】丽南混战-8(巨蛇)
作者:k金女人      更新:2017-12-19 12:26      字数:2171
  眼前的情景不得不让夕兰倒抽一口冷气,血痕斑斑的雪雕伏在草丛中一动不动,一双圆溜溜的眼睛闪动着冷锐的光,一瞬不瞬的盯着对面的天敌。 

  在距离雪雕不足五米远的对面,蠢蠢**动的是一条足有缸口粗壮的巨蛇,身长目测约五丈有余(一丈约等于3.3米),全身金黄色,上有鳞片,头有蛇冠子,獠牙尖长,蛇芯子吞吐着,身子滑过草丛留下一条蜿蜒的唾痕。 

  “这是什么?” 

  “嘘!”岳炎一把捂住他的嘴,对她摇了摇头。 

  就夕兰知道蛇是很敏捷的,而且往往带有蛇冠子的蛇攻击力很强,何况这条蛇巨大的让人惊骇,被岳炎捂着的嘴唇蠕动了两下,便不再作声,岳炎好像还不放心,干脆撤下发髻上的丝带,袖丝带的一头系在她手腕上,另一端系在自己的手腕上,金灿灿的发冠丢在了地上,夕兰不明所以的看着他打了个手势,然后就见他揽住自己的腰身,‘蹭’的腾身而起,一鼓作气的跃出一丈开外,周围的景象像是快镜头‘唰’的从眼前飞过,没两下岳炎便带着她落在雪雕身边。 

  虽然头晕目眩,她却还是第一时间俯下身想抱着雪雕,岳炎却没给她这个时间,而是一跃上了雪雕身后的高树之上,夕兰有些嗔怪的斜睨了眼岳炎。 

  岳炎倒是坦然的很,抬了抬下颌,让她看那雪雕,夕兰顺着他目光看去,这才意识到,雪雕体型很大,如一个成年人般匍匐在地上,别说她,就算是岳炎都不一定抱得动,她不好意思的朝岳炎咧了咧嘴角,那无声的微笑倒好像是在说,‘现在怎么办?’。 

  堙岳炎手臂向下一垂,铁扇自袖口中褪出,夕兰眉梢一挑,他是要用暗器?有啥用?岳炎有着成熟男人的沉稳,且喜怒不形于色,她也猜不出他意**何为,只好静静的看着。再见岳炎,他果然将剩余的六枚扇骨射了出去,六枚毫无偏差的直打那巨蛇的双目,巨蛇虽身体庞大却不影响它的灵敏度,两枚击中,其余倒叫它躲过去了。 

  岳炎嘴角微微弯起一道犹美的弧度,淡淡道:“两枚已足够!” 

  那是啊!眼睛是心灵的窗口,眼睛瞎了还能有多大作为?巨蛇吃痛,抡起尾巴飓风般横扫过去,顿时狂风大作,夕兰只觉得睁不开眼睛,耳边呼啸着风声,一个没站稳就要栽下树,手腕上的袖绳‘嘶’的绷直,硬是将她带着了,夕兰这才明白为什么他要将两人绑在一起,那蛇顾不上雪雕,扭动着身子就要逃走,夕兰听老人说,蛇长有金鳞的就是要成妖了,岁龄起码有百年,百年巨蛇药用的价值有多大?能卖多少银子?当下宽衣解带,唬的岳炎忙别过脸不敢看,夕兰可没多想,敞开大襟,腰上缠着百宝囊,她犹豫了一下,纤细的手指捏出匕首和风火镩子,这回也不怕那蛇听见响动了,开口问岳炎:“一把匕首能解决它吗?” 

  岳炎眉一扬,眼底闪过一抹玩味,云淡风轻道:“我可以……试试!” 

  “呃……”他说试试?那哪行,万一没解决那蛇他倒成了陪葬,那她上哪哭去!摇了摇头,转而又点头,决然道:“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嗯?”岳炎连眼角都在上扬,好像对她说的话颇感兴趣。 

  “给你一刻钟,过了一刻钟你要是没成功,我就拉开风火镩子叫暗卫帮你!”江湖人可以和你惺惺相惜的称兄道弟,可以为你两肋插刀死而后已,却唯独不喜打群架,单挑是每个高手的共同偏好。 

  岳炎不待夕兰再说什么,大袖长袍一甩,袖影已潇洒利落的跳了下去,夕兰还从未见过岳炎如此有活力的一面,带着几分小孩子争强好胜的脾气,比起平日里淡然无波的**格可爱多了,再看自己空空如也的右手,那把匕首也已经在岳炎的手里,牵着两人的袖线也不知何时被他割断了。 

  巨蛇双目失明,眼角滑下两道血痕,一时辨不清方向的乱窜,岳炎身姿轻盈如燕,却也不敢冒然的袭击它,夕兰见他在蛇的周围绕弯子不上前,蹙眉想了想,忽的喊道:“打蛇打三寸,要命打七寸!”蛇的三寸是蛇的脊椎骨上最脆弱、最容易打断的地方,蛇的脊椎骨被打断以后,沟通神经中枢和身体其它部分的通道就被破坏。蛇的七寸是蛇的心脏所在,一受到致命伤就会必死无疑。 

  岳炎没打过蛇,倒也听人说过,可这蛇如此庞大,七寸不过头,会是打头吗?眼见这蛇要逃,他也顾不上矜持了,喊道:“三寸在哪?七寸又在哪?” 

  巨蛇听见声音猛的划过身子,血盆大口对准岳炎就冲了过来,夕兰眼见吓得大叫,“在它脑袋下移七寸地方,啊!不对,是脖子上显得最细的地方,啊!……它不是一般的蛇,你自己看着找吧!” 

  岳炎跃身左躲右闪,蛇甩动尾巴扫来的劲风极烈,让人睁不开眼睛,一不留神就成了巨蛇的口中餐,结果夕兰说东说西,说的上言不搭下语,最后还是让他看着办,就算是再淡漠不过的岳炎也被她逗的又气又笑,不过总算明白了蛇七寸的大概位置。 

  夕兰站在树上焦急的看着,岳炎却迟迟找不到机会的下手,忽的见那巨蛇与岳炎擦身而过,岳炎仿佛被刺到了一般弹开,这蛇的鳞片不会有什么古怪吧! 

  天色愈加的暗沉,现在正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再过一会儿天就要放亮了,快半个时辰了,岳炎仍没制服这条巨蛇,夕兰仰头看了看天色,将手里的风火镩子举国头顶,拉动火捻子,只觉的手心震的发麻,天际赫然炸开两声响,‘啪啪!’ 

  岳炎微一怔愣,随即跳出数丈远,正站在雪雕的前面,雪雕虚弱的‘嘎’了一声,夜色中,一人青衫凛冽,手中执柳叶双刀,箭矢般奔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