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八章 聪明的可怕
作者:楚临风      更新:2020-07-20 21:12      字数:3335
  战惊鸿也被云帆那番话给说服了,不仅是说服了,而且她又更加佩服他几分了。
  这家伙虽然只有二十来岁,但似乎拥有了几千年的经历和智慧。
  如果他不能为盛志门所用,必定会成为一个可怕的敌人。
  幸好,他已经成为了盛志门的弟子。
  战惊鸿心里还是挺欣慰的。
  不过,战惊鸿也有顾虑,说:“你也别怕繁海宗想的太简单了,他们可能不会往你挖的坑里跳,我猜他们会采取冷处理,坐等这事慢慢平息,毕竟网民闹一闹,时间一久也就过去了。”
  “我既然把这把火点燃了,就不会让他这么轻易灭掉。”
  云帆自信的笑了笑,补充说:“而且我想有人也跟我一样不想这把火灭掉。”
  “什么人?”
  战惊鸿不免有点好奇。
  云帆说:“当然是那些隐藏在湖城黑暗角落里的人,他们肯定会抓住这次机会在湖城兴风作浪。”
  “或许你说的是对的。”
  战惊鸿点点头。
  她比云帆更了解这个世界。
  在罗天大陆,除了那些明面上的大小门派,还有一些隐藏在黑暗世界的组织。
  那些人多半是被像繁海宗这种门派坑害过的人,聚集在一起组成了一个地下组织。
  但他们毕竟掀不起什么风浪。
  而且那些大门派也不容许那些地下组织兴风作浪,只要他们冒头就会全力镇压。
  但小打小闹,在暗地里搞点小动作在所难免。
  这也是那些地下组织对那些门派做的最大的报复行动了。
  时间很快就来到了晚上,网民的热度仍然没有半分消退,甚至更加激烈,有些贵族当然是在替繁海宗说话,但这也正好让底层百姓更加对贵族深恶痛绝,争论就变的更加激烈。
  不过不管他们怎么吵,就目前来说,都只是停留在网络上争吵,还没有任何人付诸行动。
  哪怕是偷偷的去砸贵族的窗户都没有发生过。
  直到深夜凌晨,湖城中心医院的一个单人病房里,一个人影从窗户闪了进来。
  “什么人?”
  刚刚睡着的樊洪林突然惊醒,猛地一下坐了起来。
  但还没等他有什么反应,黑衣人的威压就笼罩了下来。
  黑衣人的修为很高,释放的威压令樊洪林动弹不得。
  樊洪林警告道:“我可是繁海宗舵主,你知不知道得罪繁海宗会有什么下场,你现在离开,我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黑衣人冷声道:“繁海宗猖狂不了多久了,我将用你的血来给逆龙组织祭旗。”
  “逆龙组织……”
  樊洪林听到这四个字,眼睛顿时就睁大了。
  但这四个字是他在人世间说出的最后一句话。
  黑衣人直接扭断了他的脖子。
  然后,黑衣人提着樊洪林就从窗户飞出去了。
  次日,在湖城中心广场的一根柱子上挂着一具尸体。
  尸体上挂着一个条幅,上面赫然写道:
  这就是繁海宗舵主樊洪林,湖城的百姓们,繁海宗并不是不可战胜,只要我们团结起来,定能铲除作恶多端的繁海宗和依附繁海宗的鹰犬。
  很快,就有人拍下了视频发到了网上。
  可想而知,网络上又引起了一番热议。
  樊洪林的死可比他说的那些话更有震撼性,湖城的百姓从来没有人敢杀繁海宗的人。
  而今天繁海宗舵主竟然被人杀了,而被悬挂在广场示众。
  这就无形中给湖城百姓增加了信心,让他们觉得繁海宗的人也是可是杀死的,他们并不是无敌的。
  只要大家团结起来,一定能除掉为害一方的繁海宗。
  湖城百姓已经被欺压的太久了,他们已经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
  如今有人带头号令大家,自然会有很多人响应。
  云帆早上醒来看着有人发这个视频,只是笑了笑,海青燕好奇的说:“云凡哥哥,你笑什么?”
  “他在笑他导演的这一出好戏。”
  战惊鸿突然出现在房间里。
  云帆皱着眉头:“惊鸿,你能不能不要神出鬼没的,吓死人了。”
  “你还会被吓死,胆子比阎王还大。”
  战惊鸿撇撇嘴,说:“这下真的如你所愿,有人替你把后面的事做了。”
  “我想我是不是要跟这个人见一面。”
  云帆说着下床,想了想又说:“可能他会来找我。”
  战惊鸿不以为然说:“你也别太过自信,他来找你肯定只是想利用你。”
  “彼此利用而已。”
  云帆无所谓的耸耸肩。
  “说的也是。”
  战惊鸿好笑的摇摇头。
  她是真不懂这家伙明明很弱,可为什么总是表现的这么自信呢。
  好像什么事情都在他的预料之中,别人完全被他牵着鼻子走。
  这种人简直聪明的可怕。
  樊洪林的死,繁海宗很快就知道了。
  邵武光对于这件事,自然是极度恼火:“查,必须给我彻查,他们这已经不只是挑衅了,他们这是在挑战。”
  三长老上前一步说:“宗主,以我之见,恐怕这事并没有那么简单。”
  “以你之见?你莫非又想叫我退让,不去管他们?”
  邵武光满心不悦的瞪了三长老一眼。
  “宗主,您误会了。”
  三长老歉意的笑了笑,说:“我的意思是,他们这次可能真的不只是挑衅那么简单,极有可能有人想利用樊洪林之死来煽动一场暴动,我们必须做好全面的准备。”
  “你这话说对了,那诸位就各自准备去吧,只要发现湖城有什么异常,立马采取行动,谁敢引发骚乱,立马把他们抓起来,敢反抗者,一律格杀勿论。”
  邵武光说完这句话便起身,甩手而去,临了还愤慨的嘀咕了一句:“我就不信那帮贱民能翻天。”
  大长老就对大家说:“好了,各位舵主堂主都去准备吧,叫那些人都盯紧自己的辖区,一旦发现有人闹事立马抓捕,决不能手软。”
  “是……”
  那些舵主和堂主纷纷应声领命。
  这一天,湖城并没有引发大的骚乱。
  只是在城南,天牛帮的辖区有一百多个市民示威游行。
  但这些人很快就被驱散了,还抓了好几个带头的。
  这已经是下午五点中的事了,那群示威的人正好在双龙酒店与天牛帮总部中间的公路上经过。
  驱散示威者的既有天牛帮的人,也有繁海宗的人。
  云帆就站在窗户前看着,他拿出通信器对着下面的情况进行直播,不过他没有在直播中说任何话。
  可网民的评论却是异常的激烈。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其实已经不用他说什么了。
  网民会自动脑补,这对于他们来说,这就是暴力镇压。
  战惊鸿就站在云帆身边,等那些人被驱散,她看着云帆关闭了直播,就说:“看来他们已经开始行动了,你们的目的马上就要打成了,我是不是应该先恭喜你。”
  “并没有这么简单,他们这只是在试探,明天,或者后天可能会有更大的动作。”
  云帆摇摇头,转而说:“不过,我猜今晚会有人来找我。”
  战惊鸿问道:“那你打算怎么做?是加入他们吗?”
  云帆说:“没必要加入他们,不过我可以继续帮他们煽风点火,让这把火烧的更旺。”
  战惊鸿点点头,表示赞同。
  而海青燕一直没说话,这种事情,她插不上嘴。
  但她也明白了,湖城即将发生翻天覆地的变法,这回是真的要变天了。
  这一天,他们三人都没有离开过酒店,吃饭也是在酒店吃的。
  外面那些自发来保护云帆的人也没有进来打扰他,都挺默契的。
  晚上十点,海青燕有些困了,打了个哈欠:“云帆哥哥,我们睡吧,我困了。”
  “你先睡吧,我再等等。”
  云帆会心的笑了笑。
  “好吧,我先睡了,如果那人没来,你也不要等太晚了。”
  海青燕知道他要等人,就只好先睡了。
  他们虽然睡在一起,但并没有肌肤之亲。
  快到零点的时候,云帆将窗户打开了,说:“朋友,既然来了就进来吧。”
  他已经感应到对面楼顶有人,肯定不是外面那些保护自己的人。
  因为那人的气息非常强,修为肯定很高。
  下面保护他的那些人之中,没有人有这么强的气息。
  “你在等我?”
  随即,一个黑衣人便出现在云帆身后。
  几乎是没有时间概念,云帆甚至都没有感觉到有任何动静,人就凭空出现在房间里。
  云帆转过身,淡然的说:“我想你站在对面楼顶是故意释放出气息,让我感应到你的,不然以你的修为,完全可以屏蔽自身的气息。”
  “你很聪明。”
  黑衣人的声音很冷淡。
  “当然,大家都这么说。”
  云帆自信的耸耸肩,而后说:“既然阁下来了,那我们就不用拐弯抹角了,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就在这里?”
  黑衣人看着床上已经熟睡的海青燕,意思是他不想有第三个人听到。
  “没事,她是自己人,可以相信。”
  云帆轻松的笑了笑,便坐了下来,礼貌的说:“你也坐吧。”